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洪业仅在床上歇了一天,第二日就绑着许烨桦去梁国公府上请罪了。

    许烨华□□着上身,皮肤上都是皮开肉绽的鞭痕,他本就是个偏瘦弱的少年,这么被五花大绑的暴抽一顿,任谁看了都会对他起恻隐之心。

    梁国公是个老好人,他也不是不辨是非,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他自己知道,所以并不打算得理不饶人,而叶夫人就不干了,连个好脸色也没给许洪业。

    许洪业走后,叶夫人就埋怨起梁国公来,“老爷,咱们杉哥受的委屈就这么算了?他可是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地了!”

    梁国公道,“那你还想怎么样,还不是你,把那逆子骄纵的无法无天。早年我就劝你,把杉儿送到嵩山书院读书去,你舍不得,在家里当个女孩养着,养着养着就养出祸水来了!年纪轻轻在学业上毫无建树,倒学会嫖起女人来了!”梁国公身体不好,一激动就剧烈的咳嗽。

    叶夫人道,“杉儿年纪小,不懂事……”

    “年纪小不懂事?”梁国公怒道,“昊哥也是这么长起来的,我怎么就没见昊儿做什么出格的事!昊儿在杉儿这个年纪时只晓得读圣贤书、晓得好男儿志在四方、晓得建功立业为国公府争气,你儿子在做什么!啊?”

    叶夫人不乐意了,“我儿子?敢情杉哥不是老爷的儿子?还是老爷只拿昊哥当儿子?”

    叶柏昊的生母去的早,梁国公对这个大儿子很是疼爱,甚至打算等叶柏昊凯旋归来便为他请封世子,等他百年归老后,这爵位也是他的,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昊儿是我儿子,杉儿也是我儿子!”梁国公性格并不强硬,被叶夫人这么一说便在语言上有了些退让,“昊儿都这样了,你还计较这些?”

    叶夫人想想也是,先前她还有些忌惮这个也许会承袭爵位的嫡长子,可是如今这个嫡长子腿瘸了,终日坐着个轮椅,站都站不起来,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并没有成家的意思,更对自己没有威胁了。叶夫人心想,叶柏昊要是没有子嗣就好了,那么这国公府以后就是她儿子的了。

    商姨娘被老太太派人送走的那一天,没有一个人来问她送行,即使是她的亲生儿女也不例外。

    那天晚上,许洪业没有去老太太院里用饭,而是自己在房里自斟自饮,许嘉仁也知道许洪业心中愁苦,只当他是舍不得商姨娘,不过她却不能直言开解,只得说,“饮酒伤身,爹爹可别糟蹋自己的身子。”

    许洪业望着五女儿这张肖似亡妻的脸,心中满是惆怅,许嘉仁见许洪业盯着她看,心里有些发毛,便想着说些开心的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爹爹,听说弟弟们下个月就该回来了,到时候咱们府上可要好好置办一桌宴席,为他们接风才是啊!”

    许洪业有三个儿子,一个是商姨娘所出的庶长子许烨华,一个是段夫人拼着性命给他生的嫡子许烨霖,还有就是王氏所出的许烨星。许洪业眼见着自己的长子越长越歪,为了不重蹈覆辙,许烨霖和许烨星一到了年纪,许洪业便把他们送到嵩山书院读书,一年不过回来一趟。

    提到自己的两个小儿子,许洪业心中总算有了点安慰,他这个大儿子让他失望透顶,许洪业为他操碎了心,鬓角都生了几缕白发。好在梁国公宽厚,替许烨华向皇上求情,否则许烨华绝对不是单单吃三十大板这么简单,恶意伤人、纵奴行凶去北部流放都是可能的。许洪业已经下定了主意,他并不打算把许烨华留在京中,他心里的打算是等许烨华伤一好,便把他送走,以许烨华的性子留在天子眼皮底下还不知道作出多少祸事。

    许烨华这个人看起来谨慎小心,可是他一旦在心里拿捏了主意,任是谁来说情都改变不了这个决定。

    这不,许烨华伤还没好,就被徐洪业送到了姑苏,美其名曰避避风头,许烨华心里老大不乐意,去求王氏,王氏病了,去求老太太,老太太院子还没进就被徐洪业用绳子捆了起来,雷厉风行的绑到马车上直接送走了。

    等老太太得到了消息要来拦着徐洪业,那许烨华已经离京几十里地了,老太太气的痛骂许烨华,许烨华知道老太太最是胡搅蛮缠,所以能躲就躲,以朝务繁忙为由早出晚归,不过徐洪业自己虽然鲜少露面,却嘱咐他最爱的两个女儿——许嘉楚和许嘉仁时常去和老太太坐坐。

    许嘉仁接到了她直属上司的命令,不得不日日去陪老太太坐坐,她有时也会鼓励自己,这位毕竟是原主的祖母,她占了人家的身躯,是应该替原主孝敬老人来着。

    可是这个老人着实难对付,按理说有儿孙承欢膝下,老人应该慈和开怀才对,可是老太太没事就对着许嘉仁和许嘉楚撒泼,“我说了,我自己一个人挺好,你们不用整这些虚招数,我说了多少次,叫我自己一个人过自己的日子,谁也别来打搅,反正你们就算来看我,也没把我放在眼里!”

    许嘉楚道,“祖母,您这么说可是冤枉孙女了,您就算不惦记着孙女,孙女也是不放心您呐!”许嘉楚一边安抚老太太,一边腹诽,这老太太哪里像是在过自己的日子,真要辟出院子独居的话还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

    老太太道,“我知道,现在没人听我的话了,你们都翅膀硬了!”

    许嘉仁在心中腹诽,这个老太太说卖姨娘就卖姨娘,一点也没过问许洪业的意见,许哄业一句不是也没说,这要算是不听她的,她还想怎么听她的。许嘉仁和许嘉楚无意中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在彼此眼中似乎都感受到了默契,许嘉仁觉得有些好笑,对老太太道,“祖母,您别生父亲的气了,他把三哥送走也是权宜之计,叶家如今深得皇上看重,三哥得罪的是叶家的人,以后在公子圈也不好混,爹爹只是说让三哥避避风头,过段日子就会接回来了。而且,爹爹怕您伤心,还差人去给嵩山书院送信,过几天霖哥和星哥也回来了。”后半句便是许嘉仁为了安抚老太太故意夸大的说辞了,底下的两个小少爷是要回来了,不过可不是为了老太太。

    果然,一听到自己宝贝孙子要回来了,老太太眼睛一下子亮了,当天许嘉仁和许嘉楚陪着老太太用了饭,老太太一高兴多吃了半碗米。

    等到从老太太院里出来的时候,许嘉仁和许嘉楚又是默契的对望一眼,这些日子两个小姑娘也算是难姐难妹了,面对着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老太太,这姐妹俩只能暂时放下关于王氏的成见,这么一来,倒培养出了传说中的革命友谊。

    许嘉楚之前是故意远离许嘉仁的,王氏嘱咐过她,段夫人所出的那几个姑娘一个个都是泼妇,没事不要去招惹他们,许嘉楚谨遵母训,这府上她只亲近嘉蓉一个姐妹,如今看来,这许嘉仁倒并不像她母亲说的那样招人讨厌。

    而许嘉仁对许嘉楚这个懂事的小姑娘也是有几分好感的,她不像嘉蓉那般糊涂,也不似嘉萱这般过度率直,就是一个为人处世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小姑娘,舒服的许嘉仁开始放下成见了。

    眼见着许嘉仁和许嘉楚越走越近,许嘉萱不乐意了,没事就喜欢问嘉仁一些傻问题,比如说,“你最喜欢跟谁玩?”“和你关系最好的姐妹是谁?”

    嘉仁苦笑不得,但被嘉萱一闹,她还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非常坚定地道,“你,就你一个。”

    嘉萱的大眼睛一弯,那种美让嘉仁都不禁一愣,嘉萱的美是生动的、有灵气的,总是能在某个瞬间让人呼吸一窒,而下一刻,嘉萱挽着嘉仁的胳膊,亲密的说道,“我说,五妹妹呀,既然咱们俩关系最好,你帮我个忙如何?”

    嘉仁回过神来,“怪不得啊,你是给我下绊子呢!”

    嘉萱难得讨好道,“你帮我这个忙,你也不吃亏啊!”

    嘉仁虽然是个萝莉身,可是她这颗御姐心都被嘉萱融化了,最后没好气道,“什么事啊,提前说好了,捉弄四姐的事我不做,找郭琪麻烦我不干。”这两件事可以算得上是嘉萱生前两大乐事。

    嘉萱没想到嘉仁这么想她,瘪瘪嘴,“不是,你想哪去了,捉弄人和找人麻烦是我的长项,才用不着你帮忙。我是想乞巧节快到了,你去和父亲美言两句,叫他放咱们出去。”

    这事情应该是由王氏批准的,可是嘉萱姐妹俩谁都不愿意去和王氏请示,嘉萱便想从许洪业那里下手,只要许洪业同意了,王氏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这两个人刚和好,王氏才不会和许洪业对着干。

    嘉仁虽然没有嘉萱好玩,但是她也实在是憋屈的难受,许洪业给她下过禁令不叫她出门,乞巧节是难得的好机会,嘉仁也是心痒的厉害,便找个机会探了许洪业的意思。

    她和许洪业说话说了一半,王氏就来了,许洪业还有些犹豫,王氏却在一旁帮腔,最后许洪业倒点了头。

    嘉仁还纳闷,王氏怎么这么好心,第二天,王氏的侄女就到了京城,而且还要暂住在国公府里。许嘉仁先前一点信儿也没得,心里正纳闷了,结果王氏还叫她们姐妹几个多多照应她侄女,乞巧节那天也带她那个侄女一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