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你犯下的错误,我无法原谅你

青蓝西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很是愤怒!

    房岩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裸的羞辱自己,羞辱大云学院。

    自己如何答应?

    拒绝?如何拒绝?

    自己被对方死死的压制,哪怕继续一战,他也是必败无疑的事情。

    一边是性命,一边是尊严,该如何选择?

    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看。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看到房岩不愿意做出决定,叶珊珊的心顿时一沉。

    她就怕房岩选择答应。

    要真是那般的话,她生不如死。

    “房岩大哥。”

    不等叶珊珊把话说完。

    房岩已经摆摆手,阻止叶珊珊继续往下说。

    心里深深叹息一声,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少女,房岩愧疚道:“珊珊,我不能死,我还要晋级金丹境,我的前程不能毁在这里,你爱我吗?”

    “爱,我当然爱你,但是你不能牺牲我,房岩大哥,求求你,不要放弃我,我愿意做牛做马。”

    叶珊珊能够从房岩的眼神里,看出一丝丝的意思。

    怕了。

    彻底的惊惧起来。

    面对生死,哪怕是房岩都无法做到放弃。

    “珊珊,你既然爱我,牺牲选择成全我又能如何,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你让我如何相信你?房岩,你就是个垃圾,人渣,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竟然想要牺牲我成全你,你无耻,你无耻!”

    啪!

    叶珊珊刚刚说完,一个巴掌直接狠狠的扇在其脸上,顿时,整个脸上显现出五指印来,通红通红,很是显眼。

    房岩的眼神逐渐森冷下来。

    “哼!”

    重重冷哼一声,房岩怒道:“叶珊珊,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我,你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有资格进入黄泉秘境?敢骂我?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生死和尊严面前,房岩最终还是选择了生死,放弃尊严。

    至于女人。

    只要他能够活着离开,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

    “房岩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不耐烦的摆摆手,房岩厌恶道:“这是你的命,能够为我牺牲,你应该感到自豪。”

    话音刚落。

    房岩不愿意继续迟疑下去,直接出手开始禁锢叶珊珊。

    两人的实力相差巨大,叶珊珊在房岩的禁锢之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房岩,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并且将她高挂在树干之上。

    被力量禁锢,无法动弹,无法言喻的耻辱席卷着叶珊珊。

    差点昏死过去,身为王朝的小公主,何时遭受过如此羞辱。

    “古昊,你不得好死,就算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房岩,你会遭受报应的。”

    疯狂的怒骂着,撕心裂肺,叶珊珊宛如发了疯一般。

    关天阳深深叹息一声,他能够感受的出来,古学弟和此女之间的恩怨,没有多言,毕竟在黄泉秘境,对待敌人必须要狠,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这次要不是古昊及时赶到,要不是古昊能够压制住两人,自己肯定会被霍耀庭镇杀。

    直接选择无视,古昊的眼神极其森冷,自己之前已经放过叶珊珊一马,是叶珊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麻烦。

    尤其是女人。

    单单是叶珊珊本身,他肯定不会有丝毫的忌惮,不过对于女人来说,有着属于自己的资本。

    例如叶珊珊,进入大云学院,便勾搭上了房岩,从而得到无尽好处,甚至有资格进入黄泉秘境。

    房岩朝着古昊抱抱拳,说道:“告辞。”

    “我让你走了吗?”

    眼神顿时一冷,房岩冷嘲道:“你所说的三个条件我已经全部做到,难道你想要出尔反尔?”

    笑了笑,古昊笑着说道:“放心,我说过让你走,便会留你一条命,不过,我饶你一命,不代表会让你完整无缺的离开。”

    “你。”

    还未等房岩说话,古昊的身影瞬间消失,一道道残影,直接施展空间叠影,并且伴随着太初神纹的侵蚀,佛魔镇魂掌狠狠的朝着房岩轰杀而去。

    房岩根本抵挡不住古昊的强势镇压,数分钟后,愤怒的房岩被死死的禁锢,惊恐的怒吼道:“古昊,你不要脸,你不是男人,你说话不算话,你他妈的放开我,我告诉你,我父亲乃是大云学院的副院长,乃是造形境强者,你要是敢出手,我父亲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威胁我?”

    感受着冰冷的杀意席卷着自己,尤其是古昊的一双眼之中,射出的道道冷光,房岩实在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这一刻。

    房岩是真的惊惧起来,很是害怕,要不是怕死,也不会选择放弃尊严。

    “你犯下的错误,我无法原谅你。”

    “求求你饶了我,我愿意做你的狗,日后我房岩便是你古昊最衷心的狗,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说一,我绝不说二,求求你,求求你。”

    “啊!”

    一条手臂被硬生生扯下,鲜血如柱,狂喷不止。

    “你他妈的放开我,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手臂处传来阵阵疼痛,房岩撕心裂肺的怒吼着,紧接着,另外一条手臂被扯断,不仅仅如此,两条腿也被硬生生扯下。

    一掌将房岩打入地面,外面只有着头部,冷漠的眼神里尽是沸腾的杀意,古昊冷冷道:“我不杀你,至于你是否能够坚持到,有人来救你,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我可以做做好事,等等我离开之后,会将消息传出去,让你大云学院的学员前来救你,你现在可以祈祷,希望你的学弟学长们,可以来的快一些,否则的话,你会慢慢死去。”

    被高挂树干之上的叶珊珊,看着下面所发生的一切,立刻闭嘴不言,眼睁睁的看着房岩被斩断四肢,并且被打入地面,眼神里的愤怒转变成无尽惊恐,生怕她步房岩的后尘,惊恐的看着白发少年。