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阿九被叶柏昊叫进屋,看见叶柏昊坐在窗前。

    叶柏昊说,“去拿条毯子过来。”

    正值八月酷暑,虽然外面下着滂沱大雨,但空气却是潮湿闷热的。阿九有些担忧的问叶柏昊,“公子,您是冷么?”

    叶柏昊背对着阿九,没有说话。

    阿九虽然是叶柏昊的近侍,可是有很多事情阿九都不知道。比如说叶柏昊自从伤了腿,一到阴雨天他便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关节涨疼难耐,只不过之前发病他都是自己将自己闷在屋中,是苦是疼都是自己忍受,今日不一样,山居简陋,屋中湿气很重,这次的痛楚更是胜于往昔。

    阿九在屋里翻箱倒柜的终于找出一条绣金薄毯,正欲上前给叶柏昊盖上,却发现叶柏昊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窗户,阿九好奇心一起,屏息站在叶柏昊身后。

    他发现这扇窗户并没有关严实,中间留了一指宽的缝隙,从缝隙往外看,正好可以看见许嘉仁在院里的动静。

    许嘉仁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簸箕,双手举着簸箕堪堪遮挡住头部,身上却已经被淋湿了一大片,衣服贴在身上,已经可以初见少女美妙的轮廓。

    她站在水缸前张望,似乎在想什么办法,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阿九笑着说,“公子,您别这么欺负人家小姑娘啊,女孩儿不像咱们老爷们皮糙肉厚,她们身子金贵着呢,您这么折腾人家,回头再生了病,那可就不成了。”

    阿九刚刚因为这个不速之客而被叶柏昊责罚,他那个时候觉得他们家公子一定是很厌恶这个小姑娘。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虽然叶柏昊投军的这三年,阿九没有跟在他的身边,可是以他之前对叶柏昊的了解,这位是个见到姑娘便避之如蛇蝎的主。以前陪着公子去酒楼吃酒,也会遇上女人对自家公子投来热切的目光,可他们家公子只是皱着眉头,把脸别过去,一副不想理人的模样。

    有时候在京城的赏花宴或是生辰宴上也能见到不少小姑娘,有那主动过来结识他们家公子的,可他们家公子不是借故走开、便是沉着脸不说话。

    让阿九印象最深刻的是长公主的寿宴上,他们家公子和福善公主萧玉儿狭路相逢,曾经发生过这么一段对话。

    萧玉儿:“叶公子,听闻你有投军报国这等志气,玉儿很是佩服。”

    叶柏昊:“嗯。”

    萧玉儿:“听说北境那边的风土民情和京城差别很大,我只恨没有投在男儿身,不能亲自跨马游历山川,想想也是遗憾。如果叶公子有机会,能不能给我带一些北境的小玩意儿?也算叫我开开眼界。”

    叶柏昊:“恐怕等叶某回来之时公主早就对那些小玩意儿不感兴趣。”

    萧玉儿:“不会的,叶公子带回来的定是稀罕之物。”

    叶柏昊:“叶某很少上街,恐怕要有负公主的嘱托。”

    “……”萧玉儿还不死心,“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解人意?”

    “公主果然慧眼如炬。”说完,叶柏昊就转身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福善公主愣在原地。

    所以说,他们家公子愿意理你就已经算看得起你了,这许姑娘还算是幸运的吧?

    不过,阿九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还是有男人该有的怜香惜玉之情,他觉得他们家公子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女孩相处,所以才会这般用欺负人家姑娘的招数引起人家姑娘的注意,自己还在背后偷看,密切关注人家姑娘的动态,实在是太幼稚了。

    “公子,要不我把那个小姑娘叫进屋来吧,你们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别闹别扭。”说着,阿九就自作主张的打开窗户,抻长了脖子朝外面探头,大喊了一声,“许姑娘——”

    背后没有叶柏昊反对的声音,阿九心想,自己不愧是和公子一起长大,只有他能看出公子心里在想什么。

    许嘉仁跑过来,阿九道,“公子叫你进来聊聊。”说着,阿九回头看,却忽然惊呼,“公子——”

    叶柏昊的脸白的像一张纸,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因为疼的颤抖,他的身子微微弓了起来,一手搭在腿上,一手抓着轮椅的扶手,因为太过用力,扶手的木屑已经被刮了下来。

    许嘉仁也冲进屋来,蹲在叶柏昊身边,“你怎么了?”

    叶柏昊咬着嘴唇,自然是不会搭理许嘉仁,想伸手把她推开,可是又使不上力气。

    许嘉仁转而问阿九,“他怎么了?”

    阿九也是第一次看见叶柏昊发病,怀里抱着的毯子掉到地上也不知道,他急的直跺脚,一直重复着“我不知道啊!”

    许嘉仁见阿九那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忍不住吼道,“还不去请大夫?”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去把慧通大师请来,就说叶公子身子不舒服,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人,这里有我。”

    阿九这才回过神来,一溜烟跑出去找人。

    许嘉仁把薄毯捡起来,盖在叶柏昊的腿上。

    叶柏昊低着头,残存的意志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极力掩盖他此刻的虚弱与狼狈。

    许嘉仁站起来,望着外面的重重雨帘,轻轻将窗子关上,回头看了叶柏昊一眼,又蹲在他的面前问他,“你是不是一到雨天就不舒服?”

    叶柏昊不说话,许嘉仁去摸摸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心都是汗。

    许嘉仁的手又软又温暖,叶柏昊的手又冰冷又粗糙,虎口和指关节处有很厚的老茧,估计是长期拿枪握箭所致。在两个人肌肤相触的那一刻,叶柏昊有意去抓住那只手,甚至还想把那只手捏的粉碎,可是他没有力气,而且许嘉仁也很快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她不再和叶柏昊说话,自己去翻叶柏昊的行李,找出了两个手炉,鉴于找不到碳,所以许嘉仁只能在夹层倒了热水,然后捧着两个手炉,一个放在叶柏昊腿上叫他用手抱着,一个由她自己拿着,隔着衣服去按在叶柏昊废腿的膝盖上。

    过了一会儿,叶柏昊果然抖的不是那么厉害了。许嘉仁蹲的太久,腿都有些麻木,站起来时还有些不稳,她去拿叶柏昊手里抱着的手炉,“我去换热水。”

    叶柏昊忽然抓住她的手腕,许嘉仁一个趔趄,幸好扶住了叶柏昊的肩膀,两个人在那一刻脸凑得很近,彼此呼吸交融着,许嘉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只听叶柏昊咬着牙对她道,“你滚,不用你狗拿耗子。”

    他有着又黑又浓的一字眉,人家都说,眉毛生的越浓,朋友就越多,可是他好像是个例外,一个连别人的善意都不能坦然接受的人,他能有什么朋友呢。许嘉仁觉得他莫名其妙,可是这次却不生他的气,只是挺了挺身子,打破了两个人尴尬的距离。

    “叶柏昊。”许嘉仁平静的说,“你把手放开。”

    叶柏昊只是喘着气瞪她。

    “叶柏昊。你不能这样,我现在是在救你,你不能身子舒坦了就又过来欺负我。”

    “你现在救我有什么用?”叶柏昊一字一顿的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遭这份罪,你不过是想见慧通大师,所以才在我眼前演这出戏,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晚了。你当初既然选择抛下我一走了之,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你不够绝,你当初不救我就应该直接杀我,说不定九泉之下我还会感激你。”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是用了所有力气才把这番话说完。

    这个时候,阿九带着慧通大师和两个小沙弥回来,许嘉仁一见到有人回来,忙把叶柏昊的手指头从自己的手腕上掰扯开,只见自己的手腕有几道深深地红印。

    “他……他晕倒了……”许嘉仁结结巴巴对来人道。

    许嘉仁淋了雨,回去之后也大病了一场。

    朦朦胧胧中,她梦见自己眼前一片猩红,刺鼻的气味让她忍不住干呕,呕过之后只知道哭闹,一个男子冷眉冷眼的讽刺她,“你哭有什么用,还不如省省力气。”

    男子的面目她看不真切,只记得梦中的自己气的咬牙切齿,她不是那么爱动怒的人,可是在梦里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在下一个瞬间,那个男人似乎倒在了血泊中,鲜血染红了他的铠甲,接着又浸入到他的皮肤,最后男人不见了,她的眼里还是那片红。

    “五姐姐,五姐姐,快醒醒,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耳边是稚气的男声,许嘉仁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锦衣玉带的少年。

    “五姐姐?你可算醒了,你把我们都急死了。”少年唧唧喳喳的说,“我出门在外最担心的就是你,上次接到家里的书信,说你离家出走了,我当时恨不得从书院逃出去找你,后来听说你回来了,我这才安心。可是怎么这回我回来了,你又出事了?”

    “你是……”许嘉仁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整个人怏怏的,浑身都没有力气。

    少年服侍许嘉仁坐起来,拿了个靠枕给她垫在背上,“我是霖哥儿啊,你烧糊涂了,不记得我了吗?”

    “霖哥儿……霖哥儿……”许嘉仁喃喃重复,好半天才想起自己的角色。

    霖哥儿是她的亲弟弟许烨霖。

    “你何时回来的,我病了多久?”

    “大前天回来的,一回来就听说家里出了事,连个迎门的都没有,我和烨星先去给老太太和父亲请了安,后来又去给夫人请安,闲聊时才听夫人说起这些日子府上发生的事。”说着,许烨霖叹口气,像个小大人似的,“对了,这次表哥也和我们一起回来了,他明年年初要参加乡试,可能要在咱们家过年了。”

    许嘉仁抬手揉揉太阳穴,表哥又是谁,怎么又出现了新的亲戚,头好疼,什么都不要想了。

    “对了,二姐姐怎么样了?”这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

    许烨霖露出怀疑的目光,心想,五姐姐和二姐姐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说起来,许烨霖虽然是国公府嫡子,可是他的生长环境却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光鲜亮丽,幼年失母不说,几个姐姐性格各异,动不动就闹别扭,而他要夹在中间左右调衡,委实辛苦。

    不过,如果姐姐相处的和睦,这当然是喜闻乐见的。“昨天有个和尚,自称是普济寺的高僧,来咱们家要给二姐姐治脸,给二姐姐开了内服和外用的方子,今天早晨我去瞧二姐姐,脸上的水泡果然消了。”

    许嘉仁眼睛睁得浑圆,抓着许烨霖的袖子,“是不是慧通大师?”

    许烨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是这个名字,没想到京城竟会有医术这么高明的和尚,他说了,只要二姐姐服了他的药,肯定不会留疤。今天,郭家二公子也上门拜访,虽然没见到二姐姐的面,可是二姐姐听说了以后很高兴。”

    许嘉仁这才松了一口气,郭淮回来了,怪不得能把慧通大师请来。

    因为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许嘉仁吃了药,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这几个月来国公府风波不断,先是五姑娘出走、再是三少爷打人、又是商姨娘被罚、现在又是四姑娘毒害二姑娘畏罪潜逃,如今两个少爷回来了,总算给人人自危的国公府添了点人气。

    最高兴的是老太太,自己的两个宝贝孙子回来了,她总算体会到了儿孙承欢膝下的乐趣,这回也不说什么“自己喜欢清净、闲杂人等不要来打扰”这种话云云,反而常常把两个孙子叫到自己院里陪自己说话。

    王氏有些不高兴,对孙天家的抱怨道,“星哥儿正是发奋读书的年纪,老太太总把星哥儿叫到她那去什么意思,耽误了学业怎么办?还有,她平日里吃的都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竟然还留星哥儿吃饭。”

    孙天家的安慰王氏,“老太太喜欢哥儿是好事,哪家的奶奶不疼自己孙子的。”

    王氏很不屑,“疼孙子有什么用,她一个农村来的无知妇人,自己手下没什么值钱的宝贝,娘家也是野山沟沟的,说出去都给星哥儿丢人,哥儿能图她点什么?再说了,她也不是只疼星哥儿,那个老太婆只要是个男孩就当个宝,就连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也是她的心头肉,前几天还和老爷闹着要把华哥儿接回来呢。”

    “夫人,您也别太担心,就算是接回来又怎么样。”孙天家的说,“华哥儿只是个庶子罢了,咱们老爷也不是个糊涂的,这世子之位轮不到他。”

    “现在想想是这样,当初也是我糊涂了,不过,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风声,说老爷要请封世子,我也是不怕意外就怕万一,毕竟商姨娘那时候得宠,我怕老爷被迷了眼,真为那个庶子请封号。”那时候算是王氏嫁入许家过的最苦的一段时日,她这个人擅长在风平浪静之时布下天罗地网、慢慢等待时机将对方一网打尽,可是她却不善于处理突发事件,但凡有任何一件事情不按照她预期的方向走,她便能乱了心智慌了手脚。

    只能说,这人有远谋、却没有急智。

    商姨娘得势时,府上都说老爷也对许烨华另眼相看,王氏便心生猜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利用楚楚给许烨华下绊子,最后还招惹了梁国公府的二公子,这么闹将下去,效果出奇的好,竟成功把许烨华赶出了京城。其实现在想来,这样做确实没有必要,与其被自己管的服服帖帖的许烨华,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许烨霖。

    “当时老奴就劝您,老爷虽然心软,可也不至于被女人吹几句枕边风就乱了规矩,府上两个嫡子,哪轮得着庶子承爵。”

    王氏也有点后悔,“这么多事还不是老太太搞出来的,你见过哪个有门有面的人家长子是庶出的?那老太婆当年犯蠢,段闻玉生不出儿子,就往老爷房里塞人,搞出个庶长子,成什么体统。”

    王氏又动气了,孙天家的赶紧安抚道,“夫人别在意,好在现在商姨娘和华哥儿都不在了,问题不都解决了么。”他们家夫人在面对段氏子女的无理取闹时能做出一副贤惠安然的样子,可是孙天家的知道,他们家夫人气性其实大得很,于是转移话题说,“对了,婉儿姑娘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只是精神头还是不够,夫人有空还是去开解开解吧。”

    这几日趁着府上乱作一团,王氏要来了堕胎药,派人给婉儿送过去,听说婉儿喝了之后直闹肚子疼,估计是药效有了作用,幸好这事发现得早能及时捂住,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王氏派去的探子也回来禀报。

    原来是婉儿在温州时和王氏哥哥的一个门生勾搭上了,清明祭祖之时,那两个人竟在山里无人之处欲行苟且之事,被人撞破后闹的满城风雨,王氏的嫂子眼见女儿在温州府那边混不下去了,这才把这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女儿送到王氏这边。

    “她这是想让我在京城给她闺女找个婆家呢,想的倒美,拿我当什么人了,什么下贱人的下贱事都想让我管么。”王氏对自己的侄女没有丝毫感情,若不是怕和王家闹的太难看,她真是一碗打胎药都不稀罕给王婉儿送去,就应该叫她大着肚子回温州府,叫大伙都来看看她好嫂子养的好闺女。

    孙天家的对王氏感到很无奈,王氏有时候六亲不认,让孙天家的都感到发指。“夫人啊,好歹也是您的亲侄女……”

    “再说吧,最近府上事情这么多,我哪忙得过来。那丫头看着乖巧,心可不小,随便给她找个婆家她能依么?一切等蓉姐儿出嫁再说,叫她耐心等两个月,正好养养身子,别落下什么病根。”

    嘉萱在房间里养了半个多月,直到脸上的皮肤恢复白净,这才又生龙活虎的出门。

    她带着一个食盒来看望许嘉仁,彼时许嘉仁正坐在镜台前往脸上扑脂粉,见嘉萱来了,停下手头的动作,招呼她坐下。

    嘉萱把食盒盖子打开,端出一个小碟,上面斜斜歪歪摆了几块糕点,许嘉仁皱眉问道,“这什么?”

    嘉萱笑嘻嘻道,“枣泥糕,我亲自下厨做的,给你尝尝。”

    “你什么时候开始钻研起厨艺了?”嘉仁面对眼前的黑暗料理,实在下不去嘴,鼓足勇气拿了一块复又放下。“这个真的能吃?”

    嘉萱嘟起嘴,“当然能,这几天我闷在屋子里头,没有别的事做,只好研究起菜谱来了。”

    “你明年就出嫁了,现在不应该研究一下你那个见不得人的女红么?”

    “你怎么话这么多啊!”嘉萱拿起糕点亲自塞住嘉仁的嘴巴,“快试试好吃不好吃呀,好吃的话我就给郭淮留点。”

    许嘉仁听了这话差点没呛到,这是又重色轻友的拿自己当试验品了。

    嘉萱站起来,在嘉仁屋子里逛了几圈,然后吸吸鼻子,“好香啊!什么味道?”说着,到处去嗅嗅,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嘉仁的胭脂盒,掀开盖子闻了闻,又拿手去沾了点胭脂,直接往脸上涂。

    嘉仁忙站起来打她的手,“你可真行啊,什么都敢往脸上糊,不怕出事么,你记吃不记打啊!”

    嘉仁愈发佩服起嘉萱来,这姑娘当初在破相边缘时,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颇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架势,坚强这个词和她是无缘的,淡定这个词和她是不沾边的。可当这个姑娘知道自己的脸有救时,前一秒还挂着泪珠子的面庞马上就笑开了花,情绪变化之快让许嘉仁瞠目结舌。

    等她现在康复了,她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完全没有被害后的心有余悸,似乎这件事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这没心没肺的劲儿,许嘉仁彻底服了。

    嘉萱瘪瘪嘴,“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

    嘉仁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被蛇咬的是你,不是我!你敢不敢长点心?”

    “不用了吧,老四不是离家出走了吗,应该没人害我了。”

    “你倒真是想得开啊!”嘉仁冷笑一声,“你能不能动动脑子,你都快为□□了,心里能不能装点事?你不觉得这事情很奇怪么,明明害四姐姐受罚的人是我,可是她却只害你,我却安然无恙……”

    “她那个人就是心机重,谁知道她在想什么。”

    嘉仁本来还想说,你真的觉得是四姐姐做的么,可是一看嘉萱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觉得没必要说了。“二姐姐,别的事我也不说了,说多了你又要说我烦。我就嘱咐你一句,前几天王氏派给你的丫鬟你别太过亲信,万事留个心眼。”

    嘉萱要知道妹妹是为自己好,“知道了,你担心你自己吧,王氏不也给你四个丫鬟,反正我以后出嫁了,王氏拿捏不了我,你自己可要小心,别被她欺负了。”

    嘉仁撇撇嘴,又对她道,“这次的事你也要涨个教训,不管是不是四姐姐做的,你以后都别那么说话了。”嘉萱有个毛病,那就是爱找茬,只要她看不上的人,她总是能想尽一切办法找人家的麻烦,不知不觉就结下了仇,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熊孩子。这次的事情,若不是她先去挑衅嘉怜,两个人也不会发生口角,更不会把自己牵扯进去,还白白挨了一个小鬼的一巴掌。

    嘉萱心情不错,说什么都是是是,嘉仁去门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偷听,便问嘉萱,“对了,前几天我拜托你帮我问的事,你问了没有?”

    嘉萱眨眨眼睛,“什么事情呀?”

    嘉仁一拍脑门,“就是……就是那个叶大的事情……你不会是忘了吧?”

    嘉萱忽然收起了笑脸,难得严肃的审问嘉仁,“我发现,你似乎对那个瘸子特别的感兴趣。”

    “你别那么叫人家。”

    嘉萱“嗳”了一声,“坏了坏了,你都开始护着他了,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嘉仁瞪着嘉萱,“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和郭淮通信的事说出去!”

    “我错了还不行么。”嘉萱哀求道,“你又没看上他,为什么总跟我打听他的事,而且,我感觉你对他比我对他还了解,五妹妹,你可别动心思,叶大那个瘸腿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而且,他都那么大了,和你年纪也不合适,咱们家和梁国公府又闹的不太愉快,你们俩绝对是不可能的啊。”

    “你别胡说。我没想这么多。”嘉仁关心叶大的原因自然不能让嘉萱知道。

    这些日子,叶大抓着自己的手腕,对自己恶狠狠地一番话时常回响在自己耳畔,每次想到这件事,许嘉仁心里都会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再加上她病了,噩梦连连,竟有种叶大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错觉。

    那天叶大晕倒了,恰逢阿九等人赶到,嘉仁当时心烦意乱,待雨停了就先行告辞,从那之后她就再没见到叶大。

    她其实想去问问叶大,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究竟是不是对她说的,还是疼痛难忍导致神志不清错把自己当成了别人?

    反正许嘉仁觉得,自己得见他一面。

    “别想了,他离京了,郭淮还没回京时他就已经走了。”嘉萱也不逗弄嘉仁了,“郭淮都没来得及和他道别。”

    许嘉仁一愣,“嗯?你是说,郭淮没见到他?”那慧通大师是谁请来的?不是说只有叶柏昊请得动慧通大师么?如果郭淮联系不到叶柏昊,而慧通大师又主动来国公府替嘉萱诊治,那这一切难不成是叶柏昊的授意?

    当然,这些疑问姑且只能埋藏在许嘉仁的心底。

    有些问题是注定没有答案的,而有些问题就比较幸运了,它今日的神秘只为了让你有一天亲自去揭开它的谜底。

    所以,只能等待。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

    国公府的人还是没找到四姑娘许嘉怜,许洪业派人去商姨娘所在的别庄蹲守着,如果许嘉怜去找自己的亲娘,那么那些人就要把四姑娘带回来。

    不过那些人一直没有回来,一回来就带了商姨娘的死讯。

    商姨娘染了病,客死异乡。

    许洪业听了这个消息,自斟自饮喝了一顿闷酒,从此商姨娘这个名字就再也没出现在他的口中。

    许嘉仁觉得,这个男人看似柔情,其实薄情的很。

    许烨华也娶了妻子,还有了一双儿女。

    这桩亲事是先斩后奏的,对方是一个平民女子,女子的父亲是木匠,许洪业本来是没有把许烨华一家接回来的意思,可是老太太想看看自己的曾孙,许洪业便动了把许烨华接回来的念头。

    许嘉蓉和许嘉怜先后出了嫁。

    姐妹俩嫁的都是良配,可是境遇却有所不同。

    许嘉萱嫁入东阁府上,和郭淮自是恩爱异常,公婆也都是宽厚之人,对自己这位算不得贤惠的儿媳妇也很宽容,嘉萱做了人家的媳妇,性子也确实收敛了些许,谈不上端庄稳重,但是至少不会随便找人麻烦和人多生口角。只两样有些不顺心,一是成婚一年半,肚子还是没有动静,二是嘉萱和她那位小姑子郭琪还是合不来。

    而许嘉蓉一过门,第二天就一病不起,萧瑞没了法子,便把许嘉蓉送到南方养病,这一去就两年,萧瑞隔两个月会特地去南方看看嘉蓉,不过夫妻俩聚少离多,苦乐外人无法评断。

    许嘉萱是有些不满的,私下和许嘉仁道,“总把大姐留在南方是什么意思,难道京城就不能养病了?姐姐到底是真病假病,哪有什么病一病病一年的,大姐身子有这么弱么,瑞王他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养外室?还是想纳妾鸠占鹊巢?仗着是皇家,当我们国公府好欺负是不是,他不过就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能有多神气。”

    许嘉仁正坐在床上打络子,听许嘉萱絮絮叨叨的一连串牢骚,头也不抬,“你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罢了,可别出去乱说。”

    嘉萱还是不服气,“我知道,你还拿我当小孩子呢。我就是看不过眼,就因为瑞王是皇家人,咱们大姐受了这么大委屈,父亲连个屁都不敢放。”

    嘉萱越说越口无遮掩,嘉仁忙放下手里的活,坐到她身边来,“你为什么就一口咬定大姐没有病呢,万一瑞王是为大姐好,所以把大姐送走呢。我也私下打听过,瑞王府干净得很,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你别把事情都往坏处想。”

    “亲自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打算过些日子去南方走一趟,顺便看看大姐。”

    “你……说出门就出门?”嘉萱诧异问道。

    嘉萱笑着说,目光有几分小聪明的得意,“当然不是了,我得想好理由,听说南方有个庙求子特别灵,我要是这么和我婆婆说,她没有拒绝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