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洪业如今除了有王氏一个正房夫人,还有两个妾,一个是明姨娘,一个是商姨娘。都说段夫人善妒、王夫人贤惠,可这两个妾室都是段夫人在世时纳的,而贤惠大度的王氏自从过了门,许洪业的后院反而没有添过新人。

    明姨娘原先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后来段夫人怀许嘉蓉时,老太太见许洪业的后院空虚,便把这丫鬟赐给了许洪业,段夫人自然是老大不乐意的,她害喜厉害,人家怀孕都是会圆润几圈,而段夫人却瘦出了尖下巴,许洪业心疼得很,愣是没进过明姨娘的屋子,叫明姨娘守了一辈子的活寡。

    明姨娘最是个老实木讷的,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有怨言,自己在院里过着与世无争的小日子,可是商姨娘就不是省心的了。商姨娘以前是段夫人的陪嫁丫鬟,心思活络,又会搬弄是非,把头脑简单的段夫人哄的一愣一愣的,段夫人怀许嘉萱的时候,这位商姨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爬上了许洪业的床,若不是商姨娘三个月后肚子来了信儿,段夫人还被一直蒙在鼓里。

    段夫人知道实情后又气又怒,但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平日里再嚣张跋扈,也万万做不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这样,段夫人忍着心里的膈应,留下了商姨娘肚子里的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徐烨华——鄂国公的庶长子,因为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府中人都叫他三公子。

    段夫人生了三胎都是女儿,老太太当年嫌弃段夫人生不出儿子,可没少给段夫人气受,段夫人自己也心里发急,心里一直抑郁,再加上头两胎都受了刺激,身子骨就不大好了。后来终于怀了第四胎,恰逢那时候许洪业被派出去赈灾,她一个人面对后院的莺莺燕燕(其实也就两个)整日胡思乱想,更是把自己的身体搞的摇摇欲坠,搞的后来大夫都劝她不要这个孩子,可段夫人一意孤行,直到分娩之时、生产艰难,产婆说夫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许洪业不在,段夫人毅然决然牺牲自己保了孩子,这个孩子便是许嘉仁的亲弟弟,鄂国公的嫡子六公子——许烨霖。霖,取“久旱逢甘霖”之意。

    听完妙梅说起段夫人生平往事,许嘉仁陷入了沉思。

    妙梅娘亲原先也是跟在段夫人身边伺候的,后来被段夫人择了一桩好亲事配了好人家,这么多年下来,妙梅的娘还是念着段夫人的好。也许是耳濡目染,妙梅也对未曾谋面的段夫人很是尊敬,连带着对许嘉仁也忠心耿耿。提到段夫人,妙梅由衷赞叹,“夫人了不起。”

    “是了不起。”她的语气平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夸赞。为了生儿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可是最终换来的是什么呢?许嘉仁一点也不觉得这位不曾谋面的便宜娘很伟大,在她的世界里,只是觉得这种行为很愚蠢。段夫人用性命换来了儿子,可是却让咿呀学语的许嘉蓉姐妹三个没有了母亲,而那个她为之牺牲一切的男人并没有为她守住下半辈子,他照样娶他的夫人、生他的孩子,段夫人这种行为不过是后来者开路,让后来者王氏占她的地方、睡她的男人、教坏她的儿女。

    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着就是希望。许嘉仁绝对不能像段夫人那么傻,她要好好地活着,活的自在惬意,活的潇潇洒洒,活到子孙满堂。

    “姑娘?”妙梅打断了许嘉仁的神游,许嘉仁回过神来,“对了,说到哪了?”

    “奴婢听说,昨天夫人给老爷送了宵夜,但是老爷最后却去了商姨娘那。今天早晨,老爷把三少爷叫过去训了一通,至于是为什么,奴婢还没打听出来。”

    如果许嘉仁没猜错,王氏是故意去许洪业眼前晃了一圈,然后又劝许洪业去商姨娘那里,从表面看是王氏贤惠大度,实则是故意把许洪业引到商姨娘那,正好给商姨娘告状的机会。第二天,许洪业就把许烨华叫到跟前训斥,这肯定与商姨娘脱不开关系,可见商姨娘应该是把平宁勾搭上三少爷的事和许洪业说了。

    徐烨华学术不精、练武不勤,最爱干的就是和漂亮俏丽的丫鬟搭讪,没有贾宝玉的才气和地位,偏偏有和贾宝玉的一样的毛病。商姨娘自己就是爬床的丫鬟,自然知道丫鬟上位的手段,她自己身子不正,却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生怕那些娇媚的丫鬟带坏了她的儿子。据许嘉仁打听,商姨娘发落过不少徐烨华院里的丫鬟,越是美貌就越是危险,为此,徐烨华还和商姨娘一度母子失和。如今,能留在徐烨华身边伺候的要不是歪瓜裂枣,要不就是碍于王氏的面子不好发作。

    商姨娘现在应该恨死许嘉仁了,她八成以为平宁是许嘉仁派去勾引徐烨华的。

    许嘉仁有些左右为难,平宁是块烫手山芋,不论她送不送给徐烨华,她总能得罪到人。如果她把平宁送给徐烨华,必然是开罪了商姨娘,有“不安好心”的嫌疑。如果她发作了平宁,又是在得罪徐烨华。而在背后策算一切的王氏总是渔翁得利的那个,如果平宁真开了脸,做了徐烨华的通房丫环,那她又在徐烨华那院里安插了人手,既能让徐烨华沉浸温柔乡不可自拔,又能挑拨自己和商姨娘的关系。如果自己不放人,定然会惹徐烨华不快,王氏也是乐见他们兄妹失和的。

    许嘉仁都想为王氏鼓掌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她算算时间,等许洪业下朝回来就应该会找上自己了,而趁这段时间,她还有挽回一切的机会。

    “把平宁带上来吧。”

    平宁自小跟在许嘉仁身边,即使平日被许嘉仁责骂,可她也是一等丫鬟。这偌大一个国公府,主人就那么几个,他们这样的一等丫鬟也算是半个小姐了,在一般丫鬟和小厮面前还是很有脸面的。平宁何尝受过这等委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对于她那样心比天高的女孩来说,这在阴冷潮湿的杂室里关一晚上简直就是折断了她不曾垂下的脖子。

    如今的平宁再见到许嘉仁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她对许嘉仁是又恨又怕,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怕。经过这一宿,平宁已经对自己的未来灰心了,许嘉仁封锁了院子里的消息,她没法找王氏和三少爷求救,而许嘉仁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今天把她召来就是要发落她的。

    许嘉仁让平宁在自己面前跪了一盏茶的功夫,她一句话也不说,妙梅数次欲言又止,想为平宁求情,可是她也摸不准许嘉仁的脾气。

    “平宁。”许嘉仁最后看了一眼面如土色的平宁,终于撂下茶杯。“你今年多大了。”

    平宁一愣,万万没想到许嘉仁是这样的开场白,她嘴里有些发麻,规矩道,“奴婢虚岁十五。”

    许嘉仁点点头,似乎在琢磨什么事情,她今日说话格外的慢,慢的让人着急,而且表情变化很丰富,思索的过程好像都写在脸上。“年岁大了,心也大了,难怪。”

    “平宁不敢。”

    许嘉仁有些好奇,“平宁,你我主仆一场,我真想问问你,我三哥那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你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就算开了脸也不过是个通房,主母高兴了也许会抬你做姨娘,可那还是个伺候人的奴才。都是伺候人,还不如留在我身边做个冰清玉洁的丫鬟,你说呢?”为什么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去自轻自贱当小三?

    平宁差点冷笑出声。谁愿意做一辈子的奴才?留在国公府里做奴才好歹还衣食不愁,哄好了徐烨华能享富贵荣华,可若是被许嘉仁胡乱配了人,挨饿受冻不说,万一对方是个品性不佳的,后半辈子就剩吃苦受罪了。以平宁对许嘉仁的了解,许嘉仁一定不会给她找个好归宿,她与其指望许嘉仁,还不如留在国公府另谋出路。当然,她心里这副计算是不可对许嘉仁说的。

    许嘉仁知道这是个冥顽不灵的,“平宁,你和我三哥走得近,你可知道伺候我三哥最久的丫鬟是谁?”

    平宁仔细想了想,许烨华身边的丫鬟确实动不动就换人,停留时间最久的也就是……“是楚楚姑娘。”

    “三哥最是怜香惜玉,可是他身边的丫鬟都没有好下场,你知道为什么?”许嘉仁道,“而楚楚又是为什么能一直相安无事,这些问题你想过没有?”

    平宁不说话了。许嘉仁知道她不敢说,索性替她说出来了,“因为楚楚是夫人的人,没人敢动她。你是不是以为自己也是夫人的人,所以也没人敢动你?”

    “奴婢不敢。”话是这么说,平宁心里确实那么想的,她虽然没想过这么多,可她自打被夫人收买,她便觉得做什么都无所畏惧,反正有夫人撑腰。

    “后宅杀人不见血,夫人就算想护着你,她也伸不了那么长的手。”许嘉仁此刻和颜悦色极了,“到了三哥院里,自然是商姨娘说的算,你觉得自己能在商姨娘手底下讨了好?你也别怪商姨娘,纵然是你口中贤惠大度的夫人,她也是断断容不下不该出生的孩子。”

    平宁周身发寒,许嘉仁的话就像是一盆刺骨的冷水,一下子把不清醒的自己浇醒了。平宁仔细想了想,自从王氏过了门,这府里便再也没有新生命的诞生,那她……

    许嘉仁叹口气,“我言尽于此,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不论你怎么选,我都允你,也不枉我们主仆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