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爹教你嫁鸡随鸡?”

    “不不不……”许嘉仁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道,“是三从四德!”

    她总是这样口无遮掩,若要真是认真上论非被她气死不可,好在她认错态度向来很好,每次无辜的对着你弯弯眉眼,你这要喷薄而发的火气立马被她浇熄了。

    叶柏昊看她笑得一脸讨好,自己也觉得很轻松愉悦,“我凭什么要带着你,你说说你能干什么?”

    许嘉仁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洗衣服?做饭?逗你开心?”

    叶柏昊这回是真的笑了。他在外人看来是个严肃的人,在许嘉仁面前却经常露出无赖无耻的一面,欺负人的时候一扫平日那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甚至带了一副笑脸的“面具”,但那笑容总让人觉得不怀好意。可是他现在却是真的开坏了,眉眼都是笑意,声音都拔高了几度,“你能逗我开心?我看见你才会不快活。先不论你说的这些事情真实性有几分,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能做的子文也能为我做。”他才不信国公府养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会服侍人。

    子文子文又是子文,最近听这个人的名字实在是厌烦了。“子文一个人揽了所有的活儿,你怎么不娶她当你媳妇呢?”许嘉仁不是瞧不起丫鬟,只是单纯的为总被拿来和另一个女人比较而感到不爽。

    她鼓着脸看起来是生气了,叶柏昊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现在会下棋了么?你要是会下棋,我便带着你,权当解闷了。”

    许嘉仁记得自己第二次和叶柏昊在东阁府见面,叶柏昊面前就放了一个棋盘,当时他还因为自己不会下棋而嘲讽了自己几句。许嘉仁脸一红,镇定地说道,“我会下棋。”会下飞行棋算么?

    “那你现在陪我下一盘吧。”

    许嘉仁瘪瘪嘴,“今天……就算了吧……明天我要回娘家,今天还有些庶务没打理……”

    “哦。”叶柏昊故意拉长声音,语气中是满满的不信任。

    许嘉仁瞪他一眼,这人总是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样子,她很不服气,默默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围棋,到时候非要和他好好杀一盘,杀杀他的锐气。

    许嘉仁暗搓搓的叫妙梅为自己搞来一本棋谱,只要叶柏昊不在她便认真读起来,心思放在棋谱上,许嘉仁也没那么多时间搭理叶柏昊了。

    这两天许嘉仁总是缠着他,忽然对他冷淡下来叶柏昊有些不习惯,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又惹她生气了,这个念头一出他自己都骂自己有病。

    晚上去净房洗漱完毕,回来的时候许嘉仁也刚洗完澡,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捧着本书专注着看,见叶柏昊回来忙把那本书藏起来。

    “今天这么早就洗完了?”

    她明明记得这人昨天洗澡洗了一个时辰,今天怎么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

    叶柏昊看她不动声色的把什么东西塞到枕头下,但也没多问,只是道,“你怎么也不擦干净头发,被褥都湿了。”

    许嘉仁这才察觉自己长长的头发正往下滴水,她一着急赶快下床免得沾湿被褥,叶柏昊恰好离脸盆近,顺手从盆架取了巾子递给她,“你的丫鬟是怎么伺候你的,你身边养的都是一群闲人。”

    许嘉仁没穿鞋子,光着脚站在地上擦头发,不服气道,“我的丫鬟好得很。”

    “呵呵,是么。”叶柏昊冷笑了几声。

    许嘉仁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只暗暗记下打算回头找孙妈妈打听一下。

    进了屋,叶柏昊便拿起了拐杖,在屋里艰难的走了两圈,走到床边时还用拐杖拨弄了一下许嘉仁的鞋子。

    “你干什么啊?”许嘉仁以为他又要找茬了。

    叶柏昊把鞋子踢到她脚边,“把鞋子穿上,一会儿弄脏了被褥。”

    许嘉仁不情不愿穿上鞋子,一绞干头发就麻利爬上床,结果却见叶柏昊还在屋子里踱步,“你不睡觉么?”

    “用不着你管。”

    许嘉仁把身子扭过去,背对着他就睡着了。

    “许嘉仁?”叶柏昊见许嘉仁保持一个姿势久久不动弹,试探性的叫了她一声。

    许嘉仁睡得很熟,迷迷糊糊“唔”了一声。

    叶柏昊这才轻手轻脚上了床,将手伸到许嘉仁的枕头下,艰难的掏出一本小册子,看着封页大大的“棋谱”两个字,叶柏昊勾起嘴角,把小册子塞回远处,吹熄了灯也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便要三朝回门,叶柏昊这次连轮椅都没带着,许嘉仁问他,“你拄拐杖会不会很累?”

    “我不就是拄着拐杖把你娶回来的么?”叶柏昊不以为然,可是许嘉仁却对他有些不放心,她一直跟在他身边,视线绝不会离开他超过十秒,生怕他不小心磕着绊着。

    两个人先去拜见了老太太,许嘉仁和老太太并不亲,老太太对许嘉仁也只是淡淡的,可是老太太却很喜欢叶柏昊。

    原因很简单,这老太太重男轻女,不光是重自己家的男,就连外头的男人也比自己的亲孙女讨自己欢心。

    当然,她待叶柏昊格外和善更是因为叶柏昊本就生了一张英俊的脸,如果忽视他的腿和他走路时微微踉跄的样子,他确实忍不住让人多看几眼。

    叶柏昊给许家的聘礼很丰厚,其中一部分是走的梁国公府的公账,还有另一部分是叶柏昊自己的积蓄,当年他救驾有功,皇帝不能赏他官做就只能赐他金银了。是以他这份聘礼显得格外的土豪,让许老太太这样的俗人禁不住高看他一眼。

    “嘉仁没给贵府添麻烦吧?这孩子打小就淘气,是个坐不住的性子,我这些年身子也一向不好,没精力亲自教导她……”

    老太太看孙女婿怎么看怎么好,甚至开始说起自己孙女的不是了。

    围观群众和许嘉仁脸都绿了,这老太太没文化也别这么说话啊,许嘉仁心里默默吐槽,多亏了这老太太没亲自教导她,否则她更无可救药了。还有,什么叫她给叶柏昊添麻烦啊?

    再一侧头看叶柏昊笑的风光霁月,在老太太面前装什么乖乖男,平时对她张牙舞爪那凶神样哪去了啊!

    等到两个人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又去给许洪业和王氏请安,这王氏还算知趣,没有胡说八道让许嘉仁脸上过不去,可许洪业也是和老太太一样的说辞,对叶柏昊极尽逢迎,哪里有个开国元老的样子。

    叶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许家人对叶柏昊的态度真是有天壤之别啊,这许洪业真是一副亏欠叶柏昊的样子,两眼泪汪汪就差拉住叶柏昊的手了,许嘉仁愤愤不平,什么叫出嫁的女儿泼出的水?这在他们许家一点也行不通,大家一个个表现的好像叶柏昊娶了自己就跟做了天大的善事一样。

    虽然许洪业糊里糊涂的,但是他一直很疼爱自己,许嘉仁对许洪业也有很特别的感情,虽然这感情算不上多强烈,可是相比自己上辈子那个渣爹来说,这点亲情已经算浓厚的了。

    “爹爹,女儿……”许嘉仁刚想说话拉点存在感,许洪业却打断道,“你先下去吧,我和柏昊好好聊聊。”

    许嘉仁撇撇嘴,只好去了正厅吃茶,嘉楚从上到下将嘉仁打量了一番。许嘉仁被许嘉楚看的浑身不自在,自从上次她把许嘉楚拉到了水里,她便和许嘉楚的关系降至了冰点,这半年来两个人谁也不理谁,此刻许嘉楚倒是率先开了口。

    “五姐姐这几天辛苦了,不过妹妹看姐姐气色还算不错。”

    辛苦?许嘉楚这是吃错药了吧。

    想想也是,自己嫁给了曾经最避之不及的瘸子,有些人难免会看她的笑话。不过在此之前,许嘉仁并不觉得许嘉楚属于这“有些人”的行列,许嘉楚得王氏真传定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许嘉仁也不觉得她会这么无礼。

    许烨霖和许烨星眼见着这姐妹俩又要矫情一番,许烨霖去和许嘉仁说话,而许烨星借故把许嘉楚叫出去。

    “五姐姐,别和她一般见识。”许烨霖劝道。

    许嘉仁一摊手,“放心,我才不理她。”

    只有小孩子才会打嘴仗,嘴上不客气多占几分便宜有什么意义?

    许烨霖“哟”了一声,“你这是转性了啊?”他的五姐姐虽然平日懒得和人起冲突,可是谁惹她都被她记在心里呢,可是此时此刻许嘉仁表情很平静,好像真的什么都无所谓一样。

    许嘉仁瞥了他一眼,“再胡说我揍你啊!”

    许烨霖“嘿嘿”一笑,“诶,姐夫人怎么样?”

    “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爱打听这些啊!”许嘉仁揶揄他,其实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可是叶柏昊好不好……她也形容不出来,她索性岔开话题,“你是不是棋艺高超来着?教我下围棋吧?有没有什么诀窍能很快掌握其要领?”

    许烨霖怀疑的看着她,“你去问姐夫不就得了么。”

    许嘉仁不和他多废话,“你到底教不教?不教我可要去问烨星了。”

    许烨霖忙拦住她,自己才是和许嘉仁最亲近的兄弟,问烨星那个毛头小子算什么事。“成,我那有几本棋谱,一会儿你走时都给你带着行了吧!”

    许嘉仁这才满意,两个人说话间,有婆子来报说二姑奶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