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我要是不呢

青蓝西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生死狱场。

    “我要挑战一级实丹境。”

    看着面前白发少年,少女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已经被生死狱场取消资格,从今以后,你不能在进入生死狱场,参加任何一场生死斗。”

    啊?

    自己被取消资格了?

    有些蒙~逼。

    古昊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好端端的,自己会被取消资格。

    他有着十足的把握。

    在不断的挑战之中,相信自己的修为,很快能够冲击到八级虚丹境。

    如今却被取消资格,如何生死斗?

    “我想问问,生死狱场为何要取消我的资格?”

    这是古昊实在想不通的事情。

    “我们生死狱场的实丹境,几乎没有,并且你之前击败柳封,没有任何实丹境愿意接受你的生死挑战,所以,就算你不被取消资格,也没有任何意义。”

    原来如此。

    看来自己击败柳封,震慑住了所有人。

    试问。

    谁还敢接受自己的挑战?

    毕竟生死战,生死各安天命,签订生死约,死就是死了,白死。

    很是郁闷,自己击败柳封,也不知道对自己是好是坏。

    本以为能够借助生死狱场,顺利的突破到八级虚丹境,现在看来,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没有多纠结此事,古昊转身离开生死狱场。

    “怎么回事?”

    看着一脸郁闷的古昊,颜卿墨问道。

    “生死狱场取消了我的资格。”

    没有丝毫的惊讶,颜卿墨笑着说道:“生死狱场肯定会取消你的资格。”

    “生死狱场是不是告诉你,没有人敢接受你的生死挑战?”

    “是。”

    “敢进入生死狱场的人,哪一个不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不敢是不可能的。”

    “那为什么要取消我的资格?”

    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自己挑战,生死狱场同样有灵石赚,两全其美的事情。

    似乎能够猜到古昊心中所想,颜卿墨笑着说道:“你连续挑战一个月,并且没有任何的败绩,在你身上,生死狱场不仅不会赚取灵石,甚至有可能陪,你说说看,你要是生死狱场,你会如何决定?”

    能理解。

    毕竟生死狱场一切以灵石说话,其他的都是扯淡。

    随着修为顺利稳定在七级虚丹境,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看看如何做才能够突破八级虚丹境。

    古昊甚至有信心,在五院大比开启之前,自己的修为能够顺利冲击到实丹境。

    唯有突破到实丹境,才能够真正的在五院大比内站稳脚跟。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颜卿墨也是郁闷不已,毕竟她已经答应古昊,要跟随对方身后三年,不管心里如何不愿意,身为造气境武者,说出去的话,一定是一言九鼎。

    “先在青皇城逗留一段时间,然后前往青皇森林修炼。”

    这次在生死狱场一个月的生死挑战,自己赚取的灵石,已经是一个客观数字,外加白霖雨给的十万灵石,他手中足足有着四十万灵石。

    “古昊,我家家主请你前往柳家一趟。”

    柳家?

    “带路。”

    古昊在生死狱场斩杀柳封,就是不想让白霖雨太过难做,至于惧怕柳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身边有着一位造气境巅峰强者,完全可以横扫整个柳家。

    根据古昊的猜测,不出意外的话,柳家之内,最强者应该只是金丹境,是否真的存在金丹境,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所谓的造形境武者,必定没有,毕竟造化境武者,不是地摊上的大白菜,想要多少有多少。

    这一次,古昊无法确定柳无修找自己到底所为何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带着颜卿墨,如果柳家想要来硬的,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客气。

    为了白霖雨,他可以隐忍一次,两次,不过柳家想要骑在他头上任意妄为,连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柳家。

    进入大堂的古昊,看着坐在上首位的柳无修,还有站在一边的柳封,抱抱拳,古昊问道:“不知道柳家主这次找我来,所为何事?”

    “哼,古昊,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离开霖雨,否则的话,今日我会让你无法活着离开柳家。”

    摆摆手,阻止愤怒的儿子,柳无修笑着说道:“古昊,霖雨是我的养女,我从小将他抚养成人,并且早已给他们两人订了婚,你无缘无故插手其中,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古昊并未说话,要不是白学姐找他帮忙,他才懒得多管闲事。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发誓离开霖雨,从今以后不再找她,你和封儿之间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否则的话……。”

    说到这里,柳无修并未继续往下说,其中的威胁之意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不离开白霖雨,便会遭受柳家的灭杀。

    古昊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对方话中的意思,冷哼一声,说道:“我要是不呢?”

    “放肆,古昊,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抗衡我柳家?今天我要活剥了你。”

    愤怒的柳封,实在不愿意继续等下去,不仅被古昊击败颜面尽失,要是连白霖雨都被对方抢走,他还如何混下去?

    正是因为如此,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能失去霖雨,哪怕对方是龙象学院的内院学员都不行。

    柳无修的声音,也已经冰冷极点,冷冷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不等柳无修说完,古昊已经不耐烦的摆摆手,厌恶道:“我已经见识到了柳家的无耻,不想再多说废话,有本事从我手中抢回白霖雨,靠着这种无耻手段,哼!”

    脸上有着肆无忌惮的嘲讽,古昊转身就准备离开,他不想和柳家有任何的废话,至于白霖雨的事情,已经如此,想要抽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找死!”

    柳无修是真的怒了,恐怖的威压顺势压制而来,属于实丹境的可怕威势,犹如龙卷风一般,瞬间席卷了古昊,并且开始狠狠的镇压。

    虚丹境想要抗衡一位九级实丹境的气势威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柳无修看来,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想办法让对方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