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嘉仁坐在窗前绘绣花样子,这算是她在古代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

    许嘉仁上辈子习惯了抛头露面的生活,她能在烈日或寒风中出去跑新闻、能策划新的专题至三更半夜、能厚着脸皮去采访对她们记者恶言相向的受访者,她一直自信的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强自立的女青年,可是自从穿越到古代,她蓦地发现,她会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而那几样完全不足以支撑她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毕竟骨子里是有几分好胜心,许嘉仁也曾经努力的去学习大家闺秀的必备技能,但是这几年下来,她终于认清自己不是那块料。

    尤其是在许嘉楚的对比下。

    在大姐姐和二姐姐出嫁前的几个月,王氏废了好大力气请来了一位教习的郑嬷嬷,据说这位郑嬷嬷给好几个公主、郡主都做过教习,后来家中八十老父病重,皇后娘娘赏了恩典便允许她提前告老还乡了。

    王氏能把这样一个宫中的老人请到国公府,许嘉仁还真是对她刮目相看。郑嬷嬷在宫中蹉跎了大半生光阴,终身未嫁,更没有子嗣,你问她后不后悔,答案必然是否定的,郑嬷嬷这辈子最是以她在宫中的辉煌简历为荣,时常在许家姐妹几个人面前不厌其烦的提及她的宫廷见闻,每次讲到这些,嘉仁都会升起一股困意,而嘉萱会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

    当然,人家郑嬷嬷也是有真本事的,从宫里出来的人言谈举止真是不一样的优雅,就算她瞧不上你,也不会像许嘉仁这样直接翻个大白眼,人家言行举止都是那么端庄得体,一举一动用高清相机分镜记录的话,那每一个动作和神态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如果郑嬷嬷再漂亮一点的话,那么做电脑和手机桌面也是不为过的。

    那几个月,嘉仁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而且接受的还是小班教学。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在学习这个江湖里肯定会有好学生和坏学生。嘉萱就是郑嬷嬷最懒的搭理的坏学生,她一听郑嬷嬷讲课就直打哈欠,她一打哈欠就会挨郑嬷嬷的手板,并告诉她打哈欠这种行为有多么的不得体,等郑嬷嬷背过身去,嘉萱一般都会做个鬼脸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郑嬷嬷最喜欢的尖子生是嘉楚同学,她年纪最小,这次参与小班教学根本就是陪跑的,可是她却是最听话悟性最高对学习最感兴趣的那一个。每次郑嬷嬷讲述了一大串规矩礼数后,都会习惯性的问一句,“几个姑娘,你们可还有什么疑问?”

    嘉蓉会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嘉仁神游太虚一圈回来会毫不惭愧的说没有,嘉萱通常是眼皮都快闭上了,只有嘉楚比较给面子,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而且还经常在发问前抒发自己独到的见解。

    郑嬷嬷此次教习的重点关注对象还是嘉蓉,毕竟嘉蓉是要做皇家儿媳妇的,可是几个月后,嘉楚倒成了郑嬷嬷赞不绝口的好姑娘,后来郑嬷嬷离开也是逢人就夸国公府的八小姐聪慧过人又大方懂事。

    许嘉仁觉得自己挺给穿越人士丢脸的,可是你们知道她有多努力么?

    虽说现代也提倡终身学习,可是说句真话,一旦进入了社会有了工作,再想回头进行学术钻研真是太难了,许嘉仁听得懂郑嬷嬷传授的大道理,可是落实到行动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再加上郑嬷嬷通常是无视她这个中规中矩的学生,所以她的成绩仅仅是及格,而嘉楚却已经到了仪态聘婷的最高标准。

    不光是姿态举止,嘉楚在其他方面也是颇有造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八样,除了“歌”这项王氏觉得拿不出手不让她女儿学,剩下的对她女儿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而对于许嘉仁来说……额,她好像只在唱歌这方面比嘉楚强一点。

    很多事情需要天赋,这个不得不承认,就像是一个三十岁刚接触英语的姑娘心智再成熟也比不过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小萝莉口语说的地道。许嘉仁后来想开了,与其和一个小萝莉暗中较劲,自己还是扬长避短过日子吧。

    反正许嘉仁是看出来了,王氏如今一颗心全放在教导她的宝贝女儿身上,立志要把许嘉楚培养成京城第一才女,事实证明她也是做到了,许嘉楚小小年纪就已经才名远扬,在各种世家女眷的宴会上,许嘉楚都是贵女们争相巴结的对象。

    而自己……好像只和安昌侯家的嫡女顾澜漪这个小圈子走的比较近。

    相比许嘉楚这朵人见人爱的交际花,许嘉仁的交际圈子很狭窄,但是一旦和谁交好,那彼此便是掏心掏肺的手帕交,平日里会邀请对方来做客,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京城时兴的新布料和发型,这也算难得的娱乐活动了。

    自己独处时,许嘉仁通常会设计一些新鲜的花样,然后交给女红活儿好的妙梅去把样子绣出来,她最喜欢画一些猫儿狗儿,虽然拿不出手,权当哄自己开心。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描了一下午的花样,等到日落之时,妙兰、妙荷和妙扇这三个丫鬟才姗姗来迟。

    这三个丫鬟长的还是不错的,王氏给自己拨来这三个俊丫鬟,八成今后是要跟着自己出嫁的,只不过这三个丫鬟空有美貌,智商却不大高,时常做出一些让许嘉仁觉得很不高兴的事情。

    不过这样反而让许嘉仁有安全感,不忠心的丫鬟最好不要太聪明,如果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还让人看不出端倪,那倒真是可怕了。就算这几个丫鬟日后跟自己嫁了人,要抬姨娘还是随便挑个错赶走配人不就看心情的事么。

    好在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这几个丫鬟,所以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全,若是把她们赶走了,王氏再送她几个丫鬟,一波又一波,还要重新了解,这才让人吃不消。这几个丫鬟姑且留在身边,虽然她们总是惹恼许嘉仁,可是许嘉仁若是训斥她们几句,也能管用好些时日。

    “我中午叫你们过来,你们这个时辰才出现在我眼前?”许嘉仁率先发问。

    那三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倒像是早就统一了口径,由这两天没犯错的妙荷开口答话,“姑娘,您先别急着生气,我们三个也是刚刚才见到妙梅,妙梅说您找我们问话,我们马上就火急火燎赶过来了,因为着急,奴婢刚刚还摔了一跤呢。”

    这三人里妙荷口齿最为伶俐,三言两语倒把错推给妙梅了。

    “哦,是么?”许嘉仁淡淡呷了一口茶,视线落在妙荷干干净净的衣服上,“摔倒了,没磕碰哪了吧,用不用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看看哪处破皮了淤青了给你请个大夫瞧瞧?”

    妙荷这回说不出话了,万万想不到五姑娘是个这么较真的,真是在她面前一句谎都撒不得,忙改口道,“不碍事的,幸好妙兰扶住了我,没摔疼哪。”

    “值房离我这儿很远么,来回传个信要花一下午的时间?”

    妙荷道,“三少爷快回来了,夫人想给小少爷亲手做几件小衣,但是不知道绣什么花样好,奴婢几个针线活儿还过得去,环竹姐姐就把我们几个叫过去给夫人帮忙了。”

    “叫你们过去你们就过去,不知道和妙梅说一声?我院里连个人都不留,出点什么事我去找谁?”许嘉仁是绝对相信这三个丫鬟下午又去见了王氏,可是她才不信描花样子这种拙劣的借口。

    妙荷没想到许嘉仁今天这么较真,只好为难道,“夫人叫我们过去,我们不能不去吧?”

    这又想拿夫人来压她了,许嘉仁如今已经不生气,毕竟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不过三个丫鬟都跑到荣庆堂济济一堂倒是太过嚣张,这是这段时日对她们管的松,他们便又开始新一轮的蹬鼻子上脸。

    “是,夫人叫你们过去,你们当然要过去。”许嘉仁道,“不过你们替夫人干活去了,我院里的事情谁来做?我前几天给顾小姐下了帖子,请她明日来府上和我一叙,正好她生辰快到了,我不知道要送她什么礼物,她上回跟我说她不爱睡玉枕和硬枕,我便给她做了个软枕,现在就差一个枕头套,你们三个针线活儿那么好,不如绣个群仙贺寿图,明个一早交给我,我也就不计较妙兰把我的玛瑙小狮子打碎的事了。”

    此话一出,那三个丫鬟都惊愕的抬起头,一晚上怎么可能绣的出那么复杂的群仙贺寿图?五姑娘这话说的就是在为难人了,妙荷定定神,欠身道,“五姑娘,奴婢们一宿不睡觉也绣不出来的,您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许嘉仁微微一笑,“我下午找你们来就是说这事的,可你们偏偏把我的活儿放一边去别的院里献殷勤,我这头也忙得很,既然你们这么有余力,恐怕区区一个枕套不在话下。我不反对你们去别的院子帮忙,只要把我交待你们做好的事做好就成。”

    三个丫鬟呼吸一滞,彼此对望了一眼,谁也没敢再吭声,面色恹恹的退下了。

    等到入了夜,许嘉仁的院里有一间房彻夜明亮,那三个丫鬟气急败坏,彼此互相埋怨,时不时能传来刻意压制的争吵声。

    而荣庆堂的夜晚却一片祥和,王氏和许洪业亲热一番,王氏枕在许洪业的胳膊上,等到呼吸均匀,便问道,“老爷,前两天忠勇侯府的夫人下了帖子请我们去赏梅。”

    许洪业有些犯困,“嗯”了一声。

    王氏推搡他道,“她希望把我们嘉仁也带去。”

    许洪业咕哝了一声,“这等小事也来问我?”

    “老爷,嘉仁总是说身子不舒服,这一不舒服就半年多了,大夫每次来看又说不碍事,我在想是不是换个大夫给嘉仁看看?”

    许洪业这才睁开眼睛,皱眉问王氏,“她这次又推说不舒服?”王氏的话外之音许洪业是听出来了,许嘉仁一直装病,王氏也没法给她相看人家,所以王氏才用个委婉的法子告状。

    “这次又是什么人家?对方是什么品性,你打听清楚了么?”好歹也是自己爱女的亲事,许洪业总算清醒点。

    王氏道,“忠勇侯虽然爵位比老爷低,可是他们家不是出了个淑妃么,淑妃现在帮着皇后协理六宫,忠勇侯正得圣眷呢。”

    王氏说这个话,某个方面有点刺痛许洪业的某个神经,“圣心难测,谁能永远屹立不倒?”许洪业不耐烦的翻个身,“也不能光看家世,人品相貌呢,别找个像瑞王那样的逍遥散人,到时候这辈子都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