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怎么是你?”

    冤家路窄。

    嘉仁一开口就后悔了,她戴着面具,谁也看不见面具后面是怎样的面孔。如果她缄口不言,对方听不到她的声音,那么八成是认不出她的,她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却踩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哎哟”一声。

    嘉仁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跳起来,弯腰去拍打自己鞋子上的灰尘,痛骂说,“你长没长眼啊——”

    “对不起。”嘉仁道歉便要转身离开,却被那人拦住去路。

    那个男人生的尖长脸,细眉眼,不论怒还是喜,眼角似乎都是往上吊的,这副面容实在不讨喜,嘉仁看他这打扮就知道这是个市井混混。

    那男人说,“我这双鞋子都被你踩脏了。小姑娘,你是哪个府上的,你说说现在怎么办吧?”

    嘉仁朝叶柏昊看了一眼,那叶柏昊姿态悠闲地坐在轮椅车上,双手自然的搭在轮子上,嘴角微微上扬,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诶嘿,小姑娘,可别想耍赖啊!”

    嘉仁索性把面具取下来,恶狠狠地摔在地上,那男人见到许嘉仁的脸更不打算放她走了,先前是看这小姑娘身上穿的绫罗绸缎做工精细,本想好好讹一笔,现在发现这小姑娘生的这么玲珑可爱,便下决心要纠缠一番。

    嘉仁道,“你把鞋子脱下来。”

    “脱下来做什么啊?”男人嘿嘿笑道,但是手头已经在行动了。

    恰好这条街靠着小河。男人将鞋子递给嘉仁,许嘉仁掂量掂量,走到小河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扔下去了。

    “你——”

    许嘉仁说,“你不是说脏了么,扔到河里洗洗,这下子就干净了。”

    男人恼羞成怒,嘉仁“呀”了一声,“你生气了?要不这样吧,你这双鞋多少钱,我三倍赔给你。”

    男人耍浑惯了,没遇到过比他还无赖的人,这个小姑娘若是老老实实的,男人定不可能善罢甘休,可是这个小姑娘这么趾高气扬,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想尽办法激怒他,男人觉得这小姑娘一定是留了后手,反倒有些忌惮她。

    反正只是为了钱,嘉仁既然松了口,他也就忍气吞声答,“我这双鞋,五两银子!”

    嘉仁在心里冷笑一声,五两银子这就是耍无赖了,他当她小孩子不懂银钱么。不过嘉仁面上倒没表现出什么,对男人柔声说了什么,那男人便朝叶柏昊走过去。

    叶柏昊的余光就能感觉到许嘉仁和那个男人对他指指点点,果不然,那男人走到叶柏昊面前,“你妹妹叫我来找你要钱,十五两银子,快交出来!”

    叶柏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倒把男人看的心虚,这个时候许嘉仁也走过来,乖巧的站到叶柏昊的身后,垂头说道,“哥,对不住了,我又给你闯祸了。”

    叶柏昊回头看了许嘉仁一眼,她这模样还真像是认错一样。

    呵,她真是无时无刻都是那么狡猾。

    卖镜子的摊主也走过来,对叶柏昊道,“你妹妹把我镜子也打碎了,三十个铜板!”

    叶柏昊侧头,低声问他身后的许嘉仁,“你确定真让我赔?”

    许嘉仁想到他刚刚袖手旁边加上幸灾乐祸的模样,心里告诉自己,这个恶作剧也没什么,她蹲下凑在叶柏昊耳边道,“看你愿不愿意了。”

    叶柏昊笑笑,又把视线转向男人,“一只鞋子,十五两银子,你敢要么。”

    叶柏昊平静的声气让男人起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声音都有些打颤,“这……这有什么不敢要的!”

    “你敢要我也就敢给。”叶柏昊从腰间解下一块翠绿色的玉坠子,玉坠子在街边高灯的照耀下莹莹发亮,而那男人的眼睛也好像忽然发了光,双手不自觉的就伸出来,等着叶柏昊交给他。

    叶柏昊握着玉坠子的穗子,在男人眼前晃了晃,霎时间,只听男人“啊”了一声,蓦地喷出一口血来。

    在男人快要倒下的那一刻,两个小厮打扮的人及时架住男人,男人这才没有倒下。

    周围的人不多,加之那两个小厮没有让男人倒下,所以并没有引起路人的注意,只有嘉仁和卖镜子的摊主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卖镜子的摊主哆哆嗦嗦道,“我……我……这……”他想说,他不要许嘉仁和叶柏昊赔钱了。

    许嘉仁捂住嘴,她刚刚亲眼目睹叶柏昊弹指一挥便把那玉佩打在男人身上,然后那个男人就吐血了,生死未明……

    许嘉仁不是没见过血,也不是没见过打架,可是她却没见过用一块玉坠子和两根手指头就能料理别人的,她的脚都有些发软了,不由得开始后悔自己对叶柏昊的恶作剧。

    “愣着干什么,把玉坠子捡起来。”叶柏昊的声音将许嘉仁唤醒。

    “哦。”嘉仁强打精神,捡起了掉在地上碎成两半的玉坠子,又不经意看了被小厮架住的男人一眼,手都有些发抖。

    “给摊主送过去。”叶柏昊吩咐许嘉仁道,对,是吩咐。

    偏许嘉仁这刻彻底成了怂货,叶柏昊说什么她做什么,生怕叶柏昊从怀里掏出点什么把她也打死。

    卖镜子的摊主哪里敢收,叶柏昊道,“舍妹顽劣,摔坏了你的镜子,这是你该得的。”

    许嘉仁哪敢和叶柏昊争辩“摔坏镜子有你一份”这种问题,只得在一旁帮腔,“是……是啊。”

    摊主怯怯收了玉坠子,又怕叶柏昊反悔,匆匆收摊走人了。

    叶柏昊给两个小厮使了眼色,两个小厮架着男人没入最近的小巷,不见踪影。

    许嘉仁咽了口唾沫,问叶柏昊,“你要把他埋到什么地方?”

    叶柏昊答,“他没死。”

    许嘉仁:“他明明吐血了……”

    叶柏昊说,“我只是借物在他穴位上点了一下,他的右胳膊半个月内不能动,但是性命无碍。”

    许嘉仁不由得拍拍胸口,心上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

    叶柏昊看她这幅模样不由得笑了,“你怕死人?”

    “嗯。”许嘉仁老实点头,“有点。”

    叶柏昊扬眉看她,“你又不是没见过死人。”

    许嘉仁没细究他话里的深意,只是觉得叶柏昊这个人惹不起。

    叶柏昊问她,“你三番两次害我,到底什么意思。”这话不像是问句,倒像是质问、暴风雨夜的前夕。

    许嘉仁两只手的食指不自觉拧在一起,这是她紧张时的惯有反应。此时,叶柏昊坐着,她站着,可是她气势全无,就像个和班主任认错的小学生。“刚刚我被人为难,你没有帮我,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觉得我们怎么也算是认识的,而且你一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出手相助么……我当时有些生气,就想给你个教训……”

    许嘉仁的坦诚出乎叶柏昊的意料,叶柏昊点点头,又道,“你就没想过我没有十五两银子,又或者我打不过他?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瘸子。”

    他两个指头把人弄吐血,这样还算是手无缚鸡之力?许嘉仁觉得这人挺不要脸的,可是她怂,不敢说。

    只能捡着好听的说,“你是叶家的人,出门不可能连十五两银子都不带的。而且,我觉得你肯定身边有暗卫,如果你遇到危险肯定会有人来保护你,事实确实是这样,对吧?”许嘉仁确实是这么想的,她觉得叶柏昊这种特殊情况肯定不会只身行动的,不过她见识到刚刚那一幕,她发现自己想的太狭隘了。

    叶柏昊盯着许嘉仁的脸看了一会儿,“你倒挺会算计。”

    许嘉仁忙摆手说,“不敢不敢。”

    叶柏昊瞪她一眼,她这还谦虚上了,怎的脸皮这么厚。

    也是,如果她脸皮不厚,怎么可能在乌雀山时将救过她的奄奄一息的自己丢下,事后相见时还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果她不是满腹算计,怎么可能面对自己避之不及,不就是怕她与自己在山中独处的事情被外人知晓坏了名节么,如今自己残废了,她更会极力掩盖过去的事情,她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嫁给自己这样的残废?

    许嘉仁道,“那人要是真为难你,我肯定不会不管的,我真没有害你的意思。”萧玉儿的侍从就在这条街上,真出了事许嘉仁也会向他们求救。

    叶柏昊没有再说话,许嘉仁道,“我妹妹还在等我……”

    “你走吧,后会有期。”

    “哦。”许嘉仁点点头,难得客气一下,“后会有期。”

    她在心中默默发誓,以后一定不要再招惹叶柏昊了。

    许嘉仁走后,叶柏昊握着轮子上前了几步。

    他弯下腰,想捡东西,但是努力了几次还是做不到,最后他费力的站起来,将全身的重力压在一条腿上,勉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然后慢慢弯下膝盖,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东西捡起来,又坐回了轮椅上。

    他拿起那面碎了一角的镜子观摩了一会儿,他的手握着的恰好是许嘉仁碰触过的地方,他发现那面镜子的图案是“嫦娥奔月。”

    嫦娥应悔偷灵药。

    他相信她也会后悔的。

    许嘉仁和萧玉儿等人会合,强颜欢笑的陪着萧玉儿放完了河灯,几人回到荣月楼,萧瑞已经不在了,只有许嘉蓉站在二楼的窗前朝外看。

    “皇兄走了?”

    许嘉蓉道,“公主殿下,你们刚一离开,瑞王殿下便也离开了。”

    等到萧玉儿也走了,嘉楚偷偷问嘉蓉,“大姐姐,瑞王真的是和我们前后脚离开的?”

    嘉蓉支支吾吾道,“嗯……”

    嘉楚心里就明白了,晚上将这事情和王氏一说,王氏道,“瑞王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你避着他是对的。”

    嘉楚道,“母亲,您说什么呢,我才多大啊。”

    王氏看她这个引以为傲的女儿,笑而不语。

    嘉楚说,“母亲,婉儿表姐会一直住在咱家么?”

    “谁知道你舅舅舅母安的什么心。”王氏就算信得过她哥哥,也信不过她嫂嫂,她才不信她嫂嫂把婉儿送来的目的是单纯的,“总之你离婉儿远一些,我已经派人去温州打探了,我倒要看看你舅母玩什么把戏。”

    嘉楚对王氏的话向来言听计从,包括她应该学什么,不应该学什么,走路应该是个什么姿势,遇到事情应该是个怎么样的处理办法,就连嘉楚和谁走的远近也是王氏授意好的。

    “那大姐……我觉得瑞王对大姐……”嘉楚有些羞于启齿,“咱们不能不管大姐吧……”

    王氏横她一眼,“你才多大,竟开始关心这些事,真是不知羞,我往日是怎么教你的,你全抛到脑后了是不是。嘉蓉是你大姐,可你得记住,你们之间是隔了一层的,你得学着分远近,你大姐有自己的造化,瑞王要真是能看上她还算不错了。”

    王氏对嘉蓉的亲事头疼万分,眼下国公府三个姑娘都到了说亲的年纪。

    嘉蓉为叶家小子寻死觅活的事外界多少也有流言,这等事情走漏了风声,对嘉蓉名誉伤害不小,更何况适龄公子本就不多,嘉蓉想找个合适的太难了。而这瑞王好歹也是个皇亲国戚,即使不受宠,嘉蓉嫁过去也是做了皇家的媳妇,国公府也能挣了面子。而对那萧瑞而言,搭了国公府这棵大树,他也不算委屈。

    嘉萱比嘉蓉还让王氏烫手,这个丫头性子像极了过世的段夫人,蛮横、霸道、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王氏觉得以这个丫头的脾气一定会和自己作对到底,不论自己给她找什么人家,这丫头也能从中挑刺,说不定最后还得和她拧着干,所以王氏打算最后求助老太太。

    至于嘉怜那个庶女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竟能跳过自己直接搭上东阁府,可谓是心气不小。说实在的,王氏对东阁的二公子郭淮中意的很,若不是和自己亲闺女年岁差的有点多,王氏是万分愿意郭淮当自己女婿的。不过郭淮不行,还有郭家其他的公子,王氏和郭夫人很合得来,也认定郭夫人是个善性人,以后定是个好婆婆,东阁府完全可以作为自己亲闺女的底牌。

    王氏算计的挺好,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心中的好女婿早就心有所属,对象恰好是她最讨厌的丫头。

    这一日,郭夫人递了帖子,亲自上门拜访,探了王氏的口风。

    “我那儿子瞧中了你的二丫头,跟我说什么非卿不娶,我这不得不厚着脸皮过来问你的意思。”

    王氏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等郭夫人一走,王氏咬碎了牙,感觉自己受到了蒙骗。

    乞巧节那天嘉萱落了单自己回来的,过后王氏向婆子问话也没问出什么,她现在才恍然大悟,并在心里认定嘉萱和郭淮定是私相授受。

    如果嘉萱入了郭家,那嘉楚定然不好再入郭家,毕竟亲事联姻也是势力拉拢,犯不着把两个女儿嫁到一户人家,白白浪费了机会权臣结交的好机会,许洪业也不会同意的。

    王氏觉得自己真是辛辛苦苦半天却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嘉仁知道这事忍不住打趣嘉萱,“看不出来啊。”

    嘉萱脸一红,“什么啊,是他想娶我,我还不一定想嫁呢。”

    “哦?”嘉仁问她,“不一定?那到底是想呢,还是不想呢?”

    嘉萱想了想,“不想。”

    嘉仁恍然大悟,“那我得赶紧求求老太太,叫她和夫人说说,赶紧把亲事退了。”

    “许嘉仁——你给我回来——”嘉萱抱住许嘉仁的胳膊,“你敢去,敢去我就不理你!”

    嘉仁道,“你和我说实话,我就不去。”

    嘉萱的脸红了,犹豫了一下,便将自己和郭淮的来来往往都和嘉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