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斓依送给许嘉仁一个红漆紫檀木匣子,“这是我哥哥四方游历带回来的香粉,我一份,你一份,冰儿一份。”

    “安昌侯府总是出新鲜玩意儿。”许嘉仁笑着招呼顾斓依和白冰坐下,“叶柏昊去书房了,这里没外人,咱们姐妹三个好好说说话。”

    顾斓依扑哧一笑,“瞧你说的,好像你和我们是一家人,叶大少是外人一样,在我们俩面前还装什么装。”

    许嘉仁被顾斓依揶揄的脸红,“顾姐姐要取笑我就尽管取笑吧,以后也没机会了。”

    这是又提到亲事了,顾斓依忍不住又发牢骚,“我爹这次贴了心叫我嫁给那个芝麻小官,我真怀疑我不是亲生的。”

    作为芝麻小官升迁上来的礼部侍郎的女儿白冰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许嘉仁给顾斓依使了个眼色,顾斓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冰儿妹妹,我不是针对你……”

    “我知道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许嘉仁和顾斓依并不是看重门第之见,可是两个人也不能时时刻刻都顾及到白冰的感受,有时候一个疏漏,难免会伤害到心思细腻敏感的白冰。

    好好地告别最后弄得不欢而散,许嘉仁也很懊恼,和叶柏昊一说,叶柏昊却道:

    “刘夏是个人才,这两人成了亲不论是对刘夏自己还是对安昌侯都是百益而无一害。”

    男人女人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许嘉仁在意的是这两个人是否心意相投,而叶柏昊看到的却是背后的利益。

    “皇上对前朝老臣向来是信不过的,你我两家如今的现状你看在眼里,安昌侯也在步咱们两家的后尘。爵位再高,在朝中没有实权总是站不住脚。这也就是你爹叫烨霖走仕途的原因,安昌侯只有一个儿子顾淳,可顾淳志不在庙堂,安昌侯迫切寻找一个好女婿,这也是意料之中。”叶柏昊道,“刘夏虽出身寒门,可他才思敏捷,博闻强识,是远近闻名的才子,更重要的是,他上任以来,力求严打贪官污吏,屡平冤假错案,在百姓口中有很好的名声,假以时日,他必能成大气候。”

    许嘉仁还是第一次听叶柏昊这么夸赞一个人,她点点头,转而认真望着他,“叶柏昊,其实,你并不向别人以为的那样对么?”

    叶柏昊好笑道,“别人以为的是哪样?”

    许嘉仁笑着说,“宅男。”

    “那是什么?”叶柏昊认真地问。

    “就是……双耳不闻天下事……”

    叶柏昊揽住许嘉仁哈哈大笑,“他们说的对啊。”

    王氏被叶柏昊气的整日胸口发闷,这还不算完,等她听说许洪业要上折子请封许烨霖为世子时,王氏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她心里已经把许洪业这个男人看透了,一想到这个人,她除了冷笑就只剩下失望。

    一连几日,她都不愿意和许洪业多说话。

    许洪业想和她做那事,她便以身体不便为推脱,许洪业只好住在书房。

    可是现在王氏为了儿子不得不放下身段,深更半夜穿着单薄的衣衫,外罩一件大斗篷,哆哆嗦嗦摸到许洪业书房中。

    许洪业也是饿得很了,晚上把王氏折腾的欲/仙/欲/死。

    有时候,许洪业不得不承认,他这辈子拥有的所有女人里,王氏是最能带给他床第之乐的女人。

    因为这王氏比那商姨娘、明姨娘还放得开,比亡妻段闻玉还要身段好,可谓是美观与实用并存,许洪业还真是离不开她。

    两个人气喘吁吁倒在床上,王氏强忍着心中的恶心,趴在许洪业身上道,“老爷,您身子健朗,请封世子一事何必着急呢?”

    许洪业闭着眼睛道,“这鄂国公府肯定是烨霖的,可你也服侍我多年,我不会不念旧情,该给你和星儿的一分都不会少。”

    王氏咬碎了牙,她委身讨好,可这许洪业早就拿定了主意,任她使出浑身解数也动摇不了许洪业。

    “老爷,不是妾身惦记家产,妾身也打理伯府多年,这出项进项一笔一笔都在妾身脑子里,咱们现在是只出不进,府上看着风光,其实也不过一副空架子,根本没什么值得惦记的。妾身只是觉得,长幼有序,按理说,烨华才是您的长子,虽然是庶出的,可他年纪最大,这么多年都在外面吃苦磨练,性子必然沉稳了不少,您就算要把家业交给烨霖,也得把烨华叫回来告知此事,以免日后他们兄弟生了嫌隙。”

    王氏把自己和自己宝贝儿子许烨星摘了个干净,倒把许烨华拖下了水,说得好像许烨华多惦记这份家业一样,许洪业当即暴跳如雷,“我是他老子!我做什么还得过问他的意见?”

    “总归是老爷您的骨血,一直流落在外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趁此机会老爷就把烨华召回来吧!”

    王氏磨破了嘴皮子,这请封的折子还是递了上去,王氏站在庭院的花架子下看着门口出神。

    孙天家的道,“夫人,按您的吩咐,已经给忠勇侯府送上了拜帖。”

    王氏折了一枝花,在手里捏的皱皱巴巴,“你说,嘉楚会怨我么?”

    “姑娘最是个识大体的,她一定懂得体谅您的难处,再说了,忠勇侯府也不差,京城里多少姑娘想嫁还没机会呢!”

    孙天家的就这般好,什么事情到她嘴里都成了好事,正过来、反过去都能说得通,被她这么一宽慰,王氏心里舒服多了,可是宽慰之后不由得心生感慨,“我最近常常在想,我当初执意嫁到鄂国公府是不是错了?”王氏的目光望向窗外,思绪似乎也被拉回了二十年前,“母亲只偏爱哥哥一个,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紧着哥哥来的,我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我和哥哥都是母亲的孩子,地位却是天差地别?我安慰自己,这就是女子的命运,可是直到我遇见了段闻玉……她样样都不如我,可是她父亲母亲却视她为掌上明珠,不管她在外人面前是怎么刁蛮任性,她永远都是众人的焦点,而我……”

    孙天家的明白,这陈年旧事一直都是王氏心里的扭结,即使过去这么多年,即使她的日子过得还算如意顺遂,可是她心中的阴影从来都没有散去,“夫人……”

    “当年王家受新君冷落,眼见父亲都官职不保,我为了拉拢京中权贵,不惜给老爷做续弦夫人。我这一辈子,只做了这么一件让母亲多看我一眼的事,可是真的只是多看了一眼……只有一眼而已……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工具,是帮王家巩固权势的工具罢了!”

    王氏的眼中泪光闪现,因为激动,她从花架子下揪了枝花下来,“我当时就在心中立誓,我一定要过得好,要过的比王家的人都好!如果我有了女儿,我也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总有一天,我会让王家的人后悔……可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却步了我母亲的后尘,为了给烨星增加筹码,我不惜牺牲嘉楚的幸福去拉拢忠勇侯府……我怎么会沦落到这副田地?我追求的一样也没得到,就连丈夫的心也不在我身上,”

    王氏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面露惆怅、一会儿又露出狠厉的表情,这样的王氏让孙天家的都有些害怕,只好开口安慰,“夫人,小少爷懂事又出息,这次春闱一定能给您长脸的,您就算为了小少爷也得保重呐!”

    “是啊……我还有烨星……我也只有烨星了……”

    许嘉仁和许嘉萱刚到杭州那两日,叶柏昊整日忙的不见人影。

    许嘉仁特别奇怪,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她叫来阿九,阿九只是应付她,“大少爷去拜访朋友,过几日就闲下来了,夫人是觉着有点闷么?要不小的和妙梅带您和郭二奶奶去集市逛逛?”

    许嘉仁看了一眼兴致寥寥的许嘉萱,摆了摆手,“算了。”

    “二姐姐,柏昊已经给东阁府报了平安信,事情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

    当初带嘉萱离开京城是为了带她散散心,可是这一路走来,嘉萱却一副疲惫懒怠的模样。

    “二姐姐,你在担心郭淮么?”许嘉仁算算日子,郭淮过两天也要启程去北境大营了。

    许嘉萱良久才点点头,“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把他送到军营,不知道他受得了受不了……”

    心里还惦记着呢,许嘉仁叹口气:原谅做不到,离开放不掉,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呢……

    叶柏昊先前正是在银镜山庄休养,这银镜山庄是叶柏昊生母留下的产业,西湖北山阴面,南面是山,北边是绿水,曲水弯环,群山围绕,可谓是一处养心宁神的避世之处,主要是经营茶叶生意,山庄由一个肤色黝黑的老头打理,许嘉仁和叶柏昊称呼他为高管家。

    叶柏昊不在的时候,高管家特地吩咐厨房给许嘉仁姐妹俩做了许多南方才能吃到的点心,许嘉仁咬了一口茶饼,只觉茶香沁入心脾,她吩咐妙梅打赏高管家,结果却不小心和高管家的视线撞上。

    许嘉仁见他欲言又止,“高管家有话直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