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日一大早,三个丫鬟乌青着眼,将熬了一夜才绣好的枕套呈给许嘉仁,许嘉仁用手指摩挲那精密的一针一线,满意的点点头,“怪不得夫人这么看重你们,果真心灵手巧,熬了一夜,也委实辛苦你们,下去歇着吧,有吩咐我再唤你们过来。”

    三个丫鬟颓然应是,正要退下,许嘉仁却把妙扇叫住,“我有话同你说。”

    妙荷和妙兰对视一眼,走出屋子七八步,妙兰才忍不住和妙荷发牢骚,“五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咱们辛苦一晚上,被她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她就是故意整人的是不是,好歹咱们也是夫人指给姑娘的,她打狗也得看主人吧,这是什么意思呢。”

    妙荷斜她一眼,“还不是你贪图五姑娘的宝贝,被五姑娘发现,她就兴了由头发作我们,说到底,我和妙扇还是被你连累的。”许嘉仁派这三人去清点库房,那妙兰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都能两眼放光,但凡她喜爱的都要打开看看,或是在手中把玩一番,甚至还动了自己猫起来的心思,这下可好,一不留神惹了祸,把许嘉仁的一个玛瑙小狮子摔碎了。

    “谁知道五姑娘能把自己的东西记得那么清楚,一拿单子扫一眼,她就能知道自己少了什么东西,堂堂一个小姐,精明成这样,真是……”妙兰还想找借口为自己推脱,她昨晚已经被妙扇和妙荷埋怨一夜了,说起妙扇,她眼珠子转了转,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你说,姑娘为什么把妙扇单独留下来?该不会妙扇犯了什么事也惹恼了姑娘吧?”

    “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姑娘不是个省油的灯,你知道妙叶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么,前几天,她还给我来信找我借银子,她平时是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如今都敢和我伸手了,你自己想想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没事,咱们有夫人撑腰呢,再说了,咱们和妙叶不一样,妙叶比姑娘岁数还大呢,咱们岁数那么小,配人都不到年纪的,姑娘拿咱们没办法的。”当初许嘉仁把妙叶配人并不是以“罚”的名义,还美其名曰怜惜妙叶年纪大了,不想耽搁她,这下子王氏也没什么好说的,看起来倒像是五姑娘做了什么好事一样,但是给妙叶配的那个小厮可真是拿不出手,虽然那小厮和妙叶条件相当,也没什么不般配的,可是对于他们这样自诩高人一等将来要做陪房的丫鬟而言,这种拉郎配简直是奇耻大辱。

    两个丫鬟鬼祟的说话间,妙扇从屋子里出来了,手里捧着两个小盒子,妙兰和妙荷凑过去问,“小姐跟你说什么了?”

    妙扇眉间有难挡的喜色,下意识还用手护住她怀里抱的小盒子,好像生怕别人抢去了一般,“姑娘夸我伶俐,赏了我几样首饰。”

    妙兰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两个小盒子,就差把它夺过来亲手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妙扇就知道妙兰贪财,转身就回了房,不出一会儿她的发上就多了一支漂亮的菊花折枝银簪,这可把妙兰和妙荷气红了眼。

    妙兰不服气道,“她到底做了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姑娘要这样赏赐她?咱们都是辛苦一晚上凭什么只有她讨了赏?”

    妙荷到底成熟些,她倒没有妙兰那么气愤。妙扇和她们两个不一样,那是个逢人便会讨好的性子,比起她和妙兰两个有些自矜的丫鬟,妙扇这样八面玲珑的性格更称姑娘的意也不奇怪。

    等许嘉仁用了早饭,安昌侯家的顾澜漪和礼部侍郎白大人家的庶女白冰也到了,顾澜漪一见到许嘉仁便亲切的拉起她的手嘘寒问暖,白冰则有些拘谨,站在一旁只是微笑。

    顾澜漪和许嘉仁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也是两人一见如故的契机,而白冰比许嘉仁他们小一岁。这是白冰第一次来许家做客,国公府的气派豪华晃花了她的眼,她爹是个三品清官,本就是寒士子弟出身,起初是在偏远县城做芝麻小官,因为清廉公正贤名远扬,这两年便被圣上召回京城重用,虽是升官速度很快,但是家中并无根基,一家老小过的依旧清贫。

    白冰是这三人中家世出身最差的,夹在许嘉仁和顾澜漪中难免有些自卑。白冰地方口音很重,说十句话八句别人都听不懂,这样的人难免被官话说的溜乎的贵女们孤立,又是刚刚跻身京中的贵女圈子,在正式场合难免畏手畏脚,而且她又是庶女出身,即使不开口也会被人找茬讽刺。

    顾澜漪为人仗义,有次见着白冰被人侮辱,便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事后还坦言自己并不介意白冰的出身,两人越走越近,倒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姐妹。

    许嘉仁是通过顾澜漪认识白冰的,估计自己上辈子和白冰八成是同乡,白冰说的话她竟然大部分都能听得懂,所以还经常在白、顾之间充当翻译,闲暇时,许嘉仁也会和顾澜漪一起教白冰说官话,这姐妹三个感情便越来越好。

    嘉萱还劝许嘉仁不要和白冰那个庶女走得太近,许嘉仁倒并不介意白冰的出身,一个人的性格虽然和生长环境的变化息息相关,但也不是呈必然的绝对关系,时代背景不同,用现代人的观点去评判古代人未免有失偏额。庶女也不全是心思诡异、包藏祸心的,姨娘也不全是恃宠而骄、自视甚高的,只要心正,许嘉仁都不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这些人。

    许嘉仁捕捉到了白冰眼神中的落寞,便提出要去院子里踢毽子,顾澜漪会意也吵吵要去活动一下。白冰毽子踢得很好,旋转踢、交替踢、多人踢什么花样都玩得来,把许嘉仁这个一分钟也踢不了十五个的人累的气喘吁吁,总算在白冰脸上看见了笑模样。

    “你知道你为什么总是闹病么,你就是太懒了,不活动怎么行。”顾澜漪看见许嘉仁累的抱着大柱子不撒手的模样笑话她,“上次长平郡主过生日,我以为你会去呢,结果你竟然放我鸽子,害我可无聊了。”

    白冰在一边抿嘴笑,又上前给许嘉仁擦汗,许嘉仁歇够了便去叫妙梅端几碗花生汤来。

    “忠勇侯府下帖子请京中的女眷去赏梅,你去不去?”顾澜漪问道。

    许嘉仁想都没想就摇头,“不去了,我怕冷,冬天出门是要我的命。”

    顾澜漪上来就要掐许嘉仁,“你少来,你就是故意不想去对不对!哦,我知道了,你们夫人最近和忠勇侯夫人走动频繁,是不是有给你说项的意思?你不去是不是想躲开这事?”

    许嘉仁压根就不知道忠勇侯夫人下帖子的事,不过一听顾澜漪这么说,也不由得起了警惕之心,心里暗骂王氏个事妈,明明看出她不想嫁人还多管闲事,真是招人腻歪,便漫不经心问道,“我都不认识忠勇侯府的公子,更别说躲了。”

    “不认识也好。”顾澜漪凑到许嘉仁耳边道,“那个小子长的也不好看,还爱拈花惹草,据说他府中有不少丫鬟都被他染指过,这人看见漂亮姑娘就移不开步子,上次我和冰儿在长平郡主的生日宴遇见他,他一看见冰儿两眼都放光,若不是我在场,恐怕他当场就要扑过来呢。”顾澜漪边说边学,把白冰和许嘉仁逗的哈哈大笑。

    笑够了,许嘉仁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王氏不会是想把自己嫁给那种人吧?想想也是,忠勇侯颇得圣上眷顾,这样的门楣也不负她,可是连顾澜漪这样未出阁的姑娘都知道这人的品性,王氏会不知道?王氏想把自己的婚事办的漂亮搏个贤名,可一点也不考虑她的终身幸福,明着好意,八成又是要坑她了。

    幸好遇见顾澜漪,否则许嘉仁又要被王氏算计。为表感谢,许嘉仁送了顾澜漪一个软枕,顾澜漪看见软枕上绣着的两只小狗脸都绿了,“这是你绣的?”

    许嘉仁眉眼弯弯,“那是自然,花样也是我亲自设计的。怎么,你不喜欢么,其实我还有备份,我丫鬟给你绣了个仙鹤祝寿,你不喜欢我的可以换上他们的。”

    顾澜漪撇撇嘴,勉强道,“你难得做针线,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许洪业就把许嘉仁叫过去,父女俩就她装病问题进行了一番恳谈。显然,许洪业这个糊涂老爹又被王氏说服了,处处暗示她叫她跟着王氏多出去应酬见见世面,许嘉仁也不推辞,许洪业没费多少唇舌就叫许嘉仁点了头。

    许嘉仁终于要出门了,估计五姑娘这几天心情不错,所以陆陆续续又赏赐了妙扇好多东西,把妙兰气的直跳脚。

    这妙扇本就格外爱美,这下子得了赏赐整日穿金戴银的,倒比国公府正正经经的小姐打扮的还要金贵。妙兰实在气不过,偷偷跑去和王氏嚼舌头根,王氏自然懒得兜搭她,也不往心里去。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许嘉仁给各个院子都送了东西,就连不问世事受人冷落的明姨娘那里也没落下,她给许烨星送的是一支玉笛子,因为偶然听到许烨星喜爱乐器,更喜欢在深更半夜吹笛子,所以便投其所好,选了上好的玉,找了京城最出色的雕刻师父,送了这件让许烨星颇为称心的礼物。

    许烨星第二日便来向许嘉仁道谢,许嘉仁准备了最好的瓜果甜点招待许烨星,许烨星也送了许嘉仁珍珠项链,“五姐姐,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是我一点心意。”

    许嘉仁招呼妙扇把项链收起来,对许烨星客气道,“哪用得着送姐姐这些东西,你时常来姐姐这里吃吃茶,陪我说说话,姐姐就很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