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是七月酷暑,北方的夏天空气干燥,叶柏昊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不知不觉也就醒转过来。

    屋子里黑黢黢的,窗子紧紧地闭着,窗户纸却透着昏黄的光,想必是天黑了。他向来没有白天歇觉的习惯,除非是病重昏睡不醒,今日却意外地睡着了,还睡的这般沉,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伸手去按捏喉结,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毯子包裹的严严实实,下意识的便叫了声子文。

    静悄悄的屋子里有桌椅挪动的声响,然后房中的灯便被点亮了,子文没有出现,眼前是许嘉仁的脸。他这一觉睡的迷迷糊糊,神情还有些恍惚,甚至为许嘉仁的出现感到意外,当然随即就意识到她是自己的妻子,今时已不同往日。

    “睡醒了不?”许嘉仁一直在等他醒来,“是先吃药还是先用膳?”

    “你给我盖的毯子?”

    刚睡醒的叶柏昊脸有些发红,声音也有些哑,许嘉仁觉得不对劲,怀疑他是不是发烧了,便用手背去触他的脸颊,然后“呀”了一声,“怎么这么烫?”

    她的手很冰,贴到肌肤上感觉很清爽,所以叶柏昊难得没拒绝她的触碰,虽然眉头还是紧紧皱着。

    “你不会是病了吧?”也许是刚刚和子文的谈话让她心生怜悯,叶柏昊躺在床上不动弹,许嘉仁觉得他这样很乖,哎,要是能一直这样老老实实的多好。

    叶柏昊撇撇嘴,嫌弃道,“大热天你给我盖这么严实,没病都被你捂出病了。”

    许嘉仁赶紧掀开被子,扶着他坐起来,往他身后垫了个靠枕,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当时没想那么多。”当时还觉得自己这么干挺贤惠的。

    娇生惯养的小姐不会照顾人,如今能对他笑语晏晏已经是在努力讨好他,八成是被自己下午的话吓怕了,想跟他一起到杭州去,所以对自己的态度才会转变的这么快。她这个人自私冷漠,没有好处的事情她才不会做。叶柏昊出了汗,扯扯衣襟,“子文呢?”

    “一醒来就找子文,你叫她当你老婆啊!”许嘉仁哼哼唧唧掀了帘子出去,不一会儿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进来,递给叶柏昊,“我叫子文去老爷那传话,说你病了,晚上不过去用膳了。”难得家里有喜事,国公府晚上也摆了桌,不过叶柏昊既然中午装病回来,那做戏也得做全套,许嘉仁沾了他的光,也化身小媳妇守在夫君身边伺候汤药,正好也有机会躲开那群极品亲戚,那梁国公听说以后还直夸儿媳妇贤惠体贴。

    叶柏昊心想,原来是想拿自己当幌子错开应酬,她还真是思虑周全啊!

    叶柏昊没伸手接药碗,许嘉仁以为他怀疑自己,“我又不会给你下毒,难不成子文不回来你药都不吃了么?我替你试药,有毒我死在你前面行了吧!”说着,自己舀了一勺送到嘴里,顿时五官都扭曲在了一处,强行把药塞到叶柏昊手里,自己跑去吃了几颗酸枣。

    叶柏昊表情怪异的看着她,一仰脖把黑黑的药汁灌下肚,许嘉仁这时回来一手接过他的碗,另一手往他嘴里强塞了个酸枣。

    叶柏昊似乎没想到她会忽然喂自己吃酸枣,一时没防备,还真被她得了手,嘴里塞了她喂的东西,第一反应是吐出来,可是他的教养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只能万分憋屈的把这个酸枣整个咽了下去,连枣核都没吐出来。

    他觉得自己受了冒犯,拿眼睛瞪她,许嘉仁已经习惯了他这种眼神,自顾自的去脸盆架那边净了手,“你这药未免也太苦了,听子文说你每天要喝三碗,也真是难为你了,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你按时吃药,好好听大夫的话,你的腿肯定会有起色的。”

    还不知道是谁害的,她还有脸安慰自己,敢情伤的不是她。叶柏昊有些又有些气闷,觉得她这人无孔不入,只要自己稍不留神,她就能钻了空子占据上风,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他有气没处撒。当初娶她是见不得她好,想放在身边好欺负,没承想大婚第二天自己就成了受气的那个。

    看她在屋里一圈又一圈的溜达,一会儿翻翻抽屉,一会儿摸摸字画,看起来日子过得还挺舒畅,难道嫁给自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么?

    呵呵,叶柏昊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省的添堵。

    结果,眼睛刚闭上,许嘉仁过来推搡他道,“别再睡了,起来用膳,我早就饿了,等你半天了。那么困昨天晚上怎么不睡,跟我折腾什么呢,你看,吃亏的还是你自己。我跟你说,你以后别跟我没事找茬……”

    “你烦不烦?”叶柏昊坐起来穿鞋,许嘉仁替他把轮椅推过来,叫他不用穿鞋子直接坐上去。

    叶柏昊深吸一口气,本是要自己去坐到轮椅上,许嘉仁看他行动艰难,不顾他的抗拒搭把手把他架到轮椅上,叶柏昊觉得她多管闲事,又忍不住瞪她,结果她视而不见,催他:“快点儿,我饿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许嘉仁问他:“用不用叫丫鬟进来伺候你吃饭?”

    叶柏昊觉得有些热,脾气也有些躁动,生硬的回:“不用。”

    许嘉仁也不喜欢别人伺候着吃饭,以前自食其力惯了,乍一穿越,吃个饭还有丫鬟布菜。有个人在边上看着你吃饭,你要保证自己吃相斯文优雅,当然,不斯文也是很难的,因为丫鬟用公筷只夹那么一小口放在你的小碟子里,你就算想狼吞虎咽也没机会。

    所以如果不是什么重要场合,关起门自己吃饭时,许嘉仁通常都会把丫鬟赶出去。

    叶柏昊也是如此,不过是因为他从小不喜生人亲近,加上曾在军中历练,自然有凡事亲力亲为的习惯。

    孙妈妈真是一把好手,在这国公府待了一个晚上就把叶柏昊平时的一些习惯打听清楚,一五一十的都告诉许嘉仁。别的暂且不提,光说这自食其力倒是和许嘉仁一拍即合。

    红油素肚丝、吉祥如意卷、油炸鹌鹑、素烩三鲜丸加上火腿鲜笋汤,四菜一汤,两个人面对面无声的吃着,许嘉仁食欲很好,不小心抬眼皮看了一眼叶柏昊,发现他一副食难下咽的样子,便用公筷给他夹了个丸子放在他面前的小碟里。

    叶柏昊自始至终都没吃,许嘉仁有些不大开心,毕竟热脸贴别人的冷臀部的滋味不好受,她即使再没心没肺也受不了叶柏昊一再的冷落。女人都是有恻隐之心的,但是也是有小脾气的,许嘉仁不吃了,放下筷子打了帘子出去透气了。

    许嘉仁的不快写在脸上,叶柏昊不是看不出来,他本以为自己会以对方的不快为乐,可是他发现不是这样的。

    他看不惯许嘉仁过的舒舒服服,可是也看不惯她皱着眉头。

    前者叫他心里别扭,后者却直接叫他气闷。

    叶柏昊搞不懂自己了,看了一眼外面,许嘉仁还没回来,叶柏昊用筷子插了眼前那个丸子一口塞进嘴里,又重新夹了一个丸子放在碟子里,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许嘉仁院里走了几圈,回来以后对叶柏昊也没那么热络了,这回叶柏昊反倒老实多了,也没提出要回书房睡,只是这次被阿九送去了净房,洗了澡之后回来看见许嘉仁还没睡。

    许嘉仁像是在等他,因为在大盛,夫妻同床而寝通常是女子睡在床外围,但是因为叶柏昊行动不便,便默认他睡在外头,即使如此,许嘉仁还是和他客气了一下,等他回来才爬上了床,钻进被窝就闷头大睡,一句话也不和他说。

    叶柏昊觉得有些没意思,侧过头去看许嘉仁,她背对着自己,平日绾成高髻的头发此时散落下来,她的头发乌黑又柔顺,看起来就像一匹黑色的缎子,时不时传来的香气更是让他有些恍惚。

    忽然,许嘉仁翻了个身,“啊”了一声,却发现叶柏昊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今日两个人疲累了,没人有心情在床中央搭条被子,彼此就这么四目相对,许嘉仁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以前从来没和男人离的这么近过,原先告诉自己不过是自己床上多了个人罢了,谁也不碍谁的事,可是此时此刻发现,多了个人还是不一样的。

    “你……你压我头发了……”许嘉仁红着脸道。

    叶柏昊侧了侧肩膀,自己果然压了对方一缕青丝,叶柏昊也觉得不好意思,却故意冷声道,“你不好好睡觉乱动弹什么?”

    许嘉仁支支吾吾道,“屋子里有亮光,我睡不着觉……”

    房间里只有床头柜点了一盏灯,室内光线并不算明亮,昨日两只手腕般粗的红烛燃尽天明,许嘉仁也能睡的昏天黑地,怎么今天就有亮光睡不着觉了呢?

    叶柏昊坐起来,吹熄了烛台,屋子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许嘉仁长舒一口气。

    其实她刚刚只是想看看他睡了没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