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笑你的无耻

青蓝西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呢?

    古昊在五皇秘境内,被人破碎血轮,境界跌落到淬体境。

    以古昊如今的情况,有何资格如此做?

    为了一个废物,和王家开战吗?

    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有人全部看向秦烛,等待着秦烛的答案。

    如何处置?

    大殿的气氛很是凝重,让人有些透不过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

    殿外响起脚步声。

    不一会。

    秦龙带着古昊进入大殿,朝着秦烛行礼道:“爷爷,古昊带到。”

    “你先站到一边。”

    “是。”

    秦龙乖乖的都到秦天背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弟弟,眼神里的杀意越发的浓烈起来。

    “外公,你找我有事?”

    一看右边位置的五人,古昊就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废了王胜,王家前来兴师问罪来了。

    不等秦烛说话。

    “古昊,你可知罪!”

    一股森冷的威压从秦天身上爆发而出,直接降临到古昊的身上,一点情面都不讲。

    因为儿子被对方废了一臂,秦天原本就怀恨在心,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无法出手而已。

    好不容易抓住这次的机会,岂能轻易选择放过。

    “我何罪之有?如何知罪?”

    心中冷笑不已,古昊很是鄙视秦天,不分青红皂白质问自己,无非是想要借助王家报仇而已。

    “何罪?”

    “你废了王胜贤侄的血轮,斩断秦狼一臂,像你这种凶残之人,完全是我秦家的耻辱,丢我秦家的颜面,你还不知罪?”

    听到此话,古昊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无耻,堂堂秦家三当家,竟然帮助外人欺辱自家晚辈,我以有你这样的舅舅而感到耻辱。”

    “放肆!”

    暴怒一声,秦天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敢公然挑衅他,要是不出手,颜面何存?

    “秦狼何在。”

    “秦狼在,”秦狼一步跨出,来到秦天面前。

    “公然顶撞长辈,该当何罪?”

    “回禀父亲,轻者面壁思过,重者废掉修为逐出家族。”

    “给我好好教训这个畜生。”

    “是。”

    秦狼猛然转过身,森冷的眼神里有着可怕的杀意,断臂之仇终生难忘,在爷爷面前,就算无法斩杀对方,也要好好的教训一下,算是先收取一点利息。

    死死的盯着面前少年,秦狼的声音渐渐阴沉下来。

    “敢胆顶撞我父,今日废你一臂,让你长点记性。”

    一步跨出,秦狼并未释放自己的血轮,因为在他看来,大殿之内,由父亲亲自惩罚,对方肯定不敢反抗。

    带着断臂仇恨,秦狼以掌凝刀,可怕的刀掌朝着古昊狠狠的斩来。

    咔嚓~!

    一道骨头碎裂声随之传出,响彻整个大殿。

    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叫声响起,秦狼的左臂被硬生生的斩断,一滴滴的鲜血,不断的滴落。

    “我的手臂!”

    双臂被废,秦狼感到无比的绝望,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古昊竟然还敢出手,大意之下被对方斩断另外一臂。

    “放肆!”

    “你找死,敢断我儿两臂,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段。”

    “住手!”

    就在秦天准备出手的时候,一直未曾吭气的秦烛,终于压制不住,冷声阻止道。

    秦天却未曾住手,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另外一条手臂被斩断,心中的怒火根本压制不住,哪怕是父亲的阻止也视而不见。

    今日必杀古昊。

    啪~!

    秦烛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钟,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秦天的脸上,森冷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到吗?”

    冷静下来的秦天,根本顾不上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声音颤抖道:“爹,我错了。”

    在秦家,秦烛的地位不可撼动,哪怕他是秦烛的儿子都是如此。

    这一刻。

    秦天能够从面前的父亲眼神里,感受到一丝丝的冰冷杀意,他真的相信,在这种情况下,父亲会出手杀了他。

    家主尊严不容侵犯。

    “爹,古昊敢无视家族,出手断了秦狼手臂,我~~~。”

    不给秦天任何说完的机会,秦烛已经不耐烦的说道:“事情还没有搞清楚,谁让你擅自做出惩罚?先带狼儿下去治疗。”

    “是。”

    带着无尽的不甘,秦天和秦龙只能带着秦狼暂时离开。

    看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幕,众人都很清楚一件事,古昊之所以能够秒断秦狼手臂,完全是靠着武技,而非血轮。

    毕竟。

    古昊进入五皇秘境,被废掉血轮,境界暴跌的事情,在浮光王朝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已经传遍整个王朝。

    看向面前的外孙,秦烛心里叹息一声,问道:“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公,昨天我返回浮光城,王胜拦住孙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并且让我打他,我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打了几下,当时在场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

    主动?

    “你胡说,当时明明是你主动挑衅于我,我只是大意之下,被你废了血轮,”王胜愤怒的嘶吼着,昨天的事情,绝对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耻辱,一生都无法洗刷。

    王宇怒斥道:“畜生,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竟敢废了我儿血轮,我要你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古昊冷笑一声,嘲讽道:“也许我下手是重了一些,不小心踢碎了王胜的血轮,要是王家愿意,也可以废了我的血轮。”

    整个浮光王朝,包括秦家上下,还没有任何一人,知道古昊重聚血轮的事情。

    无耻!

    众所周知,古昊的血轮已经在五皇秘境碎裂,如何再次废血轮?

    “再者说,当时王胜执意要求我打他,我也是万般无奈之下才出的手,此事似乎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难不成你王家想要以大欺小?”

    秦烛点点头,古昊作为他的外孙,他当然不希望看到对方有事。

    “王兄,此事已经明了,的确和我孙儿没有任何关系。”

    王德站起身,却是摇摇头,冷漠道:“昨天的事情,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我的孙儿被人废了血轮,此事我王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