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却说那王氏近日来一直受到许洪业的冷落,许嘉仁私下打听,这是王氏过门十年来都鲜有发生的。而这似乎是从三少爷和平宁那档事开始,许洪业便再也未踏足荣庆堂,算算时日也有一个多月了。王氏毕竟是当家主母,许洪业这一次为了个丫鬟如此下主母的脸面,许嘉仁也觉得这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然许嘉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荣庆堂内。

    许嘉蓉前脚刚走,王氏便一改那温和慈爱的目光,眼神狠厉的看向一处。

    孙天家的俯首道,“按老奴说,夫人与其在大小姐这头使力,何不去跟老爷低个头。”

    王氏绞着帕子恨恨道,“我若是这次服了软,那岂不是承认是我做的么。”

    “您放心,老爷是不能把您怎么样的,他没有证据证明是您做的。”孙天家的说,“当初五姑娘出走,您买通了人贩子劫持五姑娘,却没想到那人贩子是要把五姑娘卖到北部军营里当军妓,后来被五姑娘逃了出来,阴差阳错的跑去乌雀山被老爷的部下救了。虽说没出什么大的乱子,可五姑娘是老爷心头上的人,老爷若是有证据肯定这一切是您安排的,您现在还能安然无恙么?”

    被孙天家的这么一说,王氏急促的呼吸稍稍缓慢了下来,“可是你是不知道,那天晚上他指着鼻子质问我,哪还有什么夫妻十年的情分,他那样子就像是拿我当鞑子一般要把我撕碎了。”王氏想到那天晚上的场景,心头还禁不住发冷,那天许洪业破门而入,质问她平宁是怎么回事,她软声细语的安抚了许洪业,她自认为自己的手段是足以为自己开脱,可许洪业一句“你别以为你对五丫头做了什么事我全都不知道!”王氏大骇,她做的事情太多了,可是不知道许洪业指的是哪一出,又知道多少,可是她打死也不能认,于是许洪业就站起来掀翻了王氏的桌子,怒气冲冲的走了,从此再也没来过荣庆堂。王氏事后一打听,才知道许洪业和她发作的那个晚上,许嘉仁去找过许洪业。

    王氏猜想,应该是许嘉仁和许洪业诉苦,然后理所当然的把事情全都推在自己的身上。而许洪业只是爱女心切才会顺着许嘉仁的思路走,她自信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痕迹,肯定不会留下把柄。

    孙天家的也叹气,“哪对夫妻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您也别太往心里去,老爷是个念旧的,您服个软,老爷肯定会回来。”

    “他自然是念旧的。”王氏冷笑一声,“只可惜念的不是我的旧,这么多年了,他心里还是只有段闻玉那个贱人,何曾把我放在眼里。我过门十年,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打理庶务,可我在他心里头连那个贱人的赔钱女儿都不如,更别说是那个贱人。”

    孙天家的知道王氏心里是一直有怨气的,可她却不能完全认同王氏说的话,“夫人,您未免把自己看低了。老爷这么些年都和您相敬如宾,阖府上下都看在眼里的,您看哪家勋贵老爷没个三妻四妾的?您是有福气的,这么些年下来,老爷身边就一个商姨娘,还有个像个活死人一样的明姨娘,那还是段夫人在世时纳的,您过门以后老爷连个新人也没纳,这还不行么。”

    “他哪是为了我?他是为了那个贱人‘守贞’呢。”王氏不为所动,男女之事就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是看不透的。王氏也腻烦了孙天家的说教,摆摆手道,“行了,你别说了,我不耐烦听了。你去盘点嘉蓉送来的嫁妆清单,看看她到底分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你要切记,也要嘱咐好下人,嘉蓉的嫁妆一个子儿也不能动,这个节骨眼绝对不能给人戳我脊梁骨的机会。”

    事实上,王氏虽然贪财,但多年打理国公府好东西也没少见,嘉蓉分到的一点嫁妆在她眼里还真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为了那么一点子钱就折辱了自己。王氏向来不在表面功夫上省力气,可段夫人的儿女里只有许嘉蓉买她的账,不管她心里怎么想,至少在外人和许嘉蓉心里他们都是亲如母女的。许嘉蓉如今把分到的嫁妆交给自己保管一是信任自己,二也是借机孝敬自己,因为许嘉蓉想让自己帮她把梁国公的那桩亲事定下来。

    不过王氏自然不会那么傻,她虽然许久没和许洪业过话,可是许洪业身边有她的人,王氏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许洪业的态度。许洪业是铁了心要罢了这桩亲事,王氏自然不会傻到去触他的逆鳞,于是仅仅是意思一下答应下来许嘉蓉的请求,然后派人在许嘉蓉耳边放了话。

    许嘉蓉知道许嘉仁怂恿许洪业退亲这件事,对许嘉仁很是怨恨,连带着和许嘉仁走得近的许嘉萱都疏远了。

    这一日,许嘉仁正坐在窗边学着女红,许嘉萱身边的如柳慌慌张张进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五姑娘,大姑娘要自缢,您快——”

    许嘉仁放下手里的活计飞快的跑了出去。

    许嘉蓉住在府里的罗兰院,许嘉仁还没进门就被许嘉萱拦住。

    许嘉萱神秘兮兮的把许嘉仁拉走,“你找死啊,这个时候去招惹大姐。”

    许嘉仁擦擦额头的汗珠,蹙眉看向许嘉萱,许嘉萱挽着她离开了罗兰院,走了一段时间回头看看身后无人才开口。“大姐被梁国公府退了亲,一时想不开,幸好发现得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现在恨毒了你,以为是你在背后搞鬼,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怎么就认准你了呢,明明是梁国公先反悔的啊。”

    许嘉仁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是……梁国公那边先反悔的?”

    许嘉萱得了小道消息,低声道,“可不是。你知道叶柏昊吧?”许嘉萱还怕许嘉仁不认识,耐心解释,“就是瘸了腿的那个。他是圣上的救命恩人,圣上自然不会亏待他,还要把公主许配给他呢。”

    许嘉仁点头,怪不得,有了公主谁还看得上她这个脑子没数的大姐。

    许嘉萱话还没说完,“可是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以和咱们大姐定亲为由拒婚,圣上只能作罢,便赐了他府第和金银。可是今天梁国公又来找上父亲,说是叶柏昊自觉腿脚不便,不愿带累咱们大姐,所以这桩亲事就此作罢。”

    这样是再好不过,正好许洪业找不到理由悔婚,梁国公此举倒贴心的替许洪业解了忧。可是许嘉仁并未觉得解脱,她脑海里浮现出叶柏昊苍白的面孔。也不知道他那条腿还在不在,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普济寺别院休养,这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没有用自己的残躯去拖累一个花季少女,许嘉仁有些不介意他初见时对自己恶劣的态度了。

    这对于鄂国公府的人来说不可不说是一件喜事,可是偏偏最应该高兴的那个人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待许嘉蓉能下地走动时已经入了夏。

    她这场病是心病,只可惜注定不会有心药来医治她。她整日怏怏的,也不愿意见人,尤其是她那两个妹妹,不过许嘉楚倒是个例外,许嘉蓉还是很欢喜许嘉楚来看她的。

    许嘉楚又为许嘉蓉带了几本诗词本子,许嘉蓉很感激她,“八妹妹,也只有你和母亲还惦念着我。”她说这话时不可谓不真诚,眼含泪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可她完全没有想过不是别人不惦念她,而是她不给别人惦念她的机会。

    许嘉楚长的很俏丽,尤其是一双大眼睛更是秋水含波,她弯弯眉眼对嘉蓉笑道,“大姐姐,你要顾念自己的身体呀。园子里的荷花都开了,妹妹还想拉着你出去赏荷呢,到时候咱们还能一块作诗,我最喜欢大姐姐做的诗了。”

    嘉蓉勉强扯动嘴角笑了笑,嘉楚握着她的手道,“对了,东阁郭夫人递来请帖,邀请咱们去他们家赏荷,东阁府里的荷花开的最好了,在京城都是出名的,姐姐,你想不想去。”

    嘉蓉有些灰心,“你看我这身子……”

    “听说东阁二公子和叶公子向来走得近……”嘉楚握住嘉蓉的手,对她耳语着什么,嘉蓉多日颓败的神色终于显现了一丝生气儿。

    她点点头,“我去。”

    王氏为人圆滑,在京中贵妇中人缘很好,日常也是有许多应酬,不过她一般只带自己的女儿嘉楚前往,以前嘉蓉没有病时她也会带着嘉蓉。而嘉萱、嘉仁是自己不愿意跟去的,因为她们不想和王氏出现在一个场合,而嘉怜心中是极乐意跟着王氏出去见世面的,可是王氏不屑于带嘉怜一起去。

    不过这次东阁的赏荷宴可是嘉怜从中攒和的,她和郭琪交好,起初还是郭琪邀请嘉怜到东阁府中做客,后来索性就由郭夫人开口,邀请王氏并几个女儿一并前来,这下就不能不带嘉怜了。王氏只在心里暗骂嘉怜年纪轻轻便如此会打算,钻了郭琪的空子让王氏防不胜防。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次不但嘉怜去,就连嘉萱和嘉仁也吵着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