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管家有话请讲。”

    高管家看了看许嘉仁,又看了看只顾着在一边埋头吃点心的许嘉萱,道,“夫人,今年茶叶收成不佳,报价也比往年翻了好几倍,以前合作的茶商今年都在观望,迟迟不出手,老奴近来四处周旋寻找新的卖家,可能要经常出门,要是有照顾夫人不周之处,还请夫人海涵。”

    许嘉仁纳罕了,这好端端的和她说这么多生意上的事情做什么?

    这时,高管家话锋一转,道,“依老奴看,不如把子文姑娘请回来吧,她精明能干,老奴不在时也能照料着山庄的生意,更重要的是夫人也能有个照应。”

    “子文?她不是……”

    不是被送走了吗?

    “前些日子,老奴扭了腰,多亏子文姑娘来了,帮着料理山庄的大小事宜,要不真得乱套了。”

    “不行——”

    许嘉仁还没说话,许嘉萱忽然一抹嘴替她发号施令,“叶家没人了么,没一个丫头片子生意还做不下去了?就算缺人,去买几个下人回来就是了。”

    高管家的表情有些僵硬。这些年来,叶柏昊南方的生意都是由他一手打理的,叶柏昊不在,这大事小情都是他说了算,颇有些“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意味。

    这回叶柏昊回来了,还领回来两个少奶奶,经过高管家明中暗中的试探,这正主是个善性随和的,不挑剔吃穿,也不刁难下人,真不像子文口中形容的那样容不下人,而正主这位姐姐可不是个省心的主,嘴刁,刻薄,没有一点寄人篱下的自觉性。如今,还替正主拿起主意来了。

    许嘉仁看出高管家不高兴了,名义上对方是仆、自己是主,可是说到实权,许嘉仁还真不能小觑这位高管家。

    “把子文请回来吧。”

    “五妹妹,我跟你说……”许嘉萱还要说话,许嘉仁按住她的手,同时又叫高管家退下了。

    “五妹妹,那个子文留不得,你想步我的后尘吗?”

    许嘉萱和许嘉仁说了许多大道理,许嘉仁揉着太阳穴,打了个哈欠。

    许嘉萱常常让许嘉仁感到很头疼。

    许嘉萱院里三天两头传来责骂下人的声音,下人摔碎个盆盆罐罐都会惹得她大发雷霆,久而久之,下人里头就有闲言碎语传开了。

    “他们说,二姑奶奶就是因为性子不好不招夫家待见,所以才跟着您来这儿避风头的。”妙梅把话和许嘉仁一学,许嘉仁只剩苦笑,“银镜山庄的下人能和国公府的比么?这边的丫头没伺候过人,平日里也就做些琐碎的杂事,笨手笨脚也可以理解,二姐姐做的太过了。”

    妙梅小心翼翼打量许嘉仁神色,道,“夫人,奴婢觉得二姑奶奶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就是……有点不大对劲儿……”

    许嘉萱的变化,许嘉仁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不过她心里有数,面上却还是瞪了妙梅一眼,“不管怎么说,二姑奶奶也是主子,也是我亲姐姐,怎么容得了下人随便议论?你以后再听到这种话不用来学给我,谁再敢议论主子,你替我出手教训了就是。”

    许嘉仁虽然关注了下人的悠悠之口,可是许嘉萱却愈加变本加厉,直到有一天闹到了叶柏昊那里。

    那天子文搬回了银镜山庄,她给许嘉仁请安后,便跑去山庄大门口等叶柏昊回来。

    许嘉萱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亲自跑到山庄大门口去羞辱了子文一番。

    子文毕竟不是一般任人数落的丫鬟,两个人最后竟吵了起来,气的许嘉萱狠狠打了子文一个耳光,而这一幕恰好被晚归的叶柏昊一行人看见。

    叶柏昊疲惫的回了屋,耐着性子问许嘉仁,“三更半夜,嘉萱跑到大门口干什么?”

    “子文可以等你,我姐姐就不能去了吗?”许嘉仁自己都觉得这理由站不住脚,所以到最后也没了声。

    叶柏昊捏捏鼻梁,无奈的摇摇头,“怎么还吃醋?”

    “对不起。”许嘉仁也知道自己是无理搅三分,叶柏昊没做错什么,自己实在没必要把气撒在他身上,更何况,还是自己娘家人惹得麻烦,“我明天去和二姐姐聊聊吧。”

    许嘉仁背对着叶柏昊躺着,心里在想,她当初执意把许嘉萱接来是不是错了?

    “嘉仁,这几天忽略你了,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忽然间,叶柏昊从她背后拥过来,温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有些痒。

    许嘉仁翻了个身,亲亲他的下巴,“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呢?你在杭州有很多朋友么?”

    叶柏昊笑了,笑容有几分无奈和苦涩,“算是吧。”

    “嘉仁,子文就跟着你吧,她有些拳脚功夫,也可以保护你。”叶柏昊替许嘉仁掖了掖被子,抱着她就睡着了。

    下一个天亮,许嘉仁睁开眼,身边又没了人。

    妙梅伺候许嘉仁洗漱,而子文就站在一边看着,一点也没有帮把手的意思。

    等到许嘉仁坐在梳妆台前,子文又从原有位置挪动了几步,但仍然是站在一边看着。

    许嘉仁对着镜子笑了笑,慢悠悠道,“子文,大少爷让你跟着我,你是不是很不服气?”

    “子文不敢。”

    许嘉仁拿起梳子,轻轻地捋了一遍又黑又长的青丝,“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我也是女人。”

    “是么,子文一直以为女人都是心软的,不顾救命恩人的死活独自逃命,事后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和他过日子,天底下的女人,也只有夫人才做得出这种事。”

    “我和叶柏昊的事轮不到你插手,你只要记住,叶柏昊他愿意原谅我,也愿意爱我,这就够了。”许嘉仁收敛住笑容,将小木梳重重拍在桌子上。“如果不是看在你对叶柏昊忠心耿耿的份上,你以为我容得下你?”

    子文是从谢匀口中得知叶柏昊和许嘉仁的过往,她万万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许嘉仁这么无耻的女人,更没想到许嘉仁能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的无耻,“你容不下我又怎么样,就算大少爷对我没感情,可他也不能随便把我赶走,他还有用得着我哥哥的地方,夫人也别忘了,当初拐走你的那两个人贩子还是我哥哥动用人脉替你找到的,你不会觉得大少爷会为了你得罪我哥哥吧?”

    “两个人贩子?”许嘉仁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不是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

    许嘉仁把屋子里的丫鬟都赶走,她慌乱的打开一个又一个抽屉,从中掏出些不少值钱的金银,一一摆在桌子上。

    叶柏昊早就知道她不是许嘉仁了。

    可是他却没有揭穿她,也没有表现出半分怀疑她的意思。

    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许嘉仁觉得不安,她不确定叶柏昊下一步要做什么。

    叶柏昊向来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她从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下自己,可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万一哪天叶柏昊翻了脸,那自己这个冒牌货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强行镇定下来,将自己多年攒下的值钱物什收纳好,只是她翻着翻着,就看见了自己为叶柏昊缝了一半的手套,她就像魔怔了似的瘫坐下来。

    许嘉萱在许嘉仁这里向来是如入无人之境,只是这一次一进门就发现许嘉仁坐在地上,她吓了一跳,还以为许嘉仁出了什么事。

    “五妹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许嘉萱见许嘉仁脸色不好,似乎是受了很大惊吓的模样,“是不是因为子文?我就知道,这种不省心的丫鬟不能留……”

    许嘉萱又开始自说自话,这倒把陷入慌乱的许嘉仁拉回了现实。

    她想起前一天晚上,也是在这间房间,叶柏昊还和她讨论许嘉萱的事。虽然许嘉萱把他们的家弄得鸡犬不宁,虽然许嘉萱打了子文,虽然许嘉萱的所作所为让叶柏昊有些不高兴,可是叶柏昊却没有因此迁怒她……

    他一直都在用最大的限度包容她和她的家人,那她是不是可以相信叶柏昊并没有对她不利的意思?

    “五妹妹,你听我的没有错,我早就知道子文不是个省油的灯,怎么样?被我料中了吧?她昨天半夜三更果然在等妹夫,幸好我及时出现,否则她肯定要勾引妹夫……”

    许嘉仁握住许嘉萱的手,怔怔的看了她一会儿,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二姐姐,别再说了,你……是不是病了……”

    许嘉萱甩开许嘉仁的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不是每个丫头都是烟雨,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郭淮。”许嘉仁认真地说道,“二姐姐,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是别人的。郭淮对你不忠是他不对,可他还有错,那就是他太宠你了,把你宠的越来越不像你……”

    许嘉萱没想到许嘉仁会对她说出这种话,她好心好意替许嘉仁防着爬床的丫鬟,可最后反而落个埋怨,“许嘉仁,你是嫌我管的多了,所以开始挑我毛病了?还是嫌我累赘,想把我赶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