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许嘉仁对叶柏昊微微一笑,“你来了?父亲把你叫过去和你说了什么?”

    “只是交待我路上小心,到了杭州第一时间派人报个平安信儿回来。”叶柏昊说着,走到许嘉仁边上坐下,“今天碰上老三,那小子平日里闷不做声,今天倒和我寒暄了几句,还叫我谢谢你,我的好媳妇儿,你又做了什么好事了?”

    许嘉仁便把那一日给窦氏请安的情景和叶柏昊说了,末了还小心翼翼观察他的神色,“我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

    叶柏昊勾了勾唇,饶有兴味的看她,“你做都做了,还怕我说你么?”

    许嘉仁也不是受不得婆婆气的人,只是这婆婆又不是叶柏昊亲娘,且为人刁钻刻薄、欺软怕硬,一旦交锋之时落了下风,以后便有的气受了。也幸好她是鄂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这才有胆量在窦氏面前挺起腰板,若她与叶三奶奶一样的出身门第,恐怕现在处境也是同样艰难。

    “又发呆,这是什么?”叶柏昊趁着许嘉仁发呆,从她手里抢过针线,举在眼前看了半晌。

    眼前这物什乃是皮制品,式样看起来很奇怪,叶柏昊还从来没有见过。

    许嘉仁斜了他一眼,似乎怪他粗鲁的抢她的东西。

    “这是手套。”许嘉仁耐心的给叶柏昊解释道,“你平时坐轮椅车,推轮子时难免会刮擦了手,戴上这个就不会伤到了。”

    叶柏昊认真地盯着这个叫做“手套”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最后摆摆手,“我不戴……”

    许嘉仁拉过他的手,嫌弃道,“你才多大,手上这么多老茧,你每次碰我的时候,都磨的我很疼。”

    “真的?”

    叶柏昊视线落在许嘉仁脖子上,他伸手去翻许嘉仁的衣领,只见许嘉仁白皙的皮肤现出了点点红痕,忽然就笑了。

    “你说的是你身上这些……这哪是磨的,这是我咬的啊!”

    许嘉仁拍掉他的手,怒瞪他,“你还有脸说。”

    叶柏昊笑的开怀,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许嘉仁原先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看他难得这么放松,心里也觉得很愉悦。

    可是她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笑容僵在脸上,试探性的问叶柏昊,“柏昊,你……杀了妙兰?”

    “是。”

    叶柏昊的如此痛快的承认这件事倒让许嘉仁哑然了。

    她默了一会儿,轻声道,“何必做那么绝,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啊……”

    “我手上人命还少么,不差这一条。”

    许嘉仁:“……”

    叶柏昊拥住她,安抚道,“你大可不必顾忌王氏,万事有我在前面给你顶着,以后没人能再欺负你。”

    许嘉仁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没有立场去指责叶柏昊,对叶柏昊而言,妙兰只是个想杀就杀的活物。

    她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

    这时,外面有人通传说是许家的六公子来了。

    许嘉仁这就要起身去迎许烨霖,叶柏昊对外吩咐道,“先请六公子在花厅等一会儿,泡壶好茶招待着,别怠慢了。”

    说完,便按住许嘉仁肩膀。

    “瞧你高兴的,一听你弟弟来了就什么也不顾了。”

    许嘉仁和许烨霖打小就关系好,只是许嘉仁出嫁后,姐弟俩不住一个大院,来往也就没那么频繁,再加上许嘉仁先前总是和叶柏昊闹别扭,自己都自顾不暇,而许烨霖忙着课业,她也不敢打扰,所以姐弟俩已经很久没见了。

    此时此刻,听说弟弟来看望自己,许嘉仁当然兴奋异常。

    叶柏昊道,“换身衣服再过去,我先去看看。”

    许嘉仁也发现自己穿的有点素,眯着眼对叶柏昊一笑,“还是你想的周到。”

    许烨霖在花厅里负着手走来走去,看起来有些焦躁。

    不知走了多少圈,再一转头,发现叶柏昊站在门口,倒吓了他一跳。

    “姐夫……”

    “怎么了,没想到是我?”叶柏昊走进来,许烨霖下意识想去扶他一把,可是却被叶柏昊不动声色避开了。

    许烨霖一只手僵在半空,由于紧张,他的手出了汗,只好讪讪收回了手,在袖子蹭了蹭。

    叶柏昊一见他这言行举止,心中就有数了。

    “六弟今日来是为了嘉仁还是为了自己?”他率先坐下,淡淡开口。

    许烨霖站在下首,倒像是个被长辈训诫的孩子。

    他尴尬的扯出个笑,“姐夫,你这话说的,什么叫为自己来的……”

    叶柏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让他心里直发毛,“六弟,春闱就要到了,你对这次考试胸有成竹了?”

    许烨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害怕这个五姐夫,被五姐夫问了几句话就冷汗直冒。

    “你五姐姐时常夸你,说你打小就上进懂事,可我没想到你也会那么糊涂。”

    许烨霖一听这话,像被人戳中了心事,声音都发颤了,“姐夫,我……”

    叶柏昊慢条斯理道,“你姐姐最疼爱你,如果我若是做了什么事害你受到牵连,她定然会和我生气,所以,你觉得我让岳父大人休妻,会殃及到你?”

    许烨霖擦了一把额头冒的汗,叶柏昊如此直言不讳,倒叫他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他肩膀塌下来,羞愧道,“姐夫,对不起。”

    “我们后天就启程了,你若是为你姐姐好,就别和你姐姐提起人贩子的事。”

    许烨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差点就听了许洪业的话。

    如果他真的为了自己的仕途来找许嘉仁求情,那简直是辜负许嘉仁对他的一片情意,好在他及时悬崖勒马,幸好没酿成大错。

    许嘉仁换好衣服来到花厅,见叶柏昊和许烨霖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特别像班主任和小学生。

    她招呼许烨霖坐下,笑眯眯打量他,“怎么一副苦瓜脸?读书辛苦么?”

    “没……”许烨霖抬眼去看许嘉仁的脸,她的下巴比出嫁前圆润了一些,身材明艳动人,想必是出嫁后过的还不错。

    “你今日怎么了,成哑巴了么,以前的生龙活虎去了哪里?”说着,把头偏向叶柏昊,“是你欺负我弟弟了?”

    “嗯,是我欺负的。”叶柏昊笑着说。

    许烨霖喝了杯茶便急匆匆告辞了,引得许嘉仁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心想:许烨霖今日屁股是长了钉子?这么坐立难安的?

    “你不会真欺负我弟了吧?”许嘉仁又问了叶柏昊一遍。

    叶柏昊一摊手,“他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我能把他怎么样?我也就欺负欺负你。”

    顾斓依和白冰的马车停在叶家门前,门房上前牵了马,有小厮去报信。

    顾斓依大手一挥,“不必派人领着进去,又不是没来过。”

    白冰扯扯顾斓依的衣袖,“咱们还是在这儿等一会儿吧,毕竟不同于鄂国公府。”

    婆家和娘家还是有本质区别的,白冰心思细腻,知道体谅许嘉仁的难处。

    正巧这时候,许烨霖从门里气势汹汹冲出来,顾斓依眼尖,叫了一声,“这不是烨霖么?”

    许烨霖就像是没听见似的往外走,顾斓依拉着白冰上前拦住他。

    许烨霖这才发现遇见了熟人。

    顾斓依和许嘉仁是手帕交,在许嘉仁出嫁前两人走动频繁,顾斓依更是鄂国公府的常客,加之她性格爽朗大方,一来二去就和许嘉仁的弟弟混熟了,见到许烨霖时完全不顾及男女大防,不拿自己当外人。

    “你冒冒失失的赶着投胎去呢?”顾斓依讽刺道。

    白冰站在顾斓依身后挺不好意思的,她本就羞怯和外男说话,见到顾斓依这么大大咧咧和男子开玩笑,自己都替她害羞。

    许烨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顾姐姐,你快饶了我吧,你都快出嫁了,怎么还到处乱跑呢?”

    顾斓依的亲事是上个月定下的,对方是个小知县,名字叫什么刘夏。

    提起这桩亲事,顾斓依就老大不乐意了,首先对方长什么样子她没见过,第二,她一个高门贵女配给一个寒门知县也忒寒掺了,更重要的是,这门亲事是她爹一早就认定了的,也不知道她爹脑子抽了什么风。

    白冰一看顾斓依柳眉倒竖,就知道是许烨霖提起了亲事让顾斓依不快,连忙红着脸把顾斓依往后拉,又对许烨霖道,“许公子,您别惹顾姐姐生气了。”

    许嘉仁和叶柏昊恩爱的模样大大刺激了许烨霖,他心里不是个滋味:总觉得姐姐被人抢走了,曾经他才是最关心姐姐的那个人,而如今的他在叶柏昊面前显得世俗又无耻,他羞愤难当,种种复杂情绪涌上心头,所以才迫不及待的离开叶家。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顾斓依,和顾斓依开了几句玩笑,心里刚舒畅了些,又出来个不知趣的。

    白冰的声音细若蚊蝇,但还是成功扫了许烨霖的兴。

    许烨霖不经意审视了白冰一眼:这姑娘看着面熟,估计以前也见过,但是实在是姿色平平,谈吐气度都不出众,入不了眼记不住啊……

    而仅仅就这一眼,白冰就又往后缩了缩,许烨霖觉得没意思,抖抖衣服下摆,昂首走出了叶家大门。

    白冰垂头,懊恼的问顾斓依,“顾姐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顾斓依叹口气,“冰儿啊,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认真太谨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