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六十九章

    许嘉仁从窦氏院里回来便差人备车去了鄂国公府。

    门房见了许嘉仁“咦”了一声,“五姑奶奶怎么也来了?”

    “嗯?什么叫‘也来了’?还有谁来了么?”

    门房一边差人去报了信,一边对许嘉仁道,“五姑爷啊,他一大早就领着两个人求见老爷。”

    叶柏昊来鄂国公府干什么呢?

    据许嘉仁所知,他们翁婿俩往来并不频繁,自己是他们唯一的纽带,叶柏昊来她的娘家为什么不事先告诉她一声呢。

    带着这种疑问,许嘉仁径直去了许洪业的书房,可还没踏进门,便听见许洪业的怒吼声。

    “叶柏昊!这是我们许家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姓人插手!”

    许嘉仁停住了脚步,对妙梅做了个“嘘”的手势。

    妙梅去垂花门那守着,许嘉仁蹑手蹑脚的溜到廊下,将耳朵贴在门上。

    “岳父大人的家事小婿无权过问,只是人命关天,这已经不单单是鄂国公府的家事了。”叶柏昊低沉平和的声音听起来那么从容不迫,更对比出此时的许洪业有多么慌张凌乱。

    “那你到底想要如何?仅凭那两人的一面之词你就要把你岳母送去见官?”

    许嘉仁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听里面两个人的动静似乎要打起来了,许嘉仁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劝架,猛然间门就开了。

    伴随着许洪业的一声爆喝,“叶柏昊,你站住——”

    许洪业和叶柏昊都没料到许嘉仁会在门外偷听。

    许洪业站在原地没动,嘴唇动了动,好半天才从嗓子里挤出了几个字。

    “老五……”

    许嘉仁给许洪业行礼,又走过去像以前一样亲密的挽住他的胳膊,“爹爹,女儿刚进院子就听见你的声音了,女儿还在想到底是谁惹您发这么大脾气呢,原来是柏昊啊……”

    许洪业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目光望向站在门口的叶柏昊。

    叶柏昊背对着他们,要背挺的笔直,许嘉仁试探的叫了声,“柏昊?”

    叶柏昊静了片刻,总算回过头对许嘉仁笑了笑。

    许嘉仁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许洪业也明显松了一口气,他转而问许嘉仁,“老五,今天怎么忽然回来了,事先也不打发人来说一声,早知道你今天回来,爹就叫下人备置好酒好菜,咱们父女俩好久没坐下来好好聊聊。”

    许嘉仁人虽然站在许洪业这边,可是时不时就看向叶柏昊。

    叶柏昊自己站在那里特别孤独,门槛内外是两个世界,她和许洪业是一家人,而叶柏昊是自己一个人。

    她夫君和她爹爹吵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谁对谁错,而她首先却是安抚她爹爹。

    许嘉仁忽然觉得自己对不起叶柏昊,不知不觉就送了挽着许洪业胳膊的手。

    “都是女儿鲁莽了,女儿下次来一定提前告诉父亲。”许嘉仁道,“今天女儿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许嘉仁和叶柏昊上了马车,许嘉仁用小指头勾勾叶柏昊的袖子,“你不高兴了?”

    叶柏昊抿着唇,深吸一口气。

    好半天才耐着性子问她,“怎么忽然想回娘家了?”

    “来找你啊……”

    叶柏昊自然是不信,“说实话。”

    “来看我爹,咱们不是要启程了吗?”许嘉仁往叶柏昊身边靠了靠,讨好道,“我爹有消渴症,咱们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万一像我大姐那样好几年不回来,那……”

    叶柏昊搂住许嘉仁,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嘉仁,你没话想问我么?”

    许嘉仁仰着头问他,“你愿意说么?”

    她怕叶柏昊误会,又解释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叶柏昊静默了片刻,淡然道,“没什么,政见不合罢了。”

    “可是,为什么会提到王氏……”

    许嘉仁看得出,不论是叶柏昊还是许洪业,他们都不愿意叫她知道这件事,她不应该刨根问底,可是两个人都是她的至亲,如果他们有了纠葛,那她夹在中间也很难做人。

    而且,她实在想不通叶柏昊和许洪业能产生什么矛盾。

    “那是你听错了。”叶柏昊道。

    许嘉仁心里烦躁,忽然觉得很多事情没有意思。

    不管她问不问,结果都是一样的。

    子文的事、谢匀的事、她爹的事……

    不论是与她有关的,还是与她无关的,叶柏昊总是对她藏着掖着。

    同床共枕的夫妻却心思各异,即使做了亲密的事,两个人之间还是隔着一层,究竟是叶柏昊不信任她还是她奢求的太多?

    许嘉仁从叶柏昊怀里挣脱出来,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道,“叶柏昊,我骗了你,我今日回娘家确实是有要事。”

    叶柏昊静静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三弟妹和我说,她前天逛花园,不小心看见妙兰和二弟在假山后搂搂抱抱。妙兰是我的丫鬟,她干出这种事,我觉得丢人,所以不想告诉你。”许嘉仁道,“我想自己解决这件事,可是妙兰的身家不在这里,我便想着把这事情告诉父亲,由父亲出面……”

    不管有没有王氏的授意,妙兰那丫头心思都不安分,勾引他不成,又想在叶家找别的靠山,恰好他二弟是个来者不拒的,这两个人能勾搭上叶柏昊一点也不吃惊。不过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现在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叶柏昊打断道,“怎么又想让我知道了?”

    他这种审问的口气让许嘉仁很不快活,许嘉仁别过头不理他,等到马车停下,许嘉仁下车便走,叶柏昊快步追了上去。

    许嘉仁进了屋,用背顶着门不让叶柏昊进来。

    “嘉仁,院里这么多丫鬟都看着,你还想把我关外头?”

    许嘉仁道,“你叫我一个人静一静,你不高兴,我也有脾气。”

    “嘉仁,别任性,逼急了我可要撞门了,到时候伤了你,你又要跟我哭闹。”叶柏昊边说边大力的砸门。

    许嘉仁快要顶不住了,气急败坏道,“有本事你撞啊。”

    门后没有了动静。

    “砰”的一声,西边的窗子忽然开了,叶柏昊站在窗外,一副要跳窗的样子。

    “嘉仁,我这一跳,磕着碰着,恐怕这腿又要疼好几天。”叶柏昊面不改色道,“到时候还得劳烦你伺候我了。”

    “叶柏昊,你混蛋!”许嘉仁拗不过他,乖乖把门打开,谁知门一开,叶柏昊就将她顶在门上亲吻。

    许嘉仁挣扎着想把叶柏昊推开,可是她也不敢真的用力,万一不小心让叶柏昊摔着可就坏了。

    一个有意退让,一个肆无忌惮,很快许嘉仁就被叶柏昊扒的衣衫半褪。

    “叶柏昊,你有病是不是,大白天……”

    “大白天,下人们都在院里,你这么大吵大闹不害臊么?”

    许嘉仁被叶柏昊吻得满脸通红,喘着粗气怒瞪着他。

    美人薄怒含嗔,自是别有一番风情,叶柏昊的下身起了变化,看许嘉仁的眼神都不大一样了。

    许嘉仁的肚子被他那玩意儿顶着,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它的炙热,许嘉仁不敢随便乱动,只好僵立着,一颗心砰砰直跳。

    “为什么改变主意告诉我了?你还没回答我。”叶柏昊的手敷在许嘉仁胸上揉捏,许嘉仁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呻/吟出声。

    可叶柏昊不打算放过她,他的手不安分的在许嘉仁身上游移,引得许嘉仁的身子阵阵颤栗,最后甚至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

    许嘉仁特别想哭,她控制不了叶柏昊,也控制不了自己。

    “回答我。”叶柏昊托起她的腰抵在门上,许嘉仁身体悬空,差点惊呼出声。

    “因为我拿你当最亲近的人,我不想和你有秘密……”下身的剧痛传来,就像一把利刃刺破她的盔甲,她所有的抵抗都是枉然,只能虚弱无力的抱着叶柏昊流眼泪,“我不想和你有秘密……”

    叶柏昊身下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可手却抱的更紧了。

    他去吻许嘉仁的眼睛,怎么都吻不够。

    他的许嘉仁太好了。

    好的他想时刻抱着她,好的他想时刻亲吻她,好的他想天天和她做那事。

    这不是第一次的第一次出人意料的顺利。

    欢爱过后,两个人精疲力尽的相拥在床上。

    许嘉仁的头发湿漉漉的,额前的碎发紧紧贴在脸上,叶柏昊一缕一缕的替她拨弄开。

    她太累了,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许嘉仁。”

    “嗯……”

    许嘉仁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还有几分神智。

    “你是许嘉仁么?”

    许嘉仁没有再出声,叶柏昊自顾自笑了笑,轻声道:

    “是不是,都没关系。

    是谁……都没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