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去程艰难,回程倒是很快。

    阳春三月是下扬州的好时节,许烨霖别别扭扭的问许嘉仁,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不要四处玩玩?他也是娇养的少爷,虽然生母不在,但是这些年也没有短吃少穿,一院子的莺莺燕燕都入不了他的眼,老太太偏疼他,许洪业又对他寄予厚望,这活脱脱一个天之骄子没曾把谁放在眼里,单就他这个五姐姐,明明自己一片好意,被对方曲解也就罢了,反过头还得去哄她。

    不过许嘉仁还是拒绝了,着急着要回家,把许烨霖气的这一路再也不跟她多说一句话。

    姐弟俩闹别扭归闹别扭,等一到了家,许烨霖得了信,立马又跑到许嘉仁院里。

    “五姐姐呢?”许烨霖跑的气喘吁吁,问院里看门的妙荷。

    “姑娘一回来,还没来得及打点行装,就被叫到荣庆堂去了。”

    而许烨霖又急匆匆奔向荣庆堂,正看见嘉萱从院里出来,他跑的太急,差点没把嘉萱撞翻。嘉萱捂着肚子,看也不看来人就骂,“冒失鬼,我出了事你担待的起——霖哥儿?”

    许烨霖堪堪扶住嘉萱,确定没伤着人才松了一口气。他往院里巴望,嘉萱推搡他一下,“别看了,都在里面呢,父亲不叫咱们进去。”

    姐弟俩对视,彼此也算明白了,两个人都是为一桩事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离开才两个月,五姐姐的亲事就定下来了?叶大郎当初退了大姐的亲,现在又过来求娶五姐,他们叶家人怎么这么好意思,当咱们许家的姑娘当什么了,还任他们家人随便挑选?”说着,拉着嘉萱走到无人处,“准又是夫人搞的鬼!”

    “这次是父亲拿的主意,你刚回来,这其中好多内情你都不知道,反正这次是父亲拍的板,我也求见过父亲几次,可是父亲心意已决,一定要把五妹妹嫁给叶大郎,两家已经换了庚帖,婚期就定在下半年。”嘉萱即将为人母,虽然不见稳重,但好歹脑子中少了许多荒唐的想法,再加上叶柏昊怎么说也是郭淮的兄弟,被丈夫夜夜洗脑,嘉萱也不好再对叶柏昊评头论足,只得道,“说什么也无力转圜了,总不能怂恿嘉仁逃婚罢!只是她心高气傲的,当初她都舍不得大姐嫁给叶大郎,如今自己却……也不知道她受得了受不了……”

    受得了受不了?

    当然受不了!

    许嘉仁一到家听到这个消息,瞬间觉得天旋地转,还没等她去找许洪业,许洪业就派了人把她叫走。

    荣庆堂里,王氏和许洪业都在,许嘉仁一见到王氏,眼睛就瞪成斗鸡,那表情像是随时要撸袖子和王氏打一架,血冲上脑,还没想好怎么和王氏撕扯,却被许洪业大喝一声,“还不给我跪下!”

    穿越这么多年,这还是许洪业第一次对许嘉仁发火,许嘉仁当时愣住了,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许洪业用手指颤巍巍的指她鼻子,“你干的好事!一直还想瞒着我!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女儿做什么了?”许嘉仁一头雾水,若是王氏为难她,她可以和对方唇枪舌战,可是这许洪业对她来说不一样。虽然这个便宜爹糊里糊涂,又是个糙汉子,可是这糙汉子向来对她有求必应,就算她有时候偷偷跑出去玩,只要撒个娇,什么事都能糊弄过去。今天这糙汉子气的就像一头狮子,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现在张着血盘大口恨不得把她吞下去,许嘉仁也分不清眼睛里流出来的啪嗒啪嗒的泪珠子是装的还是真的,反正这眼泪是止不住了。

    王氏这时候倒装起了好人,劝许洪业道,“女儿刚回来,这一路舟车劳顿很辛苦,老爷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了肝火,吓着嘉仁不说,也气坏自己的身子。”

    王氏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反而让许嘉仁的火直往头上窜。现在是什么意思,这王氏终于和她爹统一阵营一块来欺负她了么,许嘉仁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心中更加憎恨叶柏昊。她还记得他对着自己那副老神在在的表情,好像自己的一切尽在他掌控中一样,不知他用了什么阴谋诡计,竟让一向疼爱她的父亲罔顾她的意愿,执意要把自己嫁给一个瘸子,她心中委屈,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可惜我生母早逝,自小无依无靠,如今就连我唯一信赖的父亲如今也要推女儿入火坑……”许嘉仁哽咽道,“如果父亲执意让我嫁入叶家,那女儿自然是不能忤逆父亲,反正出嫁从夫,女儿是死是活都和父亲再没关系,就算哪一日女儿死了,尸首也要入叶家坟冢,自然是再回许家不得。女儿今日给父亲磕三个头,今生不能报父亲的生养之恩,只能寄求来世再做许家女儿。”

    “你这是在威胁我?学那市井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做派!郑嬷嬷教你的规矩都被你学到了哪里!”许洪业气的浑身发颤,又怕许嘉仁真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于是他看了王氏一眼,王氏知趣的离开,临走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许嘉仁一眼。

    许嘉仁将那个眼神理解为——幸灾乐祸。

    王氏一走,父女俩相对无言,只有许嘉仁抑制不住的抽泣声。

    女人的眼泪向来是最温柔的武器,何况是面前有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美丽少女?

    许洪业走到脸盆前,亲手洗了一块方帕子,递到许嘉仁面前,许嘉仁伸手接过,悬着的心放下三分。通常这个时候,许洪业都会心软的,可这次,许洪业焦躁的在房间来回踱步,等许嘉仁止住哭声,娇娇的喊了声,“爹爹……”

    许洪业走到她面前站住,无可奈何道,“嘉仁,这次是真没了法子,爹不能再纵着你。爹这辈子没亏欠过别人,如果我早知道你欠人家一条腿,就算我养你一辈子,我也把你这条腿还给人家!可是现在人家不要你的腿,只要你的人,嘉仁,这是你欠人家的,爹不能帮你还,你要自己承担。”

    许嘉仁一头雾水,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两步,“您、您说什么呢……”

    许洪业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掷在许嘉仁身上,砸的许嘉仁胸口生疼,“这玉佩是你娘留给你的,四年前你离家出走遗失了,它如今出现在叶柏昊手中,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玉佩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许嘉仁慢慢蹲下,捡起那玉佩放在手中摩挲,冰冷的触感让她的心也渐渐结成了冰。

    许洪业的声音冷冷传来,就像是来自天外,她的耳朵嗡嗡隆隆,明明什么都听不真切,可是却好像什么都了然于心。她将那玉佩握在手中,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叶柏昊的面容,她还记得他穿着脏兮兮的铠甲,手握着一把沾着血渍的□□,威风凛凛的揽住她的腰将她带上马……

    不,那不是她!

    许嘉仁从噩梦中惊醒,妙梅上前给她擦脸擦汗,她抓着妙梅的手,有些无助的看她,妙梅安慰她,“姑娘,您在梦中一直叫叶公子的名字……”妙梅有些犹豫,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出口,可他们家姑娘今天晕倒在荣庆堂,晚间二姑奶奶一直陪着他们家姑娘,二姑奶奶嘱咐妙梅,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劝他们家姑娘放宽心才是当务之急。“姑娘,有句话奴婢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其实,您四年前被救回来后就在梦里叫过叶公子的名字,奴婢也不知道姑娘和叶公子有何渊源,当时也不敢多言……奴婢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越是局外人看的越清晰明白,您和叶公子说不定是三生注定的缘分,配在一块也是桩好姻缘呢。”

    这回,许嘉仁就算想欺骗自己都没理由了,她从妙梅怀里挣脱出来,呆愣楞的望着她,“你说,我过去就喊过他的名字?”

    妙梅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小姑娘在梦里喊一个男人的名字说出去实在不好听,当年平宁还没被送出府,也幸好平宁爱偷懒,总是叫妙梅值夜,所以只有妙梅知道许嘉仁梦里喊了些什么。“是呢,叶公子是大英雄,救了皇上,又打退了蒙古人,奴婢以为您是仰慕叶公子……不过您放心,奴婢可没有说出去。”

    许嘉仁呼出一口气,仰倒在床上。

    叶柏昊曾经退了鄂国公大姑娘的亲事,时隔四年,又派了求了五姑娘,这听起来颇有点自打脸的意味。当然,更丢脸的还是鄂国公府,当年被人退了亲没脸不说,现在还能答应把另一个姑娘眼巴巴嫁过去,这都可以沦为京中长舌妇的笑柄了。

    可是鄂国公能说什么呢?

    四年前那件事只有他、叶柏昊和许嘉仁三人知道,就连王氏都不知情,当初那梁国公夫人是先上门有了结亲的意思,可是许洪业当然不答应把女儿嫁给一个瘸子,谁知道第二天,便有叶柏昊千里迢迢的书信一封,心中道明前因后果,许洪业这才知道他的爱女在离家出走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报恩之说姑且不谈,若是那叶柏昊执意想娶许嘉仁,只消将两人曾经共度几日几夜的事情往外一说,许嘉仁的名节就保不住了,更别谈定什么亲事。叶柏昊愿意承诺,只要许洪业应允这门亲事,他愿意过往不究,就算女儿婚姻不幸,好歹也能保全名声,许洪业心中权衡再三,最终只能忍痛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