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嘉仁是怀着紧张忐忑的心情听嘉萱把话说完的,末了,嘉仁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嘉萱清清喉咙,“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

    嘉仁狐疑的看着她,眯起眼睛道,“不对,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说不说,不说我可要挠你痒痒了。”说着便举起手,张牙舞爪的作势要扑过去。

    嘉萱本就藏不住话,被嘉仁这么一闹也就什么都招了。

    “我是听郭淮说的。”嘉萱难得露出少女的羞怯之色,更显的面若桃花,俏丽生姿。“他今日带我去了宝韵楼。”

    “啊?郭琪不是因为带四姐姐他们去宝韵楼被郭淮训斥了么?结果郭淮不让他们进去倒带你进去了?你用了什么办法?”

    嘉萱瞪嘉仁一眼,“你说的什么话啊,说的好像我多乐意去似的。”嘉萱嘴角翘着好看的弧度,“郭琪他们离开后,我就追了上去,但是东阁府的路我又不熟,就转迷糊了,阴差阳错就遇到那人,那人问我干什么去,怎么落了单,我就照实说了。他问我是不是被排挤了,然后我就说‘不是别人排挤我,是我排挤别人’,然后他就开始笑,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之后还说要带我去宝韵楼,替我出气。我也就半推半就答应了,哎,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去的,那些字啊画的有什么好看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应该喜欢舞刀弄剑才对啊,搞那些酸腐的名堂真是无趣。”

    嘉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先沉重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这个二姐心里明明高兴地要命,还不忘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嘉仁忍不住打趣嘉萱道,“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嘉萱立刻敛了笑容,“你胡说些什么啊。这事你别告诉别人,你要是告诉别人,我就不跟你好了。”

    “好好好。”嘉仁前一段时间还在想她这二姐个性这么强悍,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博她另眼相待,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快就出现了。“不闹了,你再跟我说说,大姐是怎么搭上郭淮的,她和郭淮应该没什么交集吧?”

    嘉萱一副“你是不是傻了啊”的表情,“是大姐和嘉楚商量好的,嘉楚平时会跟着王氏去四处应酬,有次和郭淮碰上了,便安排了这事。”

    不是嘉怜安排的就好,嘉仁是信不过嘉怜的,幸好嘉蓉还没愚蠢到通过嘉怜去联系郭琪和郭淮,否则这就是给了嘉怜把柄。而嘉楚……嘉仁对她这个妹妹并不了解,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集,顶多是面上过得去就罢了。不过嘉楚不愧是王氏用心教导的女儿,小小年纪就通晓人情世故,说出来的话是无比的顺耳动听,她不和你过分亲近,但是你可以感受到她的和善。但她只一个人便能说服郭淮去安排大姐相见的事宜,嘉仁不禁对这个妹妹有些另眼相待。

    “我还真没想到大姐是真喜欢叶大,这次估计是被叶大伤透了心,这可怎么办?”

    嘉仁想到嘉蓉那一番鼓足勇气的告白,不由得暗自叹气,正在这当口,商姨娘院里的墨兰跑过来,一下子就给许嘉仁跪下来。

    “五姑娘,您快救救三少爷吧,他快被老爷打死了。”墨兰给嘉仁磕了几个头,“如今也就您和老太太劝得住老爷了。”

    嘉仁和嘉萱在路上才听明白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那许烨华身边的丫鬟被商姨娘卖的卖,赶走的赶走,那院里就剩下一群四五十岁的婆子,整日对许烨华管东管西,絮絮叨叨的。那许烨华哪里服管,加之又是天性好色,愈发怀念起楚楚在时那温香软玉起来。商姨娘这一通雷厉风行的手段不但没能导许烨华向善,反而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最终酿成了大祸。

    商姨娘这回做的也着实绝了点,她知道楚楚是王氏派来祸害她儿子的人,而那时候许洪业已经和王氏生分了,商姨娘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楚楚卖到了青楼。

    许烨华四处打听楚楚的下落,终于把他的解语花找到了。他本是想替楚楚赎身并将她安置在外头,也学那京城里不少官家子的做派,来他个金屋藏娇,可是想赎出楚楚的不止他一个,还有梁国公府的二公子叶柏衫,两个人就为了一个丫鬟在街上打起来了。

    鉴于许烨华那天带的人多,所以在打架这件事情上他完全占了上风,最终把叶二揍的口吐鲜血。这事先是闹到了官府,官府见两头都是世家子,谁也不敢得罪,商姨娘是最先得了信儿的,还想瞒着许洪业妄图用钱银私了,可她实在是愚蠢的没边了,这事情哪是瞒的下来的。

    这不,今天,许洪业就被御史狠狠参了一本,他事先一点准备也没有,在朝廷上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我打死你这个孽子!”许洪业已经扇了许烨华好几个巴掌了,把许烨华一张翩翩公子的姣好面容打的像个猪头一样。这下又要抬脚踹,许洪业那可是从沙场退下来的硬家伙,要是被他踹一脚,估计五脏六腑都得踹裂了。

    许嘉怜抱着许洪业的左腿,商姨娘抱着许洪业的右腿,这一院子都是哭声和哀求声,嘉仁和嘉萱来的时候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要打死这个孽子!谁都别拦着我,否则别怪我连你一起打!”许洪业气疯了,抬脚一踹,使了半分力气就把商姨娘甩到一边去。那许嘉怜见到商姨娘落得如此下场,她当即就松开了手,任由许洪业抬脚去踢许烨华。

    “爹——”

    “父亲——”

    嘉仁和嘉萱同时惊呼出声。

    嘉仁是看不得这种暴力的画面,下意识要去拦住许洪业,而嘉萱则是念及手足之情,她虽然瞧不起商姨娘这拨人,但是许烨华好歹也是她哥哥。

    许洪业回头怒瞪进门的这两个女儿,嘉仁知道许洪业这是在气头上,一时之间也不敢接话。嘉萱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上前拦住许洪业,“父亲,三弟是惹了事情没错,可是他打都打了,你再打他一顿也挽回不了什么。”

    嘉仁对嘉萱替许烨华求情有些微的诧异,嘉萱一向是看许烨华他们不顺眼的,怎么会帮他求情呢?这辈子还不知道亲情为何物的嘉仁如今是很难理解血浓于水这个道理的。

    毕竟身居高位,许洪业这么多年严于律己,就怕让人挑出他的不是来,谁知道他自己没犯错误,倒因为儿子被皇上训斥了一顿,失了脸面不说,还伤了两个国公府之间的情分。而且这事还不算完,皇上可说了,这事要好好查,定要好好整顿世家子之间盛行的不良风气。

    “为了个妓/女!你竟然还和人动起手来!我的老脸都让你丢光了!念书念书不行,习武习武你吃不了苦,现在还开始给我作起祸事来了!你两个弟弟哪个像你这样不成器的!”许洪业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留着你也是个祸害,我今日就替天行道,打死你这个逆子!”

    刚刚那一脚可真是把商姨娘伤的不轻,可她还是扑到许洪业面前,一面流泪一面道,“这事也不能全赖华哥儿,您也知道华儿哥的本事,他哪里会打人,还不是手底下那帮下人没轻没重,这才伤了叶二公子啊!”

    许洪业气的发抖,“你儿子不争气!还想怪到别人身上!”

    商姨娘道,“皇上要问起来,老爷就把那几个下人绑起来送到官府,横竖也是个交待,妾就不信皇上会……”

    许嘉仁伸手扶额,商姨娘这是蠢的没边了,只听许洪业道,“那叶柏昊救过皇上一命,皇上欠着梁国公的人情,你以为这事能善了么!你哪来的狗胆子敢糊弄皇上!就算是都推到下人身上,你以为你儿子就安然无恙了?打架斗殴、纵奴行凶,哪样罪名他担待得起!”

    许烨华吓的瑟瑟发抖,后来直接躲到桌子底下了,那副窝囊样子更是让许洪业窝火,许洪业一掌把许烨华藏身的桌子劈开,这个时候,王氏并老太太也来了。

    老太太拍着胸脯,“哎哟,这是做什么,我这把老骨头禁不得吓!”老太太拄着拐杖,对许洪业说,“你是要杀了我的孙子啊!我孙子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许洪业见着老太太总算冷静了一点,他瞪了老太太身边的王氏一眼,责备她不应该把老太太叫来。

    王氏哪有这么好心会去把老太太请来,她巴不得许洪业踢死老三了,都赖商姨娘这个贱人眼疾手快,早派了人去各个院子把要紧人物都请来说情,就连和她不对付的五丫头都请过来了,这也是豁出去了。

    老太太就挡在许烨华身前,“你要打死他!还不如先打死我!”

    许洪业这回不敢下手了,商姨娘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也躲在老太太背后。许洪业气得半死,一家子的人都在跟他作对,他大口大口的喘粗气,最后竟直愣愣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