第8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平宁走在去厨房的路上,越想越不甘心,她一个一等丫鬟怎么能干跑腿的活儿呢?五姑娘的话说的再漂亮,奈何平宁自视甚高,她心里怎么也平衡不了。以前五姑娘有老爷的宠爱,在府里横冲直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她心里记恨五姑娘,可是面上却不敢不听五姑娘的。可是这次五姑娘离家出走,败坏了鄂国公府的门风,老爷已经十多天没来看五姑娘了,平宁觉得五姑娘在府里的好日子一定到头了。今天,一向和五姑娘势同水火的夫人来看五姑娘,五姑娘一改之前不可一世的态度,对夫人温顺和气,平宁彻底认定五姑娘以后要靠巴结夫人过日子了。

    是以,平宁更不把许嘉仁放在眼里了。去什么厨房?到时候就说做点心的师傅不在,把这事情推了算了。平宁调转了方向,朝王氏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王氏在身边丫鬟环竹的搀扶下轻移莲步走回自己院子,只是还没过垂花门,平宁便跟过来。

    王氏的眉头微微一蹙,嘴角却是始终翘着的,她看了一眼平宁,“五姑娘可还有事?”

    平宁一愣,忙道,“不是五姑娘有事,是奴婢……”

    平宁话还没说完,王氏便打断了她,“你主子如今腿脚不灵便,一刻也离不开人,你快回跟前伺候着吧。”

    平宁压根没想到王氏会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她还想再开口,环竹却不耐烦了,“一会儿五姑娘找不到人又要发作,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王氏拔步就走,留下一脸错愕的平宁。

    孙天家的见王氏回屋,忙捧着热手巾上来服侍王氏擦手,王氏接过热手巾往五步外的脸盆架上一摔,水花四溅,两个奴仆大气不敢出。

    王氏怒气冲冲的进了内厢房。孙天家的和环竹对视一眼,环竹给孙天家的使了个眼色,孙天家的便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两个人默默地跟着王氏进去说话。

    “平宁那丫头也是个蠢的,没事跑荣庆堂凑合什么?生怕老五不知道她是我的人么?”荣庆堂是王氏的住所,取的是“荣华喜庆”的意思,以前段夫人也住在此处,那时候这个院子还叫“海棠院”呢。王氏嫁了过来,看见“海棠院”这三个字就觉得膈应的很,她看不上书香门第的小姐端着架子的做派,索性以小院名字不吉利为由把名字改了。

    环竹作为同在现场的当事人,忙劝道,“夫人,那丫头不是个牢靠人,您送她的镯子她迫不及待的就戴上了,这人太外露,藏不住事。”

    想起刚刚在日头底下平宁手腕上那翠绿通透的镯子,王氏就气不打一处来,“呵,果真是眼皮子浅,一块我不要了的玉镯子也值得她炫耀。”一般人戴镯子都是把镯子藏在袖口下面,平宁倒好,直接把镯子露了出来,不就是故意给人看的么。王氏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难不成老五就是在这看出了不妥?”

    孙天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那药的猫腻被五姑娘发现了?”

    王氏道,“我看她病好了大半,除了下不来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知道是那药不管用还是她察觉出了什么。而且,那丫头今天反常的很,竟然没和我对着干,反倒是嘉萱那丫头对我横眉冷目的,也不知道那姐妹俩在盘算什么。”

    孙天家的略微思量,缓缓道,“看来是那药出了岔子,好在五姑娘没怀疑咱们,否则又是麻烦事。”

    环竹反问,“你怎么知道五姑娘没怀疑咱们呢?”

    孙天家的说,“以五姑娘那脾气,若是发现药有问题,早就哭天抢地的和老爷告状了。”

    王氏和环竹心想有理,这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孙天家的打量王氏脸色,小心翼翼劝道,“夫人,要奴婢说,咱们以后还是不要做这等子事了吧。您是个有福的人,娘家稳靠,哥儿几个又争气,何必和一个小姑娘置气呢。姑娘大了都是要出阁的,段氏的那几个姐儿都大了,在眼皮子底下蹦跶不了多久了,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王氏的两根手指头轻轻敲着桌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环竹却插嘴道,“妈妈此言差矣,你是没看见二姑娘那副要把夫人生吃活剥了的表情,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不说远的,你忘了上个月五姑娘是怎么指着夫人的鼻子诅咒夫人的么?”

    原主指着王氏骂,“大家尊称你一声夫人,你就蹬鼻子上脸真拿自己当人物了是么,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我母亲剩下的。我母亲在人世间腻烦了,你便来捡便宜了,告诉你吧,父亲的结发妻子只有一个……”

    想起那些话,王氏便气的瑟瑟发抖,她和段夫人段闻玉打小就认识,两个人从小就比首饰、比衣服、比人缘,她样样不如段闻玉,可她还是赢家,为什么呢,她比段闻玉命长。如今,段闻玉的儿女都落在自己手里,这也算是天意了。

    “平宁那丫头不能留在老五身边了。”王氏气消了,冷静的吩咐环竹道,“去古意斋定做一把琴,过两天给华哥儿送去。”

    平宁在王氏那没讨好,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只得郁闷的回了许嘉仁那,谁知道许嘉仁一听说她回来,立马吩咐妙梅把平宁叫到跟前。

    “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平宁不紧不慢道,“您不是想吃豆糕么,我就去了厨房,做点心的那个师傅不在,奴婢便回来了。”

    许嘉仁冷笑一声,对妙梅打了个手势,妙梅便端上来一盘豆糕。

    “你不是说做点心的师傅不在么?”许嘉仁的声音有一种不合乎年纪的威严,虽然原主说话也不客气,但那多是小姑娘脾气发作了,而许嘉仁却是用冷静平和的声调说出质问的话语,好像一切都尽在她掌握之中一样,听起来反而让人不寒而栗。

    平宁有些被吓到了,跪在地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脑子里苦思冥想的编理由,想了半天,许嘉仁却压根没打算问她。

    许嘉仁话锋一转,视平宁为无物,对妙梅笑道,“你伺候我时候也不短了,尤其是这些日子,你为我忙里忙外,我心里都记着。”

    妙梅第一次得到主子的称赞,忙道不敢,许嘉仁却道,“我说你当得起,你就当得起。”说着,便赏了妙梅两块金锞子,看的跪在地上的平宁眼睛都直了。

    没过一会儿,许嘉仁便推说自己累了,妙梅便把平宁拉了出去,也顺便解了平宁的围。

    许嘉仁也犹豫,她这人做事向来赏罚分明,妙梅待她好,她便毫不吝啬的打赏,平宁怠慢她,按理说她应该讨回公道才是。说实话,她今日叫平宁去厨房是对她的有意试探,平宁前脚离开,许嘉仁后脚就派人跟过去,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平宁果然没听她的话去找了王氏。她也曾经想过叫平宁去外面罚跪,可是这话到了喉咙里硬是没好意思说出来。倒不是她圣母,实在是她还不习惯随便轻飘飘一句话便能拿定别人的生死,她向来待人和气,并不想因为周遭环境而改变初心,只盼着平宁能识抬举,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触及她的底线。

    江太医是太医院很有威望的怪脾气老头,平时都是给皇亲国戚看跌打损伤的,这次太子殿下听说鄂国公的小姐伤了脚,特地派江太医为许嘉仁诊治,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在江太医眼里,许嘉仁的脚伤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他开了一副专治脚伤的药方,将大黄、透骨草、当归、骨碎补、山栀子等药材碾极细末,储瓶备用。并嘱咐妙梅和平宁,每日姑娘泡过脚后要擦拭干净,取药粉少许加酒,调呈粥糊敷于患处,再用油纸覆盖,再以绷带包扎固定,每天换药1次,直至肿胀疼痛消失,便可以活动自如了。

    许嘉仁照做,不出五天果然感觉自己的脚轻松了许多,可她毕竟卧床多日,这年代又没有电脑手机,看书又都是繁体让人昏昏欲睡,这种日子实在是太过无聊。许嘉仁还嫌自己的脚好的不够快,有些着急的问江太医,“江太医,我这脚不会落下病根吧?”

    江太医胡子都气的吹起来了,“你这算什么,不过就是扭了一下,比你更严重的伤我见多了,你这是信不过老夫的医术么?”

    许嘉仁忙道,“江老妙手仁心,嘉仁不胜感激。”

    “再敷三日药,便可以拆了绷带了。”江太医对许嘉仁的马屁很受用,“不过,拆布那日老夫应该已经不在了。”

    许嘉仁顺口接话,“您这是要去哪里?”

    江太医道,“梁国公的大公子在前线受了伤,如今在平城休养,老夫得过去看看。”

    提到梁国公府的大公子,许嘉仁的耳朵一下子竖起来了,她依稀记得这人是她未来姐夫来着,“受了伤?受了什么伤?严重么?”

    江太医直摇头,“若不严重,还用得着老夫一把年纪,受那颠簸劳碌之苦跑去平城么。”

    她的大姐如今才年十五,想必那梁国公的公子年纪也不大。同为病号,许嘉仁对这位伤重的叶公子格外的同情,幽幽的叹口气,“真是可怜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