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六十一章

    叶柏昊从净房回来,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窗,走到床边却发现许嘉仁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他有些诧异,“你怎么还不睡?”

    许嘉仁一下子坐起来,散落的头发有些凌乱,两侧的发丝垂下来修饰了面部的轮廓,小脸此刻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叶柏昊忍不住去捏捏她的下巴,然后自顾自的钻进了被子,闭上了眼。

    许嘉仁深吸一口气,“我等你到现在,你就要睡了?”

    叶柏昊睁开眼,“你有事?”

    “也没什么事。”许嘉仁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叶柏昊,我想问,你还去不去杭州了?”

    叶柏昊翻了个身,面对着她,“怎么,你现在又想去了?你不是说你要留在京城陪你二姐么?”

    许嘉仁掀开叶柏昊的被褥钻了进去,缩在他怀里,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我们可不可以带上我二姐姐……”

    叶柏昊完全没料到许嘉仁会主动和他盖一床被子,这样措手不及的亲密之举让他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有些僵硬,叶柏昊想把她推开,可是许嘉仁却忽然伸手缠住他的腰,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脖颈上,年轻姑娘的嗓音带着几分甜美,“求你了,好不好?”

    叶柏昊声音有些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不自然,“当然不行,这是你二姐自己的意思?郭淮知道么?”

    许嘉仁听叶柏昊有些干哑的声音暗自好笑,原来他也不是个不近女色的木头桩子,她将身子向叶柏昊贴了贴,并未感觉到叶柏昊的下/身有什么异样,如果不是他有隐疾,那就是她吸引力不够了?

    她虽是有意试探,但当下也分轻重缓急,她暂时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眨巴眨巴眼睛对叶柏昊道,“是,这是我二姐自己的意思,她和我说,她现在没法面对郭淮,她想让我带她走。”

    叶柏昊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刚有些膨胀的一下子被压了下来,“你和你二姐关系好我知道,可是你二姐是郭淮的夫人,他们之间出了问题需要他们自己解决,你只是个局外人,不要帮着你二姐胡闹。”

    “胡闹?”她预料到叶柏昊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她的请求,也做好了叶柏昊会拒绝她的心里准备,因为郭淮毕竟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叫他站在她们姐妹俩这一边确实不太实际,可是她不能接受胡闹这个说法。“你觉得我二姐迟迟不肯原谅郭淮只是因为任性么?”

    “不是任性是什么?”叶柏昊反问她,“有件事我不瞒你,郭淮颇得皇上看重,东阁府因为郭淮得了多少赏赐你不是没有耳闻,有金银珠宝、美酒佳肴、难道会没有美人?只是那些美人还没送到东阁府便提前被郭淮送了人,恐怕你二姐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美人的存在吧?郭淮已经将你二姐保护的很好,他也有难处,那个烟雨是钻了空子才能近郭淮的身,并不是出于郭淮的本意。”

    “你这是在帮郭淮说话了?”许嘉仁收敛了笑容,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背叛就是背叛,哪还有这么多的借口?”

    “这些日子郭淮也被折腾的够了,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是你二姐和郭淮的骨血,郭淮的痛苦一点也不比你二姐少。郭淮这几日心神不宁,在圣上身前也频频出错,没少受训斥,你应该劝劝你二姐,夫妻要同舟共济走一辈子,彼此没点包容怎么能行?”

    许嘉仁胸口憋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和叶柏昊之间永远有千重山的距离。

    这距离是时间和空间的双重代沟。

    她闷闷的松开了抱住叶柏昊的手,钻回自己的被子,背对着他直叹气。

    叶柏昊自从瘸了一条腿,便多了个毛病,他可以主动去亲近别人,却很难接受别人对他的忽然靠近。刚刚许嘉仁的亲密举动让他浑身不适,甚至还有些嫌弃,可是当她一下子离开他的怀抱,他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本以为只是夫妻间由于意见不合引起的小摩擦,睡过一觉彼此也就忘记了,可是许嘉仁一连好几天都对叶柏昊冷冷淡淡的,这让叶柏昊心里有些憋屈。

    这个时候郭淮却又上门来找叶柏昊喝酒,叶柏昊一把推开了郭淮,没好气道,“堂堂七尺男儿为了儿女情长将自己折腾成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你还有完没完?”

    郭淮光洁的下巴长出了胡渣,头发也不再似以前那样梳的一丝不苟,叶柏昊怒其不争,举起手中的拐杖便要朝他抡,郭淮也不躲,那拐杖在离郭淮皮肉一寸处停住,叶柏昊将拐杖收了回来。

    郭淮咬了咬嘴唇,终归是开了口,“柏昊兄,我对嘉萱的心思和你对嘉仁不一样。嘉仁于你而言是可有可无,可我没了嘉萱就不成了。”

    叶柏昊眉头微蹙,没有说什么,郭淮接着道,“我没有你那样的野心,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可我却巴不得远离官场,即使没有富贵温柔乡,我也甘愿守着一亩三分田过日子,只要嘉萱一直陪着我。我知道,以你的性子,心里肯定在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我自己。都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你而言,齐家可能只是你人生的一个步骤,可是却是我毕生的愿望。所以,你能不能和嘉仁开个口,叫她替我说说话,嘉萱打小就听嘉仁的话。”

    叶柏昊的沉默让郭淮很失望,“叶兄,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从未求过你什么事。”

    是啊,当年他年少气盛执意投军之时,所有人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反对他,唯有郭淮执酒相送他至城外三十里地;当他身受重伤前途尽毁躺在普济寺的厢房中奄奄一息之时,也是他郭淮前来探望宽慰他重新振作……

    “男人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北境大营的糙汉子们不拘小节,推杯置盏之时常发出这样的感慨,在军中熏染多年的叶柏昊或多或少受了影响,他一直觉得兄弟情比男女之情来的牢靠。

    当年在乌雀山,许嘉仁将垂死的他丢在荒山自生自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每当他闭上眼睛,她那时候决然的眼神总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本该憎恨她,他也一直以为自己憎恨她,可他却不知不觉屈从于现实的温暖,对许嘉仁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他没理由瞧不起郭淮,因为就连他这样自诩清高的人都不自觉的受到一个女人的情绪的影响。

    “郭淮,这件事决定权不在我,也不在嘉仁。”叶柏昊面无表情道,“我且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叫烟雨的丫头?”

    “她是我母亲身边的人,我母亲离不开她……”

    “所以你现在是要给烟雨一个名分?”叶柏昊冷哼了一声,“郭淮啊郭淮,你优柔寡断,落得今日这个下场,你活该。”

    说着,朝门外道,“阿九,送客!”

    ————

    许嘉仁早就听说郭淮上门了,她也猜出那郭淮定是想找叶柏昊当说客,两个人现在指不定怎么算计了,这个时代的男人都一样:三妻四妾是常态,就算不效仿,心里也艳羡着,彼此为彼此的三心二意辩护着,其实都是一丘之貉。

    这不,妙梅急急忙忙进了屋,许嘉仁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郭淮走了?”

    妙梅有些喘,来不及说话,重重点点头,许嘉仁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走吧,咱们去外书房,我去看看大少爷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如今许嘉仁已经可以自由出入外书房,子文也不在,只有个叫玲珑的丫鬟在院里浇花,她直接闯进门,结果发现叶柏昊也不在。

    许嘉仁又去问玲珑叶柏昊人去哪了,一问才知道,叶柏昊是带着子文出去了。

    许嘉仁告诉自己不要多想,那个子文本来就是叶柏昊的贴身丫鬟,又有些拳脚功夫,叶柏昊看重她,带着她进进出出也很正常。

    她坐在叶柏昊的桌案前,拿起毛笔在纸上练字,她的毛笔字写的不好,就像是鬼画符一般,以前许烨霖总是笑话她的字,她不服气,曾在房里苦练一个月,可最后收效甚微。

    而叶柏昊的字却写的很好看,许嘉仁翻了翻叶柏昊的手迹,他的小楷写的清隽有力,就像他的人一样俊逸笔挺。

    许嘉仁一时好奇,又想看看叶柏昊的墨宝,他的桌面被收拾的很干净,墙上也没有挂着什么东西,这确实是叶柏昊的风格,他不喜欢太多的装饰品,更喜欢简单大方的风格。

    按照叶柏昊的习惯,他的东西应该都被他收起来了,所以许嘉仁随手拉开第一个抽屉,打算找找有什么临摹的诗册本子,可却让她一眼发现了两个熟悉的东西:

    一块破碎的镜子,还有她几天前丢失的那条亲手为白冰绣制的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