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外面下着雨,许嘉仁从房中刨出一把伞,正要出门去找叶柏昊,阿九却忽然跑过来道,“夫人,大少爷遇到了旧友,要您自己先回去。”

    “他人现在在哪呢?”

    阿九挠挠头,底气不足道,“在荣月楼雅间吃酒呢,夫人,我送您先回去吧。”

    许嘉仁冷笑一声,“不用你送,你留着伺候他吧!”

    说罢,便往前院的方向走,阿九又拦住她,“夫人,前院都被砸烂了,您还是从侧门走吧?”

    许嘉仁看了阿九一眼,没说话,不悦已经表现在脸上,但她也没为难阿九,自己先行回了梁国公府。

    孙妈妈见许嘉仁一个人回来,又看她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忍不住问她,“姑爷呢?”

    “您别跟我提他好么。”

    孙妈妈试探道,“和姑爷闹别扭呢?”

    “谁跟他闹别扭了,是他跟我闹别扭。”许嘉仁拉着孙妈妈坐下,终于忍不住倾诉起来,“他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就跟我翻了脸,我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明明在许家的时候两个人还好好的,后来遇见了段宵,许嘉仁为了避嫌都不敢和段宵打招呼,可还是被叶柏昊指责她不忠贞。

    许嘉仁便把中午的事和孙妈妈说了,孙妈妈听完就笑了,“我的傻姑娘,姑爷这是考验你呢,你啊……叫我说你什么好,怎么那么不解风情呢?姑爷他是等你表忠心呢。”

    “我都嫁给他了还能怎么样?”许嘉仁对孙妈妈的话将信将疑,叶柏昊五万她表忠心么?她对于叶柏昊而言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啊。“孙妈妈,荣月楼被砸了,哪还有机会遇见什么旧友啊,我看他是听说段宵来了,所以去找段宵麻烦了,如果不是段宵,阿九为什么那么怕我从前门离开呢,不就是怕我遇见段宵么。段宵本来就是我表哥,我见见又怎么了?叶柏昊那个人真是睚眦必报又小心眼,真是气死我了!”

    许嘉仁说着说着,肚子忽然叫了一声,孙妈妈笑道,“我看你这么大火气,别是饿的吧?中午在鄂国公府没吃饱呢?”

    “对着王氏和嘉楚我吃不下饭,我又怕叶柏昊和爹爹他们处不好,所以一直惦记着,后来又跟叶柏昊生气,我气都气饱了。”

    孙妈妈这才知道许嘉仁一直空着肚子,怪不得今日的许嘉仁这么孩子气,孙妈妈赶紧张罗妙梅弄点吃的过来。

    “有酒吗?”许嘉仁道,“他在外面喝酒,就跟我不会喝似的。”

    “这……”孙妈妈很为难,但最后也拗不过许嘉仁,最后只得站在边上看着许嘉仁一杯一杯往嗓子眼里灌酒,这女孩子哪有这么喝酒的呢?

    “夫人,别光顾着喝酒,吃点菜啊!肚子有食不容易醉。”孙妈妈以前从不知道许嘉仁是个这么执拗的性子,不管大事小事,只要她拿定了主意,绝对是不听人劝的。

    “担心什么啊?想当年我跑新闻跑业务时,领导都夸我千杯不醉呢?我可比男人能喝多了,嗝,我当年可是女中豪杰。”

    孙妈妈和妙梅捧着醒酒汤,求着许嘉仁喝一碗,许嘉仁闻着味儿就不对,吸吸鼻子皱眉道,“你们就是不信我,我说话你们都不信。叶柏昊也不信,总拿我当骗子,当我愿意骗人么,许嘉仁有什么好的,当我稀罕当这什么……什么鬼小姐?”

    孙妈妈想许嘉仁醉成这幅模样实在不成体统,便对妙梅道:传话下去,大少奶奶病了,未免过了病气,叫姑爷去书房将就一夜罢!可别叫姑爷看见大少奶奶这幅样子……

    谁知道这话刚说完,阿九就背着叶柏昊进了门,把孙妈妈吓了一跳。

    叶柏昊身上湿漉漉的,因为腿实在酸疼的厉害,不能自己行走,他今日又没有带着轮椅,这才让阿九将他背了回来。

    可是谁也没想到许嘉仁能在屋里喝个酩酊大醉,叫个小厮看见少奶奶这副失态的样子可不像话,孙妈妈怕叶柏昊不高兴,想开口说点什么,叶柏昊却先抬抬手,意思是叫众人都下去。

    许嘉仁趴在桌子上,双颊通红,圆溜溜的眼睛瞪着叶柏昊。

    叶柏昊弯腰揉揉自己的腿,强撑着想站起来,许嘉仁精神又来了,扶着桌子踉踉跄跄蹭到叶柏昊身边,把要站起来的叶柏昊按住,对他傻笑道,“你喝酒回来了?嘿嘿,你看,我也喝酒了,嘿嘿。”

    叶柏昊蹙眉道,“你不说我也看的出来。”说着,便去掰开许嘉仁按在他肩膀的手。

    费了好半天力气才掰开,许嘉仁却双腿一软,盘腿坐在了地上。

    叶柏昊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女人耍酒疯,“许嘉仁,你丢人不丢人?还不给我站起来?你这像什么样子?不让你见段宵你就那么不高兴?”

    许嘉仁挪动屁股,抱住叶柏昊废掉的大腿,含含糊糊道,“我就是不高兴……”

    之后许嘉仁便抱着叶柏昊的大腿砸吧嘴,一副要睡着了的状态。

    叶柏昊揉揉太阳穴,弯腰去捞许嘉仁,“不高兴也别坐地上……起来……”

    那许嘉仁就跟没了骨头似的,怎么也站不稳,叶柏昊一咬牙,直接把许嘉仁抱到自己大腿上,他的臂力很强,可许嘉仁软绵绵的身体还是往下溜,叶柏昊直接把她箍在怀里。

    许嘉仁被人抱着也不老实,嘴里不住道,“太湿了……不舒服……”

    叶柏昊淋了点雨,衣服黏在身上浑身不自在,正急着换衣服,却没想到自己这位“娇妻”把他的房间搞的一团乱,他怕对方坐地上着凉,好心把她抱在怀里,她还嫌弃他衣服湿。

    叶柏昊想把许嘉仁扔出去,可他正在发冷,许嘉仁全身滚烫就像个火炉子似的,叶柏昊舍不得扔了,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忍不住将头埋在她颈窝蹭蹭……

    许嘉仁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而缩在被子里的她却是衣衫不整,她拍拍身边空出来的床位,大脑一片空白。

    “妙梅?”她急着喊人,一下子坐了起来,丫鬟没进来,叶柏昊倒是坐着轮椅掀了帘子进来,幽幽道,“新媳妇睡到日上三竿,这才嫁过来第四天,你连晨昏定省都省了。”

    许嘉仁衣衫不整,中衣大敞,里头的肚兜将她的两个圆团子兜的鼓鼓囊囊,胸前春色一览无遗,而叶柏昊就直勾勾看着,并不像以前一样避开视线。许嘉仁忙用被子遮住身体,骂了一声,“你乱看什么?”

    叶柏昊面不改色道,“昨天就把能看的都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许嘉仁不相信叶柏昊说的,又要唤自己的丫鬟,叶柏昊道,“他们忙着收拾箱笼,没时间搭理你。”

    “收拾什么箱笼?”许嘉仁将衣服的带子系上。

    叶柏昊从脸盆架替她拿了一块巾子递给她,“赶快起来收拾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我本来是不想带你走的,但是你太没规矩,全京城也找不到像你这样不拿公婆当回事的新媳妇,留下也是丢我的脸,你便跟在我身边学学规矩,什么时候学好了规矩懂了事什么时候搬回来。”

    起晚了是她不对,可是也没人叫她啊?许嘉仁怀疑是叶柏昊拦着妙梅他们不叫自己起床,自己得罪窦氏被窦氏恶整嫌弃他就开心了。

    “我还没答应跟你去呢。”许嘉仁接过叶柏昊手中的方巾抹抹脸,“我还跟你生气呢。”

    “那你就接着生气吧。”叶柏昊瞥了她一眼便扭头走了。

    许嘉仁哼哼唧唧爬下床,自己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之后还是不解渴,这时候妙梅进来给许嘉仁端了一碗热汤,问她,“大少奶奶,您头疼吗?”

    许嘉仁很诚实的“嗯”了一声,接过碗喝了几口。

    妙梅道,“大少爷就知道您会头疼,他说喝了这碗牛肉骨汤,您就能好很多呢。”

    许嘉仁见屋里没人,小声问妙梅,“昨天……没出什么事吧?我是说……大少爷没留宿吧?”

    妙梅道,“大少爷回书房睡的。”

    许嘉仁松了一口气,就知道酒后乱性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叶柏昊肯定是骗她的,他才不会看光自己的身体,她才不相信正常男人看了自己的身体还能坐怀不乱的。

    谁知道妙梅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您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吧,多伤身体……您吐了您自己和大少爷一身呢,那衣服都要不了了,那还是鲜衣阁定制的料子呢,全京城就那么两匹,多可惜呢……”

    鲜衣阁做的衣服和料子都是价值千金的上等货,糟蹋了东西确实让人心疼,但是许嘉仁管不了那么多,只顾着问,“我衣服是你们给我换的吧?”

    “大少爷给您换的啊,您后来又哭又笑说傻话,大少爷就一直陪着您,天快亮才回书房睡了一会儿呢。”妙梅都忍不住说自家主子了,“本来大少爷昨天也身子不舒服呢……”

    许嘉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