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嘉仁和许烨霖亲自到门口将许嘉萱迎进门,许嘉萱红光满面,挺着个大肚子在郭淮的搀扶下慢悠悠的蹭进门来。

    许嘉仁想上前取代郭淮的位置,那郭淮还有些不放心似的,不情不愿的把自己的宝贝媳妇交给许嘉仁,许嘉仁觉得好笑,凑过去和许嘉萱小声道,“姐夫那副样子就好像我会把你吃了似的。”

    许嘉萱脸一红,啐了一口道,“少来调侃我,我这大着肚子来看你可不容易。”

    说起这个,许嘉仁免不得责备许嘉萱,“八个月了吧?你今天还过来干什么,我本来也要打算过几天去看你的。”

    “你就两个姐姐,大姐回不来,难道我还不回来给你撑场面么。说吧,那个叶柏昊有没有欺负你?今天你姐夫也来了,他敢对你不好,我叫你姐夫揍他。”

    许嘉萱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她的童言童语却让许嘉仁眼眶发酸。

    说话间,两个人到了正厅,许嘉萱“咦”了一声,“怎么没人呢?嘉楚他们呢?”

    许家姐妹几个闹小别扭,让姑爷知道可不好,许烨霖见状忙对郭淮道,“姐夫,我前些日子导了几幅画,你帮我辨辨真假。”说着,就把郭淮领到自己书房去了。

    待到没人时,许嘉仁扶着许嘉萱坐下,叹口气道,“我和嘉楚的梁子怕是结下了。”

    许嘉萱很快便明白过来许嘉仁指的是什么事,不以为然道,“她就算知道你是故意的又怎么样?她娘算计你,你算计她闺女,母债子偿公平得很呢!不过……不知道你听说没有,王氏和忠勇侯夫人闹僵了。”

    许嘉仁还真没听说过这事,王氏那么左右逢源的人也会和人产生矛盾?

    许嘉萱一副“就知道你不懂”的样子,她如今已为人妇,交际圈也无形中扩大了,做姑娘重在清贵,有许多话不能听,嫁人后就没这么多忌讳了。如今郭淮很有出息,许嘉萱出外应酬也很有面子,就算她说话无所顾忌,别人也会忌惮她的身份而退让她三分,围着她说话的人更不在少数,所以这京城贵圈里大大小小的八卦许嘉萱都知道。

    “我听说,自打你们在忠勇侯落水之后,王氏就不怎么和忠勇侯夫人往来了。有一次,兵部左侍郎夫人在忠勇侯夫人面前提起王氏,忠勇侯夫人当即黑了脸,打那以后都没给兵部左侍郎夫人好脸色看,你说,这哪是针对兵部左侍郎夫人,明显是冲着王氏,和王氏划清界限来的。”

    唐彪自从水中阴差阳错将许嘉楚救起,便对许嘉楚念念不忘,唐彪这个人虽然是个花心大少,但是俗话说得好,轻易得来的东西不懂珍惜,越是吃不着的越是心里惦记,那唐彪不知怎么说服了忠勇侯夫人,竟然让忠勇侯夫人和王氏张了嘴。

    王氏自然不能让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二世祖,就算是得罪侯夫人,这事情也不能应承下来,后来两人言语失和,就这么闹掰了。

    当然,事情远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王氏答应这门亲事便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不答应这门亲事,那侯夫人真有意也不会善罢甘休,毕竟那嘉楚和唐彪也有肌肤之亲,在场好几位女眷可以作证,若是逼急了侯夫人,这事情往外一传,那嘉楚是不嫁也得嫁了。

    王氏如今骑虎难下,只恨许洪业失了圣心让自己没有拔高的资本,又怨怪家中姑娘没有一个攀龙附凤的争气姑娘充门面,眼下就只能逼迫许烨星长志气为母争光了。

    “这……王氏最后不会真的牺牲嘉楚吧?”

    “怎么了?你还心软了不成?”许嘉萱戳戳许嘉仁的脑袋,“这事情不能赖你,本来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不算计她,现在嫁到忠勇侯府受罪的就是你啊!虽然……”后半句许嘉萱没好意思说,因为她无法比较是嫁给一个瘸子好还是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好。

    也许,都好不到哪里去吧。

    说到这,许嘉萱伸手去扒许嘉仁的脖颈,许嘉仁不知道许嘉萱要干什么,碍于她是孕妇身子贵重,只能由着她来。

    许嘉萱看看许嘉仁光滑白皙的脖子,又上下端量她,终于忍不住问她,“你们……你们圆房了没有?”

    许嘉仁没想到许嘉萱问的这么直接,脸一下子就红了,只能支支吾吾道,“当……当然……要不然怎么会落红……”

    许嘉萱盯着许嘉仁的脸看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太相信,“可是……你这气色也太好了吧?你身上不疼么?是不是叶柏昊不行啊?”

    许嘉仁的脸由红到紫,实在不想和许嘉萱讨论这个问题,正犯难怎么糊弄她时,有丫鬟过来传话说是饭摆好了。

    许嘉仁如临大赦,急急忙忙扶着许嘉萱过去。

    男人们在外头吃酒,女眷们则在内堂用饭,许嘉仁有些不放心叶柏昊,借故去外厅晃了一圈,叶柏昊端端正正坐在那,见她来了对她微微一笑。

    难得叶柏昊对自己这么温柔,许嘉仁都怀疑自己看错了。

    而许烨霖将姐姐和姐夫这眉目传情看在眼里,先前对叶柏昊的顾虑总算打消了,他笑着站起来凑到许嘉仁身边,“姐,不就一会儿不见姐夫么,你至于的么。”

    许嘉仁知道许烨霖又在拿她开涮,要是在私下她就上脚踹他了,奈何现在人多,她就只能敷衍的笑笑,对许烨霖低声嘱咐几句便回了内堂。

    许烨霖的位置恰好在叶柏昊旁边,她逗弄许嘉仁一圈,回来以后对叶柏昊道,“姐夫,我姐叫我替你挡酒,她怕你喝多了。你说,她这不是小瞧你么。”

    郭淮听了一拍大腿,“就是!叶兄当年在军营里可是直接抱着酒坛子喝酒的,和咱们这一小杯一小杯不一样!”

    许烨霖一听这话更是起了玩心,“从小就听闻姐夫的大名,有心结识但没有机会,这次没想到成了一家人,还能坐在一桌喝酒,姐夫,今日咱们就不醉不归!”

    许洪业原本还担心叶柏昊对许家的人心有芥蒂,可看叶柏昊这副随和的样子,心中的大石头也就放下了。最宝贝的女儿出嫁了,许洪业心中也有些伤感,借着许烨霖的闹腾,也就由着他们年轻人去了。

    最后,这许洪业是第一个喝趴下被扶回房间的,而那有心把叶柏昊灌醉的许烨霖自己倒喝的狂吐不止,郭淮也有些头晕眼花,等内堂的女眷散了席,一看这外厅的男人一个个东倒西歪。

    许嘉仁瞠目结舌,那叶柏昊拿起身边的拐杖要站起来,许嘉仁怕他喝多了站不稳,忙上前按住他,又吩咐下人把醉倒的几个男人扶回房,自己看着眼前的局面哭笑不得。

    “爹爹身子不好,你们怎么也不劝着他点呢!”许嘉仁小声埋怨叶柏昊,叶柏昊听了很无奈,“你弟弟一直给我倒酒,我管不了那么多,对不住了,嘉仁。”

    许嘉仁本想去把许烨霖摇醒,但是她最后被叶柏昊那个“嘉仁”两个字刺激的整个人都木讷了。她伸手摸摸叶柏昊的脸,温度很平常,反倒是自己的脸像着了火一样烧起来。

    这许嘉仁和叶柏昊夫妻俩在那头说悄悄话,看起来倒是感情很好,完全出乎王氏等人的意料。王氏派人去打了洗脸水,又去叫人熬醒酒汤,还劝叶柏昊和郭淮在府上歇一觉再离开。

    郭淮自己都成这副样子,也没法照顾许嘉萱,只好同意了王氏的提议,而叶柏昊却客气的拒绝了王氏。

    虽然许嘉仁向来喜欢和王氏对着干,可是她也觉得叶柏昊应该醒醒酒再走,叶柏昊却道,“你看我像喝醉了么?”

    许嘉仁点点头,不喝醉了哪会给她好脸色。

    叶柏昊笑了,起身和王氏告辞,王氏也不留这夫妻俩,只派人送夫妻俩上了马车,过了礼数便罢。

    据许嘉仁观察,叶柏昊神志清明、行动自如,确实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可是一上了车,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叶柏昊身上的酒气扑鼻而来,她清清嗓子,一副对叶柏昊很嫌弃的样子。

    “为夫今日表现的如何?没给你丢脸吧?”叶柏昊忽然开口问她。

    许嘉仁撇他一眼,不说话。

    嗯,在一堆酒鬼里脱颖而出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么。

    叶柏昊看她有些不高兴,便解释道,“你爹舍不得你,所以今日贪杯了。”

    许嘉仁心中腹诽,许洪业本就爱饮酒,喝的人事不省是常事,要不怎么会得糖尿病呢。

    见许嘉仁还不理他,叶柏昊只得道,“你不觉得你忘记了什么东西么?”

    许嘉仁这才把头转过去,“什么东西?”

    “你不是找烨霖借棋谱么?”

    许嘉仁看他眼里浮现笑意,就知道这人又要嘲笑自己,但她不能认输,只好强撑着面子道,“我……我是为了精益求精。”

    “我书房什么书都有,你为什么不问我来要呢,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小气?”叶柏昊将车窗的帘子挂起来,车厢里即时空气流通,许嘉仁也觉得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