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所谓,爱情(大结局)

凉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倒没有什么要求,但是你跟笑笑还是赶紧去把婚给复了,再拖下去妈都不让我跟你哥安宁了。”想起自己的妈,景沥瑶也是一阵的无语,逼得他们离婚的人是她,现在逼得他们复婚的人也是她,“赶紧抽个时间去办了,省得她不放心!”

    抿唇微笑,景沥渊看向窗外的景色都觉得空气变得微甜。

    车子被堵在路边的时候,景沥瑶向外一看就看见了路边人家担着卖的鹌鹑蛋,顿时眼睛都亮了,伸手拽拽景沥渊说,“沥渊去买点儿鹌鹑蛋来,你家小妻子可是爱吃得紧啊。”

    转眸看一眼人家挑子里的鹌鹑蛋微微挑了挑眉,景沥渊什么也没有说径直下车就去买,转身放到后备箱上车子都依旧还是被堵在这里,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她爱吃?”

    景沥瑶瘪瘪嘴,说,“虽然这段时间你们都住在殷家,但是却不妨碍我们的妈想要知道她即将又有孙子可以带的那种迫切心情,懂吗?”

    于佳慧没有靠近殷家,也没有靠近殷笑笑,但却不代表就不知道殷笑笑喜欢吃什么!

    而孕妇到了一定的阶段,总是有些东西特别的爱吃!

    其中,殷笑笑现在就特别爱吃鹌鹑蛋!

    ……

    揽胜在繁华的都市道路上径直向着家的方向去,路边巨大的液晶屏上全都在播报着景氏打压董氏的消息却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在眼里,商场上本就是这样的六亲不认,更何况你董家从来就不会什么好人!

    仅仅一天,董家就已经完全承受不住景家这样全方位压倒性的压制!耗尽了所有的能耐也不过是堪堪让今天的董家撑到了明天更艰难的时刻……

    可即便如此,有些东西到底是近黄昏了。

    景家。

    殷笑笑在熟悉的房间里狠狠睡上了一觉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了,连景沥渊到底有没有回来过都不知道,连忙起身下楼就看见下面于佳慧跟李梦正好在做晚饭。

    “妈。”唤了一声殷笑笑便开始找吃的,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她饿得不行。

    一边早就备好的鹌鹑蛋立马窜进了她的眼里,抱着竟然就出去开始自己一个人吃!

    李梦看着殷笑笑的模样忍不住的抿唇,这是不是有些太爱吃蛋了?

    “我看不能就让她这样吃鹌鹑蛋,明天开始让她吃点鸡蛋之内的,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于佳慧看殷笑笑一口一个一口一个的模样忍不住的说。

    东西还是吃得均匀些才好啊。

    李梦连连点头,再说了,笑笑这样吃下去也实在是不行的啊。

    疲惫了一天,景沥渊回家的时候,终于看见自己醒着的老婆了,上前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就在她粉嫩的唇瓣上轻啄了一下,一瞬间殷笑笑就感觉浑身仿佛有股热流过去一般,娇俏着脸颊抬头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瞪得景沥渊浑身都不对劲儿了!蠢蠢欲动!

    喉结上下狠狠动了一下,殷笑笑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脸颊越发的红了些立马就转身想要逃进厨房里避难,谁知道景沥渊一把就拽住了她,伸手搂着她就往楼上的房间去,一边走一边说,“妈,我带笑笑上去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吃饭的时候下来。”

    看看时间,还早啊,才四点而已!

    嘴角上扬,垂眸看着怀里不依的小女人,他还有很多时间呢!

    于佳慧和李梦走出来看着他们别扭的上楼,忍不住的轻声嘀咕,“这不是才休息完吗?”

    刚刚进入房间,殷笑笑就迅速脱离他的怀抱,戒备的说,“景沥渊,我还怀着孩子呢。”

    一边伸手拖着自己的外套,解着领带,景沥渊回,“恩,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轰!

    一句话,殷笑笑脸色爆红!恼得抬眸瞪他!

    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景沥渊可不理会,伸手扯掉自己的皮带,一副坚决调戏到底的模样,说,“乖老婆,你老公可是狠狠饿了好长时间了,你再不喂喂他,就得憋出病来了!”

    紧蹙着眉头看着他,殷笑笑有些不太乐意,他每一次都好久!

    她还有些饿,想吃东西呢……

    尚未纠结完,景沥渊已经悄无声息的靠近,伸手小心翼翼的搂着她吻住了两片让他垂涎了许久的唇瓣,呼吸里都是满足……

    他终于,终于又将她给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一室旖旎,满满的低喘和娇吟,满足的是两个心贴着心的小夫妻……

    短短三天时间,一如景沥渊所说,董家彻底被逼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最后到底还是宣布了破产,在国外横行一时甚至在国内都享有盛誉的董氏到底是没了,董家老爷子气得中风,现在只能在医院里安享晚年,董凯被董氏的员工骂得狗血淋头,偌大的董氏倒闭带来的就是无数人的失业和恐慌,但是到底人生都是自己的选择。

    西装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领带歪歪斜斜的系在脖颈上,纽扣都扯开了几颗,衬衣皱得不成样子,董凯手里抱着一个纸箱子就那么看着被大火焚烧后还没有处理的董氏大楼,双眸里满满的都是凄凉和不解……

    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呢?

    突然,一辆揽胜无声的停在他身边,缓缓落下车窗后,轻佻凤眸看着他,一言不发。

    另一边警车忽的呼啸而至,刺耳的声音和晃眼的警灯莫名的让人眼眸酸痛,董凯转眸愣愣的看着他,眼里都是不解。

    嘴角上扬,景沥渊轻声说,“董凯,恭喜你,去里面参与改造。”

    而这一去,便是长久的时间,也或许是一辈子的时间!

    他景沥渊向来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对董凯这样纠缠了许久的人,仿佛打不死的蟑螂一般的人物更是不会轻易的手下留情!

    话语刚刚说完,董凯尚未来得及反应,莫左已经带人过来给董凯扣上了手铐,说,“董先生,你现在被捕了,原因是董氏集团的假账和贿赂……”

    这个世界上,鲜少有几个公司的账目是清楚的,清晰的,经得起查的,而董氏很明显从来都不是里面的一个!

    董凯一直到被带上警车都没有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景沥渊的方向却又忽然落下了泪水,心里满满的凄苦和哀凉。

    景沥渊看着他,凤眸里都是冷漠,话语落在风里,“董凯,别把你的私心都按到你爱笑笑这个可笑的理由上,你若真的爱,今天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对殷笑笑的感情已经变质了,不是不爱而是带着恨意的爱,逐渐的又变成了一种强迫和对自己急需的证明,他要证明,证明自己不比景沥渊差,证明是殷笑笑的眼光错了,证明董凯挑中他做继承人是对的,证明他自己是有能耐的,也要证明他董凯是痴情的……于是,满满的事情的轨迹就那么歪了,歪得再也回不来。

    说完自己要说的话,景沥渊转身毫不留情的开着车就离开了,留下的空气里的冷漠。

    莫左看一眼坐在警车上安静下来的董凯,终究将他带走了。

    有的时候,人千万千万要记得告诉自己,不忘初心。

    若是心都丢了,那么这人生还有什么继续下去的理由?

    ……

    三个月后,董凯在监狱里看见殷笑笑为景沥渊生下一子的消息,同时两个人也复婚了。

    眼眸里没有丝毫的色彩,也没有丝毫的情绪,只是到底还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扰乱他们的生活步奏,真好。

    一直到董家彻底的覆灭,景家人和殷家人的心里才彻底的放松下来,殷白凡做主将殷晴还是送了出去,她自己选择了澳大利亚,说要试试别样的生活,而殷子卫则是进入了南屿医院里,一段时间后被院长带着开始继续学习。

    殷家因为董家的情况而大大受损,但是关键时刻景沥渊给了一份合作给‘子殷’迅速就让其复活了过来,殷子镇每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殷笑笑再一次见到花琪的时候,是在陈宇和言子的婚礼上……

    殷子镇喝得有些醉,花琪亦步亦趋的像个小媳妇儿一般的跟在他身后。

    头实在是太晕了,殷子镇干脆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稍作休息,花琪念念叨叨的靠近,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说,“你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了?是不是很难受?哪里不舒服?是胃吗?还是脑袋?还是别的地方,你要不要紧啊,我去给你买点药?你吃什么药?”

    一连串的问题就仿佛没有终结的那一刻一般!

    终于,殷子镇怒了,低头瞪着她说,“花旗参,你敢不敢闭嘴!”

    花琪委屈的缩了缩脖颈,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大男人,说,“花旗参很贵的好不好,我只是花琪而已,你怎么总是记错啊?”

    殷子镇的双眸落在她澄澈的双眸里,心脏的位置突然就狠狠悸动了一下。

    花旗参,能有多贵?到底还是他的东西……

    殷笑笑躲在角落里看见的时候满眼里都是开心,这下爸跟妈该不会继续担心怀疑哥哥性取向有问题了吧,心里还没有高兴完,腰身就被人紧紧搂进了熟悉的怀抱里,耳边是他清晰的话语说,“做什么呢?背着你老公偷看别的男人?”

    转过身不满的看着他,殷笑笑说,“景沥渊,要是我当初没有跟你求婚,那我们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像哥哥跟花琪一样,跌跌撞撞最后回了原地?或者像陶宜跟景沥博一样,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也有可能像世卿哥哥和景沥瑶,错过了那么多年最后……”

    以吻封缄,景沥渊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只是吻住了她的唇,良久后才说,“殷笑笑,那是别人的爱情,不是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如果!你必定会被逼婚,必定会出门找老公,而你也必定会遇上我!这些东西天注定,也是我跟上天求来的!”

    你,就是我的,毫无怀疑!

    微笑,殷笑笑看向不远处的一对新人,他们的爱情又是什么样的?

    但是不论怎么样,爱情的结局总是这般的令人向往,不论美好亦或是忧伤。

    她庆幸,终究她的爱情是圆满的结局拉下了帷幕……

    产后,殷笑笑爱吃蛋的习惯突然就消失了,不论是鸡蛋、鸭蛋还是鹌鹑蛋一概不碰!于佳慧可是急得不行,这不补充一下能量和营养怎么行?连忙跟李梦打了招呼,那之后殷笑笑每天至少被逼着吃一个鸡蛋。

    某天到雅苑的时候,于佳慧兴致勃勃的送了殷笑笑一个煮蛋器,郑重其事的告诉她每天都要吃一个蛋,景沥渊正好路过,正经脸道:“你不是每天都吃吗,还不止一个。”

    殷笑笑呆愣片刻:“流氓!”

    景沥渊凤眼微挑:“我说了什么吗?”

    于佳慧转头不语,心里却在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很快就又有孙子可以带了?

    (全文完)

    凉尘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凌晨一点三十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