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六十三章

    太医来了只道,“大少奶奶身体底子不太好,近来又风热之邪气犯表,导致肺气失和,这才引起发热。这样吧,老夫开几副药,吃过了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叶柏昊还是不放心,半夜扣着太医不让回家,太医内心满腹牢骚:不过是偶然的头疼脑热,至于的么?

    叶柏昊后半夜在房里走来走去,孙妈妈劝道,“大少爷,这里有老奴和妙梅伺候着,您先回去歇息吧。”

    叶柏昊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心里万分后悔,早知道会把她吓着,说什么也不能由着她乱来。

    “你们都出去,这儿我来守着。”叶柏昊在床边坐下。

    “这……”妙梅有些犹豫,大少爷对大少奶奶情深意重是好事,可是大少爷自己也是个药罐子,叫一个药罐子伺候一个病号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了,他们家大少奶奶也不过是头疼脑热这样的小病,根本犯不上这么紧张。

    妙梅还想说什么,孙妈妈拦住她,对她摇了摇头,两个人退出去,看见妙兰鬼祟的游走在廊下。

    “孙妈妈,大少奶奶怎么了?”妙兰说着就想探个脑袋往屋里头看,“怎么说病了就病了呢?大少爷呢,怎么还没出来?”

    谁也不知道这妙兰到底得不得叶柏昊的眼,没人敢擅自动她,可是妙梅实在看不过去,“大少爷在里头守着大少奶奶呢。”

    妙兰道,“孙妈妈,妙梅,你们俩也累了大半宿了,后半夜我来守着吧。”

    妙梅怎么会不知道妙兰心里的小九九,这是又找机会勾搭主子呢,看看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知道的是来侍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被送进窑子呢。

    妙梅刚要拒绝,孙妈妈却抢先道,“既然你有心,便进去伺候着吧,我和妙梅看看药煎好没有。”

    妙兰扭着屁股进了屋,妙梅忿忿不平道,“孙妈妈,大少奶奶病着,那个狐狸精钻了空子怎么办?气死我了,王夫人赏给小姐的丫鬟怎么一个比一个下贱!她肯定是故意的……”

    孙妈妈“嘘”了一声,轻声道,“傻丫头,你且看着吧。”

    许嘉仁睡的很不安稳,可是就是醒不过来。

    叶柏昊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指纤细,皮肤又滑嫩,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如果不是当初他利用鄂国公的良心把她抢过来,她如今应该是段夫人了。

    段宵生的一表人才,脾气也很是温和,上次他在酒楼有意挑衅,段宵也没有动怒的意思,这样的人能忍,将来定能成大器,如果许嘉仁当初真的嫁给了段宵,人生必会顺遂无疑。

    可是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许嘉仁成为别人的妻子。

    她的美丽、灵动、活泼乃至于她的狡猾、无情都应该属于他,且只属于他。

    她曾经问他对她有没有真心,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如今看来,他二十五年的人生里也只出现了她一个人,除了她,他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她是他唯一的选择。

    一条腿换一个她,肯定不值,可是他不能找她偿命,也不能恨她,只能爱她,叫她用下半辈子偿还她欠下的债。

    叶柏昊将许嘉仁扶起来,从背后搂着她,叫她倚在自己的怀里。

    而这个时候,妙兰打了帘子忽然进来了,她看见叶柏昊在亲许嘉仁的脸颊,当即吓了一跳,而叶柏昊看见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温柔的面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妙兰打了个寒颤,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道,“大少爷,奴婢来伺候大少奶奶吧……”

    叶柏昊轻轻将许嘉仁放下,然后撑着拐杖站起来,妙兰以为叶柏昊会听从自己的建议,心里还有点窃喜,谁知道叶柏昊忽然掐住她细长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妙兰双脚离地,两只手紧紧抓住叶柏昊的手腕,生死仅在一线,眼前是叶柏昊阴郁的脸色,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叶柏昊手一松,她就像个物件一样瘫在地上。

    妙兰剧烈的咳嗽,久久缓不过气来,叶柏昊冷冷道,“你看见了么,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那么简单,我留你一条命,是让你回去告诉你主子,别想在我这打什么鬼主意,跟我耍花招,我保证叫她后悔一辈子。”

    叶柏昊怕妙兰听不明白,又接着道,“你主子做过的事情我都知道,如果不是怕大少奶奶烦心,我早就和你主子撕破脸。我这人翻脸无情,不懂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听过母债子偿么,逼急了我,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妙兰就像见了鬼,吓的浑身发抖,她也顾不得自己那差点被拧断的脖子,连滚带爬的逃出屋去。

    第二日,王氏屋里传来杯盏破碎的声音,“这叶柏昊真是不知好歹!我不过是派几个丫头过去服侍他,他竟敢说出这种话!”

    妙兰仰起脖子,哭哭啼啼道,“您看看,昨天姑爷差点没把奴婢掐死,太吓人了,他就是个油盐不进的疯子。上次奴婢想服侍他洗澡,他叫奴婢跪在屏风外面半个时辰,奴婢后来又找机会接近他,可是他每次一瞪奴婢,奴婢就害怕……”

    孙天家的端详妙兰这张脸,这丫头生的很俏丽,看着就很讨喜,当初王氏还特地找人□□过她,谁不知道王氏安的什么心?

    恐怕就连五姑娘自己也清楚王氏的用心,可是五姑娘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这烨霖还在王氏眼皮子底下生活,大家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可是这五姑爷怎么是个二愣子呢?这送给他几个美艳的丫头,难道最受用的不是他么?

    “不过是个无功无禄的瘸子罢了,也就嘴上横横,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横的底气!”王氏痛骂一番,对妙梅叮嘱道,“你回叶家去,你这卖身契都在我手里,我就不信叶柏昊敢把你怎么样!”

    妙兰跪着爬行了两步,抱着王氏大腿道,“夫人,奴婢求您了,奴婢不想回去,姑爷他真可能会弄死我的……”

    忠勇侯夫人一心惦记着王氏的宝贝女儿嘉楚,这都是许嘉仁造成的,王氏想起许嘉仁就恨得牙根痒痒,如今叶柏昊招惹了她,她对这夫妻俩滔天的恨意更是无处发泄,最后只能把气撒在妙兰身上,狠狠地踹了她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