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舞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车出了银镜山庄的大门,行了不到半个时辰,耳边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许嘉仁掀了车帘子,只见子文策马对她喊道,“夫人,要去哪里?”

    “不关你事,你回去。”许嘉仁不悦道,“大少爷叫你保护我,不是叫你看管我。”

    说罢,也不管子文的反应,兀自放下车帘,在原位坐好。

    妙梅道,“夫人,二姑奶奶真的会去东庄吗?”

    “嗯。”许嘉仁万分确信,许嘉萱如今正处于一种十分拮据的状态,如果不是山穷水尽,她也用不着让如柳去当铺。

    在许嘉萱的观念里,女儿家身上是不应该有铜臭味儿的,所以她对自己名下的产业向来都是不闻不问的态度:田庄收不上来租金怎么办?那就让佃户先拖欠着,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交;铺子连年亏损没有进益怎么办?做生意有赔有赚很正常,不必放在心上。

    久而久之,拖欠租金的佃户越来越多,田庄的收成越来越差;久而久之,店铺掌柜肥的流油,肚子一个赛一个的大,腰带都要系不上了,账本上的数字却少得可怜。

    当然,许嘉萱是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因为她没有身无分文的困扰,她想要什么,郭淮都会帮她打点好,就算她要那天上的月亮,郭淮恐怕也会不惜豪掷千金替她打造一把天梯。

    饱食终日,不思进取,说的就是许嘉仁这位被养成废人一样的姐姐了。

    如今没有了郭淮,她以后日子还能怎么过?

    临行前,郭淮曾经给了叶柏昊一笔钱,他托付叶柏昊转交给许嘉萱,不过许嘉萱坚持不要,她宁愿花自己妹妹家的钱也不愿意再花郭淮的钱。

    现在,她觉得自己被妹妹嫌弃了,所以也不打算花妹妹的钱,甚至不惜当了嫁妆也得把钱还给许嘉仁。

    但是许嘉仁知道,许嘉萱是个依赖性很强的人,她不可能独立生活的。这偌大的杭州城,她除了自己,只剩下他们的大姐许嘉蓉。

    当子文意识到许嘉仁要去哪里的时候,她夹紧马腹策马前行,拦在许嘉仁的马车前。

    许嘉仁的马儿受了惊吓,车厢一阵剧烈动荡,许嘉仁稳住了身子,对子文怒目而视。

    “你这是要反了么?”

    子文跳上许嘉仁的马车,将车夫赶了下去,“夫人,您不能去东庄。”

    子文有功夫在身,许嘉仁还是有些忌惮她,“我去拜访我自己的姐姐,难不成还要得到你的许可?”

    妙梅将许嘉仁护在身后,“你竟然敢对夫人如此无礼,若是叫大少爷知道了,他一定……”

    只是话还没说完,许嘉仁的马车就被人重重围了起来。

    “遭了。”

    “外面都是些什么人?”许嘉仁要探头向外看,被子文拦住。

    “夫人就当是山贼吧,一会儿夫人千万不要露头,一切都交给我。”

    东庄在乡郊之地,又是瑞王的产业,哪里会有什么山贼,许嘉仁知道子文在骗她,可是子文的样子又不像在害她。

    “好好照顾夫人。”子文额角冒了汗,神情严肃地嘱咐妙梅,妙梅也被这阵势吓到了,慌乱的只知道点头。

    许嘉仁心里就像是缠了一团毛线,虽然乱成一团,可是此时也不是添乱的时刻,“你小心。”

    子文没料到许嘉仁会对她说这样的话,怔了一下,手去摸腰间的剑柄,正欲拔剑冲出去之际,忽然听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子文,是你么?”

    子文和许嘉仁对视一眼。

    “这是……谢大夫……”许嘉仁听见这个声音松了口气,可子文却一点未见放松,只是将剑按回剑鞘,一只手指头挡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随即便干脆利索的下了车。

    许嘉仁等了半天也不见子文回来,妙梅拍着胸口道,“夫人,吓死奴婢了,奴婢还真以为遇上了山贼,子文那丫头和咱们有仇,万一丢下咱们自己跑了,那可就坏了,不过既然是谢大夫,那估计只是虚惊一场。”

    许嘉仁从马车的缝隙朝外看,围在马车外面的那一圈人只是平民百姓的打扮,可是手里却握着棍子,看起来像是打手。

    可是这么寂静无声训练有素的一伙人真的只是寻常的打手?

    不知等了多久,谢匀的声音在车帘后响起,显然是谢匀跳上了马车,他一拉缰绳,马儿便听话的朝前行驶。

    “夫人,东庄就在不远处,谢某这便带您过去,正好叶兄今日也来了。”

    许嘉仁问道,“叶……大少爷也来了?难道是瑞王也回来了?”

    “瑞王殿下确实回来了,不过他现在人不在东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见瑞王一面,他也一直都想和你见一面。”谢匀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可是却总有几分故弄玄虚的味道,这让许嘉仁觉得很不安。

    忠勇侯府、鄂国公府、梁国公府、东庄,一个小小的游医可以肆无忌惮的出现在任何地方,可以和各种身份的人扯上关联,这让许嘉仁觉得谢匀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

    “不必了,带我去找叶柏昊就好。”许嘉仁想不通,自己和瑞王有什么好说的,瑞王只是她的姐夫,他们私下见面并不合适。

    谢匀道,“难道你一点也不想知道叶大少爷最近在做什么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许嘉仁忍不住了,她讨厌谢匀这个时候和她说话的语气。

    “叶大少爷一大早来了东庄,还是瑞王妃亲自接待的,我只知道叶大少爷今天做了什么,至于他之前在做什么,你还是问瑞王殿下比较合适。”谢匀说完这句话,马车停了,他掀开车帘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马车前是一座破庙,因为年久失修,一派颓然之色。

    许嘉仁和妙梅下了马车,许嘉仁对谢匀冷笑道,“你既然早就觉得带我来找瑞王,刚刚何必惺惺作态问我的意见?”

    “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值不值得叶大少爷为你放弃一切,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你让我有些失望。”谢匀负手站在许嘉仁身边,再也不见平日的谦恭,“不论是胆色还是忠诚,你都比不上子文。”

    “谢匀,你敢以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似乎是不打算将我放回去了?你妹妹呢?这是你和你妹妹联手安排的?”

    谢匀轻蔑的扫了她一眼,“子文不让我把你带走,而你却在这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样的女人只会拈酸吃醋,怪不得叶大少爷娶了你反而变得畏手畏脚,一个好妻子是可以让一个男人变的越来越强大,而不应该成为他的绊脚石。放心吧,瑞王殿下和你说几句话便放你走,你见了叶柏昊可以随便说我的不是,子文只忠于叶柏昊一个主子,而我不是,我用不着怕他。”

    “你的主子是瑞王殿下?”

    “不,我只忠于我自己。”

    说话间,谢匀已经将许嘉仁领到了庙门,许嘉仁抬脚走进去,妙梅也要跟进去,结果却被谢匀拦住。

    妙梅急的快哭了,许嘉仁对她道,“去外面等着我。”

    萧瑞站在巨大却残破的佛像前,闭着眼睛,双手合十,似乎在许着什么愿望,许嘉仁走到边上,看着他给佛像虔诚的磕了三个头,礼毕,萧瑞才睁开眼睛,对她笑了笑,仿佛很熟稔似的对她招呼道,“嘉仁来了。”

    许嘉仁给萧瑞行了礼,“瑞王殿下。”

    萧瑞他一身白袍,站在这灰败的庙宇内仿佛纤尘不染的谪仙,他走过来,离许嘉仁三步的距离停下,笑着道,“嘉仁不必见外,叫我姐夫就好。”

    他不称“本王”,只是说“我”,俨然有亲近之意,可许嘉仁只是礼节性的笑笑,往后退了一步,“姐夫有话和我说么?”

    省去了没必要的周旋,萧瑞也不再和许嘉仁多做寒暄,“你和你姐姐不一样,你是有话直说的脾气,既然如此,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

    东庄的花厅内。

    叶柏昊苦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萧瑞回来,身边的茶换了一盏又一盏,就在丫鬟又要为他添茶之时,叶柏昊拄着拐杖站起来往外走,他走得太急,没想到一出了屋遇上了站在廊下的许嘉蓉。

    “你……”你在这干什么?叶柏昊终是没问出口,反应过来后给许嘉蓉行了一礼,“王妃。”

    “不必多礼。”许嘉蓉神色有些慌乱,她在廊下偷看了叶柏昊许久,没想到叶柏昊会忽然出来,她都来不及躲闪就和叶柏昊撞了个正着。

    这不是叶柏昊第一次来东庄,可是却是他第一次单独见许嘉蓉,之前都是有萧瑞在场,可是今日被萧瑞放了鸽子,造成了眼前这副无比尴尬的局面。

    叶柏昊觉得尴尬,可对于许嘉蓉来说却并不是,她更多的感受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